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0528奧尤婚禮認親小料





鉛筆在作業簿上來回移動,紙張發出沙沙聲響,課本上的數學習題讓尤里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明明上課時都有認真聽課,回家也有好好複習,但是一遇到比較困難的題目,他就像是把學過的內容都還給講台上的老師一般,不知從何下手。

究竟該帶入哪一條公式,或是要用哪一項守則,尤里趴在桌面上和題目大眼瞪小眼,但是答案並沒有因此出現,作業簿上的作答欄依然是一片空白,他只好尋求坐在桌子對面的奧塔別克的幫助,然而對方似乎從剛才就一直盯著他沒有移開目光,在尤里抬起頭的瞬間和奧塔別克四目相交。

「我是問你第七題怎麼寫。」尤里下意識地轉開眼神,但是心跳卻不受控制地悄悄加速,「我已經解開第一條算式了。」

當尤里再把目光拉回後,奧塔別克已經在他的筆記本上寫下幾行數字和數學符號,可是他的注意力早在一開始就不在數學習題上了。

因為被數學老師下了最後通牒,如果這次的小考尤里沒有達到他的標準,就必須在暑假參加課後輔導,與尤里同社團的奧塔別克知道這件事情後,就主動在放學後留校,幫尤里補救他岌岌可危的數學成績。

雖然奧塔別克高他一個年級,數學成績也不錯,可是尤里以為他們會在圖書館或是校外的咖啡廳繼續和他的數學習題奮鬥,但是當他一下課就看見對方站在教室門口時,卻發現事情已經往他不知道的方向前進。

「把解出的X值代入後,就可以解開方程式。」奧塔別克在筆記本上寫下算出的答案,用筆尖點了點課本的題目,「最後就會得到Y值。」

尤里望著筆記本上的鉛筆字跡,他握緊手中的筆桿,終於鼓起了勇氣,「你今天晚上沒事嗎?」

「如果有事,就不能教你數學了,不是嗎?」奧塔別克認真地看著尤里說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尤里用著有點惱羞成怒的口氣回答,「今天是情人節啊。」

「這個節日對目前的我來說沒有意義。」奧塔別克猶豫了一下,「如果你要先走的話......」

「我才沒有要先走。」沒有一絲遲疑,尤里幾乎是立刻反駁奧塔別克的話,然而對方卻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他,「怎樣?」

尤里沒有得到奧塔別克的回答,對方再次拿起鉛筆,在筆記本上又寫下幾個字後說道,「這是你的回家作業。」

「蛤?我的作業都還沒寫完。」在尤里抱怨的同時,奧塔別克已經開始把桌上的文具和課本收進書包,尤里盯著紙上的一串意味不明的筆跡,忍不住抱怨,「這是要帶哪一條公式?」

然而奧塔別克沒有回應他,只是和他說了明天見,尤里坐在位置上把字串與課本上的每一條公式都比對一次,依然不知道奧塔別克究竟想要表達些什麼,看了十幾分鐘後,尤里決定放棄這道太過困難的題目。


128√e980


「搞不懂他在想什麼。」尤里把計算紙隨意堆疊在桌角,再把課本闔上,「出什麼怪題目。」

最後尤里把計算紙放到筆記本上,擋去奧塔別克留下的字跡,他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被遮去一半的題目出現了一串文字。

他跑向窗戶,看見奧塔別克牽著教踏車剛要走出校門的背影,尤里再次轉身,邁開步伐。

他突然發現自己看懂了奧塔別克想告訴他卻無法說出口的那句話。



【END】


實體的紙本有特別設計一下,拿到的時候長這樣↓




然後把折疊的順序前後反過來↓





特別適合悶騷的告白方式(沒有



评论(4)
热度(35)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