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22〈奧尤〉

【轉自陳繁齊的臉書貼文


「欸,奧塔別克,你失戀過嗎?」尤里突然傳來的SNS訊息出現在手機螢幕上,他按下密碼後,點出對話框。

難道是尤里失戀了嗎?奧塔別克猜想著,手指在螢幕上的鍵盤敲打,「為什麼這麼問?」

「今天米拉說,我不會懂她失戀的感覺。」

「因為我沒有失戀過。」

看到對方的回應,奧塔別克覺得鬆一口氣,還好不是他想像的那樣,但他準備回覆尤里時,卻猶豫了一下。

那他究竟有沒有失戀過呢?奧塔別克不斷思考著這個問題,簡單的字句輸入後又刪除,刪除後又輸入,但他最後還是給了尤里一個答案。

「我沒有失戀過。」

只要你不戀愛,我這輩子,就不會失戀了。



【推薦BGM:ONE OK ROCK - Last Dance


「我不想當你的朋友了。」

奧塔別克在和尤里認識第五百天時這麼告訴他,聽見的當下他一臉錯愕,但奧塔別克看著他的眼神卻認真無比,一點也不像是開玩笑。

「我不喜歡你的任性妄為。」

「我不喜歡你半夜傳SNS。」

「我不喜歡你再見的擁抱。」

尤里瞪大了雙眼,他攛緊手指,壓抑著直衝眼眶的酸澀,但在他要離開時,奧塔別克卻從背後抱住他。

「可是我喜歡你只對我任性妄為。」

「還有我喜歡你半夜傳SNS給我。」

「就算是再見我也喜歡你的擁抱。」

奧塔別克的聲音離他好近,近的讓尤里可以轉身就抱住對方,聽著彼此的心跳和來自內心深處的話語──

「我不當你的朋友,當你的戀人,好嗎?」



【因為有人在表單裡面問會不會有飢餓遊戲第二集歷屆勝利者都要上場比賽的內容,我就假設一下奧尤的情況(?】


「男孩,你知道該怎麼救他。」尤里看著專業貢品手上的解藥,他知道奧塔別克已經沒有讓他猶豫的時間,他緩緩蹲下後將手中的刀刃擺在地上。

「你就像我養的金絲雀,」少年的手指撥開他的頭髮,在尤里的耳邊細語,「是死是活,由我決定。」

尤里只能攢緊手指,壓抑拳頭直接往對方過於靠近的臉龐上揮去。

不過就是個吻,他就可以救奧塔別克,那一點也不難。

他在被碰觸前閉上雙眼,想像眼前的人不是令人作嘔的敵人,而是會和他一起回到十二區的摯友。

這一點都不難。



【轉生梗/推薦BGM:Citizen Way - I Will


「你要是沒有找到我怎麼辦?」尤里躺在奧塔別克的腿上,手上的雜誌又翻了一頁,「而且我不記得以前。」

「那我會繼續找。」奧塔別剋修長的手指梳理著尤里散落在腿上的長髮,尤里聽見答案後忍不住把手中的雜誌往沙發上一丟,伸出雙手捧住對方的臉頰:「奧塔別克‧阿爾京,你是白癡嗎,要是我一直沒出現怎麼辦?」

「那也無所謂。」被叫出全名的哈薩克人握住在自己臉頰上的手掌,他看著對方天藍色的眼眸,如同他每一世所見的那樣清澈。

「不論你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你。」



【推薦BGM:郭頂─想著你


「男主角是白痴嗎!」從電影院走出來後,尤里對奧塔別克說道,「那個女的明明表現的很明顯!」

經過電影院外的看板和賣著爆米花的攤位,奧塔別克和尤里原本是打算看某部超級英雄的電影,但是意外記錯了放映時間,他們只好選擇另外一部愛情電影。

其實他們除了這部電影以外還有其他的選擇,例如關於冒險的海盜電影,或是以飆車為主軸的動作電影,然而出乎意料的,尤里卻選擇了奧塔別克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愛情電影。

然而在電影開播之前,奧塔別克卻感到有些尷尬,四周的觀眾幾乎都是兩兩成對的情侶,他和尤里顯得格格不入,但是他也有些貪心地想著,或許在外人看來,他們的關係也不只是朋友而已。

奧塔別克不曉得自己有沒有因為這個想法臉紅,但電影開始後轉暗的燈光為成為他最佳的掩護。

在電影播放的途中,奧塔別克悄悄地瞄了尤里幾眼,後來甚至讓對方以為他想吃手中的爆米花,奧塔別克只好接過他沒有特別喜歡的甜食,直到電影結束,盒子內的食物只減少了三分之一。

「我要是那個男主角,一定馬上就知道女主角說的那個人是我。」尤里用手機拍了電影票和爆米花的合照上傳,揮舞著手機繼續說著,「傻子才看不出來。」

「是啊。」奧塔別克看著尤里拍著電影海報的身影,微微勾起嘴角,他認識的尤里不是傻子,可是奧塔別克已經是了。

他是那個愛著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傻子。



【END】


玻璃與糖的組合(欸

评论
热度(25)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