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Mercury Records〈奧尤〉

*關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故事

*上篇推薦BGM:郭頂─水星記


【奧塔別克】


「然後啊,他竟然把豬排飯整個人扛起來......」尤里的雙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大圓,奧塔別克聽著對方有些誇張的敘述加上肢體動作,忍不住莞爾。

大獎賽結束後,教練特別給他一段假期,而他選擇留在聖彼得堡,一方面是原本就有這樣的打算,另一方面是尤里的邀請,所以奧塔別克沒有猶豫就決定把剩下的假期都用在遙遠的北方國度。

幾乎過不到一個星期,他和尤里就像是為了趕上前面三年沒有補足的進度一般,他們一起到尤里最常去的甜點店,吃著同一份冰淇淋聖代,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坐在同一張沙發上看電影,甚至睡在同一張床上。

奧塔別克不是常常熬夜的人,但是和尤里在一起,他們卻像是有聊也聊不完的話題,即使眼皮已經沉重到快張不開眼睛,但是奧塔別克依然會等到尤里說出最後一句話,意識陷入夢境中,他才願意放自己看著對方的睡顏進入夢鄉。

他們突然從隔著數萬光年的距離,縮短到像是太陽和水星那麼接近,奧塔別克並不否認他在過去幾年曾經想像過這樣的情景,但當腦中的幻想變成雙手可以觸碰的現實時,時間卻短暫地讓奧塔別克措手不及,這樣太過順利的改變反而讓他開始害怕,他真的可以這麼做嗎?

從前的他只能遠遠望著尤里,奧塔別克總是細數著他們之間的距離,還需要多久才能向前一步,或是和那些觀眾一樣坐在看台上,冒著被尤里發現的風險看完他的所有表演──然而這些擔心其實很多餘,因為奧塔別克清楚對方不記得他是誰,但他就是忍不住會這麼想,尤里會不會有一天對他揮手,對他露出笑容,然後說:「嗨,奧塔別克,我記得你。」

然後奧塔別克願望實現的那一天的確到來了,他騎著租來的哈雷救了被粉絲追到小巷內的尤里,奧塔別克從望著天空中最明亮的一顆星星,變成待在熾熱的太陽旁公轉自轉的水星,現實中咫尺天涯的距離變成心裡的,就像現在。

他和尤里坐在附近的簡餐店裡,對方說著維克多和勇利在比賽最後的表演滑,然而奧塔別克想的卻是尤里放在桌面的手掌,他交握的雙手又增加了一點力道,好像這樣就可以克制自己發自內心的渴望,壓抑想要將與尤里指尖的距離歸零的衝動。

「所以你改了那首歌嗎?」尤里的手在奧塔別克的面前揮舞,他點了點頭,拿出耳機插上手機,另外一隻手在螢幕上滑動。

他們之間的距離究竟還剩下多少,三年或是一枚金牌,奧塔別克已經無法分辨,想要衝破界線的情緒持續衝撞著他的理智,把他推到最後的底線。

找到尤里提到的那首歌,奧塔別克才剛要拿起耳機,卻被對方搶先拉住了耳機線,尤里先戴上一邊耳機,然後伸手為奧塔別克戴上另外一邊的耳機。

當尤里的手指劃過奧塔別克的臉頰時,他以為自己的心跳停止了,呆愣地看著若無其事的尤里,腦海裡的思緒一掃而空,他忘了自己堅守的原則存在的意義,因為這一次不再是他主動接近,而是尤里跨越了他畫下的界線。

他低下頭看著手機螢幕,按下播放鍵,音樂從單邊耳機傳出,然而等奧塔別克再次抬頭時,他看見尤里單手撐頰對他露出笑容。


那一刻,奧塔別克擺在桌面上的手指悄悄向前移動,與尤里的指尖的距離又短了一些。



*下篇推薦BGM:蘇打綠 sodagreen─小情歌


【尤里】


放在枕頭旁的手機震動著,尤里閉著眼睛摸索,好不容易摸到手機後,他依然沒張開雙眼,只是用手指胡亂在螢幕上滑了幾下,而手機震動也因此停下。

比賽後的這幾天雅可夫讓尤里放假,然而他一直忘了關上手機的定時鬧鐘,總是在早上七點就被一連串的震動吵醒,尤里把手機隨手放置在一旁,翻身就要繼續睡,但手臂卻碰到一陣溫暖。

他勉強睜開眼睛,雙人床的另外一邊躺著他一個星期前才認識的朋友,對方沒有因為他的動作清醒,胸膛隨著呼吸緩慢起伏,平時整齊的頭髮也隨意散開。

他們的關係在一個星期內像是按下了加速鍵,從完全不認識到可以同床共枕,連尤里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但他也不確定所謂的朋友是否都是如此──因為他沒有其他同齡的朋友可以比較。

可是尤里的心底也清楚劃分了之中的差異,奧塔別克和維克多及米拉,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並不是因為奧塔別克說過他們五年前曾經有過一面之緣,而是更加特別、無可取代的感覺。

他在表演滑結束後曾經有過一個念頭,要是他可以在五年前就認識奧塔別克該有多好,他們可以分享更多過往,擁有更多共同的回憶,而不是用一個星期的時間補足那段時光。

但很快這個想法就被尤里自己推翻,如果他不是遇見現在的奧塔別克,而奧塔別克不是遇見現在的他,那或許他們也不會徹夜談天,也不會把這段關係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尤里稍微移動了自己的手臂,他的指尖輕輕點在奧塔別克的眉間,他記得對方時常皺著眉頭,手指慢慢勾起,用著些微的間距描繪過奧塔別克的鼻樑,然後是緊閉的雙眼和眉宇,尤里小心翼翼,深怕把對方從夢境中喚回。

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宛如本能在控制自己的手指與意識,但是尤里並沒有停止,他感覺到自己的手正在顫抖,就像小時候趁爺爺不注意時偷吃糖果一樣,尤里擔心自己被抓到,卻又無法克制地繼續。

尤里想問奧塔別克為什麼想和他成為朋友,真的只是因為他擁有戰士的眼神,或是因為他們擁有相同的背景,他心裡期待對方可以給他一個不一樣、更令人驚喜的答案,像是.....

「早安。」

奧塔別克微微睜開眼睛,有些含糊地對尤里說道,他還來不及把手掌收回,懸在空中的手指捲起,尤里的心臟在胸口劇烈跳動,他像是被抓到做壞事的孩子,連呼吸都膽戰心驚。

然而奧塔別克似乎沒有注意到尤里的異狀,就再次閉上雙眼沈入夢鄉,但是那並沒有讓尤里的心跳恢復正常,反而像是要衝出牢籠般在身體裡橫衝直撞。


尤里看著奧塔別克睡著的臉龐,還不知道自己腦海中萌芽的感情究竟為何。


【END】


我真的很愛這種調調(。

寫上篇的時候腦袋裡的畫面↓




评论(6)
热度(26)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