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See you again﹝6﹞〈Minewt〉

*前提情要:﹝1﹞﹝2﹞﹝3﹞﹝4﹞﹝5﹞

*完售後一年公開全文



到下課之前,Newt都沒有看見Minho出現在教室,寫作課的Marry老師則是在點名的時候,特別要大家見到Minho時提醒他,能在開學第一週翹課的人,只有期末報告得到A+以上才能及格了。

班上的同學因為這番話哄堂大笑,可是Newt並沒有跟著笑,他知道Minho不會錯過任何一堂和他同一節的課,即使他總是讓Minho一個人唱獨角戲。

直到第三堂課進行到一半,Minho才從教室的後門進來,但是經過Newt身邊時,對方也意外地沒有和他打招呼,經過一夜好像一切都變得陌生,Newt解釋對方睡過頭晚進教室,而且他們之間隔了三個座位的距離。

專注在上課的內容,Newt沒有多想,可是中午下課後,Minho也沒有主動來找他,Newt獨自一人走到學校的餐廳內,心裡總有一塊不踏實,他細想著前幾天與對方相處的印象,試圖找出問題的根據。

他拒絕Minho的幫助好幾次,可是到昨天開車送腳傷復發的他回家之前,對方都不像失去了耐性,但是誰也說不準,Newt十分了解,人心的善變程度,一直都遠遠超出他的想像。

學校餐廳的室內座位坐滿了人,Newt不得已,只好帶著買好的午餐走到室外,沒有目的的走著,不知不覺地就走到學校的最邊緣,也是距離校舍最遠的操場。

在中午休息時間,操場上並沒有太多人,大多是在操場剛結束上課的學生,還有一、二個坐在看台上吃午餐的人,Newt在看台的第一排坐了下來,把手中的蘋果在外套上擦了擦,就開始吃起午餐。

隔著操場的另一邊,就是學校的實驗農場,但不曉得是否不是在產季,只有幾棵看起來缺乏照料的植物在田中,纖細的經脈纏在木桿上,寥寥無幾的樹葉掛在上頭,看起來了無生機。

放空地望著操場,僅剩下屈指可數的人在紅色的跑道上,Newt無聊地數著人頭,但在點到第三個人時,他停了下來,學校裡的亞裔男孩沒有幾個,而這個人Newt絕對不會認錯,他不會認錯Minho的樣子。

把沒吃完的蘋果收進紙袋內,離開看台時丟進了垃圾桶內,Minho在操場的內圈慢跑著,Newt走到操場邊,等到他意識過來,卻發現自己已經舉起手,向著跑過他面前的Minho打了招呼。

Newt想著自己該說些什麼,是他拒絕了對方的善意,突然發現對方離開後,才要做出類似挽回的行為,怎麼想都覺得可笑,可是他走到Minho面前,反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嗨。」Newt有點尷尬地笑了笑,「今天早上的寫作課你沒有到。」

「我睡過頭。」伸手抹去脖子上的汗水,Minho沒有停下步伐,在原地小跑步,「Marry應該有點名?」

「有,她說你要拿A+才能過了。」罪惡感在Newt的胃裡翻攪,他不自覺地握緊手掌,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麼緊張,而Minho聳了聳肩,就跨出了腳步,繼續向前跑去。

每多跨出一步,他們之間就多了一點距離,Newt想叫住Minho,卻無法在混亂的腦海中找出合理的藉口,剛才的對話太正常,卻也非常詭異──他們就像是剛認識三天的朋友,也只是剛認識三天的陌生人。

「謝謝你昨天載我。」Newt從乾澀的喉嚨擠出了一句話,然後又深呼吸,「對不起,我一開始態度很差,朋友不該這樣。」

Minho聽見他的聲音後停下腳步,緩緩地回過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Newt看著對方,希望他能夠給他回應,什麼回應都可以,這樣他才能消除心裡的那點疙瘩。

「我不在意。」他搖了搖頭,回答中沒有帶著一點起伏,Newt呆愣在原地,Minho向前跑了幾步,又轉過身,「你該交新朋友了。」

 

 

 


在來到美國前,Newt就已經下定決心,選擇了隔絕外界來保護自己,可是當Minho說出那句話時,像是直接給他致命一擊,直中要害。

他太害怕再次受傷害,索性推開了所有伸向他的手,但Newt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立場堅定,然而後悔的機會卻已經從手指間的縫隙間溜走。

接下來的時間讓Newt感受到真正的煎熬,他不斷地重複想著Minho那句話的用意,最簡單的方式是直接問對方,可是他無法停下怪罪自己,是他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之後的課程進行中,Newt都坐在靠窗的位置,心思早已飄離開學校,老師究竟說了些什麼,他一點也沒有聽進去,只看著天空滴落的雨絲,順著玻璃滑落。

放學後Newt沒有立刻回家,他坐在地鐵上,車廂內的人進進出出,他坐在位子上,直到回過神來,他已經過了三站,但卻剛好是可以走路到書店的地鐵站。

跟著下車的人潮,往地鐵的出口走去,地面上的水窪在腳底濺起,褲管很快就被泥水浸濕,可是Newt沒有因此放慢步調。

走出地鐵站後,雨滴打在頭頂,他撐起雨傘,水流順著切線滾落,Newt不禁想起他第一天到美國,也是這樣的下雨天。

照著記憶中的路線前進,好幾次不小心撞到其他路人,Newt低聲道歉,直到抵達書店後,才讓他放下心不在焉的擔子。

「嗨,新生。」Brenda從櫃檯裡探出頭來,「新學校如何?」

「還好,」把收好的雨傘放進傘桶,Newt勉強地笑了一下。

Brenda沒多說什麼,便搬了一疊書走出了櫃檯,而Newt也走到書架前,隨手拿起書本,可是書上的內容他卻無法理解。

「Brenda,妳相信命運嗎?」把書放回書架之前,他看見Brenda就在另一邊將新書上架,Newt突兀地開口問了對方。

「這是個好問題,」Brenda停下手中的動作,「但你會問這個問題,不就是想要相信命運嗎?」

「是嗎。」Newt將書本擺上書架,「或許我是想要相信他。」

站在書架前猶豫著,Newt站在抉擇的十字路口,他究竟想要相信的是命運,還是他過去對於人的信任,又或者僅僅想要相信Minho一個人罷了。

拿出口袋的手機,才想起他根本沒有Minho的電話,看了一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Newt只知道一個地方可以找到對方。

他沒有多想就跑出了書店,就往地鐵站的方向快步走去,他甚至忘了自己的腳踝還在疼痛,也忘了自己放在傘桶中的雨傘。

他必須跟Minho說清楚。

原本短短的路程,Newt卻覺得變得漫長而緩慢,擦肩而過的路人回過頭看著他,在滂沱大雨中,他從快步變成奔跑。

最後一個路口,他看見小綠人的號誌所剩無幾的時間倒數著,像是在倒數他的命運,他又加快了邁開的腳步。

「Newt!」在踏上斑馬線前,Newt聽見一個聲音了他的名字,他回過頭,大雨中Minho沒有撐傘,氣喘吁吁地看著他。

Minho跑向他,伸手把他拉近懷裡,緊緊抱著他,Newt可以感覺到對方起伏的胸口和心跳,就像第一次見面那樣。

 

「你記得我,對不對?」


Minho在他耳邊留下一句,但與第一次不同的是,Newt的雙手不是推開對方,而是繞上Minho的背脊,緊抓著濕透的衣服不放。





【TBC】


评论
热度(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