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32〈奧尤〉

【花凜點梗/BGM:棉花糖─向晚的迷途指南


「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尤里在後座對著奧塔別克大喊,和呼嘯的風聲一起傳進耳裡,他放開機車的單邊握把,掀起全罩式安全帽的掀蓋,回過頭向對方說道:「煙火。」

「什麼煙火?」這次奧塔別克沒有回答尤里的問題,而是蓋上安全帽的掀蓋,擋去前方有些刺眼的陽光。

這是一趟沒有目的地的旅程,他和尤里只帶著最簡單的行李,騎上他的哈雷從聖彼得堡一路向南。

有時他們在草地上伴著星空過夜,有時在充滿霉味的旅店裡相擁纏綿,旅程的開始沒有計劃,他們不知道下一站會在哪裡落腳,也不知道何時會停下腳步。

唯一在計劃內的只有彼此不會離開的保證,奧塔別克稍微握緊了油門,機車前進的速度比剛才又更快,後方的尤里抓住他的外套的力道又緊了一點。

他沒有忽略這個小動作,甚至是刻意而為之的企圖,奧塔別克伸手握住對方抓在腰側的手,使得尤里的雙手繞在他的腰上,彷彿擁抱。

尤里並沒有拒絕他的舉動,反而順勢整個人靠在奧塔別克的背後,這卻讓奧塔別克的心跳漏了一拍。

隔著衣物傳來的呼吸頻率和他的相同,奧塔別克看著前方即將完全沒入地平線的夕陽,沒有意識到自己彎起嘴角。

一個小時前奧塔別克聽見旅社老闆的對話,在小鎮附近的教堂有一個小晚會,免費的食物並非吸引他的主因,而是晚會的活動──他們將在ㄧ開始發射煙火,那才是他真正的目標。

天空逐漸轉暗,一等星在深色的蒼穹慢慢出現,原本明亮的公路上只剩下車燈照出前方的道路,奧塔別克突然希望時間不要再前進。

旅程雖然沒有目的地,但依然有結束的那一天,他貪心地奢望能夠在尤里身邊待得更久,他們又可以繼續陪著彼此多久?十年?二十年?

他的思緒在前方傳來爆炸聲後停止,絢麗的煙火在空中炸出完美的圓,藍的、綠的、紅的、黃的,落雨般的、花朵般的、星子般的,點亮漆黑的夜空。

「啊──」尤里的聲音再次從背後傳來,抱著奧塔別克的雙手鬆開,一隻手越過他指著前面,「快看!真的有煙火!」

奧塔別克沒有停下機車,卻也沒有加快速度,尤里站在後座的踏板上,雙手抓緊他的肩膀,響亮的爆炸聲蓋過對方的驚呼聲,一次又一次,奧塔別克終於忍不住和尤里一起對著天空大喊。

沒關係的,煙花還會在空中停滯一陣子,那他就還有一點時間。


不管是煙火或是旅程結束的時間。





【推薦BGM:君の名は─なんでもないや


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奧塔別克踏出第三十一步前又重新思考一遍,如果在街上牽手是否過於招搖?

但不曉得第幾次的自問卻沒有回答,他不確定尤里會不會感到突兀或是難為情,畢竟那是『他想這麼做』,他並不知道對方是怎麼想的。

交往的第九十九天,他們沒有接吻,沒有擁抱,甚至沒有牽手,奧塔別克不是第一次望著那雙空著的手出神,但每一次他都在最後一刻告訴自己:還不行,慢一點,再慢一點。

可是不斷以理智克制的衝動卻讓他再也弄不清楚什麼時候才是行動的恰當時機,奧塔別克發現自己失去了當年問尤里要不要上車的勇氣。

人在一無所有時便有勇無懼,卻在擁有一切時畏手畏腳,他不得不承認,在確認彼此的心意相同時,他膽怯了。

奧塔別克看著尤里空著的左手,他的腳步又快了一些,追趕上超前他半步的人,他握緊自己的右手,鬆開後向前伸……

一股力道從後方撞進奧塔別克和尤里之間,伸出的手偏離原本的路徑,他甚至沒有回頭看是誰撞到他們,奧塔別克反射性地往前踏了一步,抓住那隻被衝擊拉開距離的手掌。

當他抬頭時,便看見銀髮的俄羅斯人在他們前方愉快地揮著手,直到他聽見那個惡作劇的滑冰前輩對著他們大喊:「要抓緊一點啊!」

奧塔別克的意識全轉向手中不屬於自己的體溫,那些過多的思慮和猶豫突然消失無蹤,只剩下衝上臉頰的熱度快速運作著。

「要你管啊,老頭!」下一秒從奧塔別克身旁傳來大喊,如果是以前,尤里大概會立刻追上去以同等幼稚的方式回敬,但這次對方並沒有這麼做。

這一次,尤里選擇與過去截然不同的回敬方式--把奧塔別克的手握得更緊一些,讓他再也無路可逃。




【END】


想看奧尤公路旅行(許願


评论
热度(11)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