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City of stars〈維勇維無差〉

*推薦BGM:La La Land–City Of Stars

*過氣前演員維克多&默默無名編曲師勇利

*有點La la land AU,不過故事走向後來不太一樣(?

*      我不知道會不會寫完系列(ㄍ  




「歡迎光臨!今天那提第二杯半價!」勇利在門上的鈴鐺響起時,再次打起精神,露出微笑。

腦海中的旋律在客人走到櫃檯前後停止,按著手中平板電腦點餐,他嘗試繼續未完成的片段,可是一邊泡咖啡根本沒有辦法這麼做。

在他終於做好這位客人的餐點時,門上的鈴鐺不知道又響了多少次,勇利只能把手才圍裙上抹了一下,就接下去工作。

他從小就夢想著可以為電影編曲,也因為這樣,勇利從音樂大學畢業後,就到電影片場旁邊咖啡館打工,在工作閒暇之餘,到處面試編曲相關的工作。

但是夢想終歸是夢想,勇利從第一次面試後就一直碰壁,畢業過後也已經過了二年,他始終沒有得到一份正式的合約。

然而這樣的日子還是持續下去,勇利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端著托盤,為偶爾光顧的明星點餐,然後店裡沒客人時偷偷在櫃檯下譜曲,就成了他的一天。

然而幸運女神似乎沒有注意到他,那天他在下午有個面試機會,是為新的電視劇寫主題曲,為了這個工作,勇利已經準備了三個多月,可是當他卻在走出店門前一秒,剛好被進門的客人撞上,手上的咖啡灑的全身,他不斷向客人道歉,但是那個客人是出了名的挑剔,後來還是店長出來才稍稍平息了客人的怒火,可是勇利面試的時間也只剩下五分鐘不到。

他還是抱著腳踏車騎一點或許可以趕上,可是才剛過一個街口,他的腳踏車就發出奇怪的金屬摩擦聲,結果勇利下車一看,牽動後輪的鐵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落,怎麼也裝不回去。

等勇利用跑的到面試地點,辦公室早已經人去樓空,他前三個月的辛苦又落空了,又因為腳踏車的修車地點在下午就已經結束營業,勇利只能牽著壞掉的腳踏車回住的地方。

平時回家的路上並不會經過這個小區,但是他沒有心情去多關注旁邊的店家,閃耀的燈光,穿著時髦的顧客,華麗的裝潢,熱鬧的景象看起來完全不像晚上,可是勇利只是快步走過,沒有多做停留。

在那些耀眼而喧嘩的店面旁,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劇場夾在中央,意外地吸引了勇利的注意,他看見劇院外的牆上貼了幾張海報,上面寫著今天晚上有一部新戲要上,這讓原本打算回去好好睡覺的勇利停下腳步。

看著海報上只有一位穿著黑色大衣和褐色帽子的男人,而且僅有背影,怎麼看也不會讓人提起興趣的類型,可是鬼使神差的,勇利伸手拿出口袋的錢包,把剩下的錢數了數。

最後,他把今天的晚餐錢換成了一張被撕歪的門票。


-


劇場內的設備不太好,空氣裡面還有淡淡的霉味,暗紅色的皮製座椅坐下去時,還會發出喀喀聲響,但是勇利沒有離開的打算。

他其實只是暫時不想用這種樣子回去住的地方,他知道室友批集是關心他,所以才會問他的關於今天的面試狀況,可是現在他不想談面試的事情。

沒過多久,舞台上的燈光逐漸轉暗,最後變成漆黑一片,勇利聽見鞋根踩在木製的舞台地板的聲音,然後一道微弱的光芒從上方投射下來,打在舞台的正中央,一名身穿西裝及大衣的銀白頭髮男人抬著頭,看著上方的光源,音質不佳的音響傳來陣陣音樂。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ning just for me?


低沉而平穩的聲音在劇院內飄蕩著,勇利盯著台上的演員,對方拉鬆了脖子上的圍巾,走向擺設在舞台角落的路燈下,輕聲地唱著。


City of stars, there so much I can't see.


他向觀眾的方向緩緩伸出手,好像在邀請著台下的人,但很快地,那個人又收回手心,壓低了帽簷,擋住他臉上的表情,一步一步走回了舞台中央。


Who knows, is this the start for something wonderful and new?


勇利忍不住跟著音樂的旋律哼唱著,雖然音響設備不好,可是參雜著一些雜音,加上演員本身的呼吸聲,反而像是在他耳邊低喃般,好像只對著他一個人低語著。

原本以為只是一齣沒什麼可看性的獨立劇本,帶著打發空檔延後回去的時間,勇利卻越看越入迷,台上的那名男演員獨自一人詮釋著整個故事。

一名男子在被朋友騙了錢之後拒絕所有親友的幫助,一個人搬到貧民窟旁邊的便宜出租公寓,而某天他在貧民窟裡面的咖啡店遇到一名少女,然而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住在哪裡。

但是他們總是一而在、再而三的不期而遇,在市場追扒手時撞上對方,在商店買東西卻遇到停電走不出去,不斷的偶遇讓他們每一天比前一天認識彼此,每一次男子也都更加確定自己愛上了少女,卻擔心被少女知道自己的窘境後,會被她拒絕。

看起來平淡的劇情,卻能夠從演員的歌聲以及肢體動作感受到期待又悲傷的情感。

一步又一步的接近,卻害怕受傷而再次退開,然後下一次的相遇,又重新燃起愛的火花,然而又帶著一點點遺憾與滿足分開。

故事接近尾聲,男子與少女約定在第一次見面的咖啡廳旁再見,要一起離開這個貧民窟,一同到外面的世界完成他們的夢想,勇利看著那名男演員在咖啡廳旁再次唱起那首最初的歌曲。

但最後,象徵日出的燈光從後方漸漸亮起,男子沒有等到如期抵達的少女,他依然微笑著,戴起那頂褐色的帽子,圍上灰色的圍巾,低聲地重複著歌詞。


City of stars, city of stars, city of stars.


舞台的燈光逐漸變暗,再次變為一片黑暗,結束時勇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大聲鼓掌,那名演員在舞台上鞠躬完後,便走進了後台。

他沒有一絲猶豫,就轉身跑出了劇場,再趁旁邊的保全不注意時,走進通往後台的大門。

勇利頭一次那麼希望可以為一個人譜曲,他想要為那個人寫出一首獨一無二的歌,讓那個有著銀白色頭髮的演員為他演唱。

但是當他來到門上寫著「維克多」的休息室時,卻聽見裡頭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響,他停下準備敲門的手,懸在半空中。

「沒有人會來看我演戲,你難道還不懂嗎?」

一陣憤怒的言詞隨後,勇利還來不及放下手,面前的大門就被打開,他看見那名男演員手裡抓著手機走了出來。

「你好,我剛剛看了你的表演......」

話還沒說完,那名男演員就直接從他身旁經過,好像完全沒聽見他的話似的。

勇利回過頭,看著那個人往出口走去的背影,一股失望伴隨著胃裡的空洞感佔據了他。


這一次,他又被拒絕,如同過去二年那些投出去沒有回音的曲子一樣。





【TBC(?】



看La La Land在戲院裡大哭的我←

記幾個故事小tips:

*維克多雖然擅長在舞台上表演,但是他其實最想做的是編劇。

*勇利是從Juilliard School畢業。

*後來維克多因為租了劇院把存款花完了,所以勇利問他要不要來和自己一起住。



後續什麼的.....      還在草稿階段(欸  


评论(12)
热度(32)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