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Stay with you〈勇維勇無差〉

推薦BGM:謝震廷 feat. 徐靖玟─你的行李


*寫在第十二話的前一晚,因為好多人都是讓維克多留在日本,然而我想看勇利奮不顧身追上他到俄羅斯的結局.....謝謝官方成全(?



剛拿下金牌的勇利受邀到電視臺接受訪問,也因為如此,維克多沒告訴他,自己回俄羅斯的飛機是隔天的下午,和訪問同一天。

收拾簡單的行李,只帶上最簡單的衣物和證件,在勇利出門之後,招了路邊的計程車,用著依然不流利的日文說了目的地後,維克多閉上雙眼,回想著那晚對方跟他說的話。

這一切都該結束了。

的確,他實現了一開始的諾言,讓勇利贏得金牌,所以,當目標達成了,他離開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是他沒想到這句話會是從勇利的嘴裡說出來。

隔天的比賽維克多依然在開始前給了勇利一個擁抱,對方的手也扣在他的後頸,讓他更貼近他一些,可是與前幾次不同,有什麼說不出口的東西在他們之間改變了。

那時他專注地看著勇利的表演,每個點冰的腳步不像過去那樣流連,反而俐落到堪稱完美,甚至連練習時沒有成功太多次的四周跳都沒有失誤,可是每個動作就是少了那麼一點感覺。

維克多說不上來,這些改變是好是壞,但在獲勝後,那些事情顯得微不足道,他沒刻意提起,連同飛機的時間一起被藏了起來。

維克多甚至不知道自己隱瞞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最初沒有開口,到後來也沒有理由和恰當的時機說了,他便這樣得過且過,直到今天的到來。

翻出口袋的手機,用Line告訴Yuri自己要回俄羅斯的事情,很快就看到少年回傳了一大段敘述他有多自我中心的言論,但最後少年還是問了他一句:


他沒有要你留下來?


對話框的黑色直線閃爍著,手指在螢幕的鍵盤上徘徊,可是維克多猶豫不決,他該怎麼回答,因為不論是哪一個都像是在說謊。

但是他選擇告訴少年自己飛機抵達的時間,就關上了手機螢幕,再次閉上眼睛,這次他打算什麼也不去想,只要等著計程車載他到達機場。

可是應該漆黑一片的眼前,卻不斷浮現一道影子,在冰上滑行,越來越近,維克多看見對方衣服上鑲著水鑽,然後雙手在空中舞動,在他面前停止。

索性他也放棄了休息,維克多無法阻止勇利在腦海持續接近他,臉上還是那晚在飯店說出那句話的表情。

愧疚的、不捨的、猶豫的、忍耐的,有時候維克多會稱這是勇利式的典型表情,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他露出那種表情。

忍不住還是打開手機,在SNS上搜尋直播網站,然後就看見原本在腦海中的人出現在手機螢幕上。

「今天的特別節目,我們要請到在自由滑打破世界紀錄並獲得金牌的--勝生勇利選手......」

鏡頭從女主持人轉往勇利身上,手機傳來的聲音好像被按下靜音,只剩下畫面前進著,維克多把手機放在馬卡欽和自己中間的空隙,但沒多久就又拿了起來。

他無法輕易放下,那是他在勇利身上找到,刻意忽視了二十幾年的東西。

幾經糾結,維克多還是把手機塞進口袋,繼續折磨自己,從來不是他會做的事情。


-


「進廣告,三分鐘。」導播舉起手,化妝師趕緊上來幫女主播補妝,而勇利在寒暄時打開了手機,突然看見真利打了十幾通電話,而Yuri則是用留言灌滿了他的通知,勇利沒有多想就先回播給自家的姐姐。

電話接通之後,到他按下紅色圖示之前,他不知道真利說了什麼,除了一件事情──維克多要回俄羅斯了,而且是三個小時後的飛機。

本來走到勇利身旁要幫忙補妝的化妝師,剛要開口時,卻先被勇利的樣子嚇得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頭大喊了導播的名字。

所以維克多還是要離開了,而且他還是以這種方式道別,勇利拉著袖口把臉頰上的眼淚擦乾,做了幾次深呼吸,然後對著導播和被嚇壞的化妝師表示沒事,牆上時鐘倒數著,再十秒節目就會再次開始。

十秒,或許他可以傳封簡訊給維克多。

五秒,要是維克多根本不想見到他呢?

零秒,他決定不再去想維克多這個人。

「歡迎再回到今天的特別節目,接下來我們繼續訪問勝生選手,」女主播對勇利點了點頭,「請問您在復出後的第一場比賽說,因為理解了愛,所以要用這種心情獲得勝利,那這份愛,究竟是由何產生的呢?」

「因為我有支持我的家人,還有朋友,他們都給我許多的愛,還有教練......」

維克多。

勇利開口想要繼續說下去,可是腦袋一片混亂,他其實一點也不想要結束,但是他不能一個人獨佔維克多,他屬於滑冰,屬於其他人,就是不屬於自己。

他何德何能把對方留在自己的身邊,可是,至少,至少在最後一刻,他還是想對他說最重要的那句話。

「維克多能夠當我的教練,是我一生的幸運,他讓我發現自己身邊有那麼多人愛著我,我實在無以回報。」勇利從訪問席上站了起來,先對著女主持人一鞠躬,再轉向鏡頭一鞠躬,「所以,真的非常抱歉,有些話,我還是想當面告訴他。」

在眾人錯愕的情況下,勇利跑出了攝影棚,在馬路上招了一輛計程車,請司機用最快的速度載他到機場。

如果錯過這次機會,或許他永遠再也見不到維克多,那勇利怎麼也無法原諒自己。


-


坐在海關前的長椅上,飛機在落地窗前起降,維克多才剛把馬卡欽準備好後送上飛機,接下來是漫長的五個小時,他就會回到故鄉。

好幾次差一點又拿出手機看採訪的直播,可以他壓抑自己的衝動,維克多默默地想著,就等回到家再看,現在他還沒有適應。

他重新學會了愛,卻立刻面對最嚴峻的挑戰──道別。

還沒準備好說再見,所以維克多用了像是逃跑的方式離開,只是因為他不確定自己真的見到勇利,是否還有辦法不帶一絲留戀。

「維克多 ‧ 尼基甫洛夫先生,你的行李遺落在服務台,請聽見廣播後至服務台領取,謝謝。」吵雜的機場突然廣播,自己的出現在裡頭,維克多思考著,可能他一路上都沒有特別專注在行李上,所以才會連掉了都沒有發現。
距離登機時間只剩下十幾分鐘,維克多加快了腳步趕往服務台,卻在服務台前的人群內,看見一到熟悉的身影。

抬頭看了立在機場大廳正中央的時鐘,維克多記得訪問的結束時間和飛機起飛時間是一樣的,那為什麼對方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這裡。

那個人也看見了維克多,緩緩地向他走來。

「你拿了我的行李?」維克多眨了眨眼,看著對方問道。

「不,我什麼也沒有拿。」勇利揚了揚手裡的機票,「只是忘了跟你說要一起走。」

最後維克多在其他旅客的驚呼聲中,緊抓著勇利的手跑向登機門。


-


這一次,他不會再離開,要永遠留在他的身邊。






【END】



看完第十二話的感想:要同人有何用?

评论(5)
热度(4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