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歡迎大家來玩啊💪

⑦乘動作真④好:

📢 HIStory2-越界ONLY 來lofter上宣個 📢

活動日期:7/21 (六) 17:00-21:00
舉辦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頂樓(倩如便當和文武坦白的天台劇景地點)


噹噹噹噹~~~~~~~~!

現在正在攤位徵集中,一起來玩耍→ 志弘校慶園遊會🎉社團報名

活動網站:(ง •̀ω•́)ง✧🏐

宣傳噗浪:(ง •̀ω•́)ง✧🏐


太久沒發文以外的東西好不習慣(飄落)


謝謝十七今天約約,也找到振武坦白和便當的天台了💪💪💪💪
超級想要上去拍啊啊啊啊🙏🙏🙏🙏

越界〈邱夏邱〉

*總之意外被推坑後就.......(割腿肉
*前後無差(?


「你會猶豫,是代表夏宇豪還有機會。」

賀承恩的話語重擊在邱子軒的胸口,他不確定眼前的模糊景象究竟是因為少了鏡片的緣故,或是快要湧出眼眶的淚水導致。

受傷前的每一場比賽,他的發球有多俐落,殺球就多果斷,可是膝蓋上的傷疤似乎不只讓邱子軒的身體變得不夠靈活,甚至連做決定都變得優柔寡斷。

他的身體被限制,連感情也被一起束縛,不敢踏出步伐。

他下意識地用手指撫摸下唇,忘了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有如在回味那個落在唇上的親吻,直到這一刻,似乎還能夠感受到殘留的體溫。

「那我該怎麼辦?」

在夏宇豪隔著球網吻他之前,他可以假裝...

看海〈奧尤〉

*推薦BGM:Adam Levine - Go Now


那是奧塔別克第一次不是因為比賽到日本,下飛機時已經接近凌晨,他一踏出海關,便看見尤里已經坐在海關口,似乎已經等待許久。

「等很久嗎?」奧塔別克拖著行李走到尤里面前,而對方旁若無人地伸懶腰後回答:「沒,等一下而已。」

尤里把手機塞進外套的口袋,而奧塔別克跟著對方往大廳的出口走去,深夜的機場非常安靜,連行李箱滾輪在地面磨擦的聲音都十分清晰,他們轉了幾個彎後抵達巴士站,零星的旅客讓座位區顯得有些冷清,尤里隨意地選了最接近門口的位置坐了下來,室內透出的昏黃燈光照在他們身上,似乎也溫暖了寒冷的天氣。

告示牌上顯示下一班巴士還需要十幾...

噗浪的段子合集─37〈奧尤〉

*推薦BGM:Up ─ Sing Street


十五歲對於戀愛的幻想不過是牽手走過常去的超市就能夠讓奧塔別克臉紅心跳,但那時的他甚至不曉得尤里是否會到超市買日常生活用品,可是他就是會這麼想,有一天,他們會這麼度過。

他甚至從未和尤里說上一句話,腦中的片段僅僅是當年一閃而過的回憶,那些畫面帶著奧塔別克單純而浪漫的濾鏡,好像他們真的會和俗艷的愛情電影一般相知相惜。

然而撇除那些在電視和網路上所傳遞的消息,事實是奧塔別克並不了解尤里這個人,但也因為如此,對方未知的一切都可以符合他的想像。

他可以想像尤里會跟著音樂在空無一人的房間內、拿著衣架當麥克風大聲唱歌,或是洗澡時在浴缸裡放滿橡膠...

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奧尤〉

tag:雙方性轉、名字不變(?)、反正這樣那樣(哪樣

推薦BGM:Frandé法蘭黛─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


坐在梳妝台前,尤里小心翼翼握著新買的眼線筆,墨黑色的筆尖緩緩落在微微顫抖的眼皮,從眼頭順著眼睛的弧度留下細長的線條,在黑眼球的正上方加重力道,黑線加粗後握筆的手再慢慢向上提,又變回原本細緻的線條,最後在眼尾的部分,尤里深呼吸一口氣,將眼線筆向上拉提,畫下沿著下眼眶上揚的尾巴。

筆尖離開皮膚的瞬間,她快速地閉上有些乾澀的雙眼,尤里不敢用力,深怕毀了剛才看起來似乎很完美的眼線,然而湧出眼眶的生理性淚水依然濕了雙眼。

她半放棄地睜開眼睛,果然還沒完全乾的眼線將她的淚...

Fantasy〈奧尤〉

*起因於收到這個ask,稍微背後注意(吧
*推薦BGM:REOL - 宵々古今


What brings me to you〈奧尤〉

*推薦BGM:白安─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10/31奧塔別克生日賀文(雖然10月就寫了但現在才放XD)


坐在桌前的奧塔別克把電腦螢幕上正在緩慢重製的視窗收下,開啟瀏覽器後點下SNS的捷徑,畫面沒過多久就出現SNS的首頁。

時鐘上的指針不斷向著正上方前進,他在心裡默默倒數,直到三根指針都在數字十二重疊,奧塔別克移動滑鼠,打開對話群組的第一個聯絡人後,手指在鍵盤上飛舞一陣,最後按下輸入鍵。

『你可以對我說生日快樂嗎?』

字句才剛出現在對話框中,奧塔別克立刻看見原本方框上顯示的名字從白色變為綠色,另外一邊也立刻出現回覆的灰色泡泡。

奧塔別克猜想著尤里會有怎麼樣的回應,是驚訝?...

噗浪的段子合集─36〈奧尤〉

*推薦BGM:Westlife - The Rose


SNS上最近流行起匿名提問,不常用社交網站的奧塔別克久久更新一次網頁,就發現自己的匿名信箱被數十條提問塞滿,有些人問他明年的ISU是否會代表哈薩克出賽,有些人則是問他世界百大DJ最喜歡誰,他在重複出現的問題內選了幾題作答,直到某一題的標題顯示是群組發送,奧塔別克的目光停留了一陣,思索著答案。

人們說,愛彷彿一條河流,它把柔弱的蘆葦淹沒其中。

人們說,愛有如一把利刀,它任由你的心靈繼續淌血。

那你怎麼說?

閱讀完那些文字,奧塔別克看見一旁的小框標示著曾經回答相同問題的好友,而熟悉的照片出現在名單之中,他移動滑鼠點下那個人的頭相,...

1 / 2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