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Marry me〈奧尤〉

*記於奧尤婚禮前一天,婚禮當天,婚禮後二天,婚禮後一個星期。



【推薦BGM:MIKA featuring KAREN MOK–STARDUST


奧塔別克為尤里帶來許多第一次。

第一次交朋友,第一次進夜店,第一次和朋友旅行,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接吻,唯獨這次,尤里不打算讓奧塔別克搶在他前方。

所以他在拿下第七面金牌的記者會上,拿著麥克風這麼對哈薩克英雄說道:「奧塔別克,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或許是金牌和幸運的數字七加持,又或許是奧塔別克從來就不會拒絕他──尤里的第一次求婚就得到眾人的掌聲與祝福,還有一個言簡意賅的回答。

「好。」

尤里毫不在意前方不斷閃爍的鎂光燈,給了奧塔別克一個擁抱和親吻。

這一次,他是真的追上奧塔別克了。



【推薦BGM:ONE OK ROCK - Wherever you are


在音樂響起時奧塔別克邁開步伐,地上的絨布紅毯在他走過後留下淺淺的腳印,心臟在胸口鼓譟,但他沒有停下腳步。

走道二旁的人都帶著笑容,維克多對他眨眼,里歐對他點頭,奧塔別克看向前方,紅毯的尾端對他來說曾經十分遙遠,現在看來卻如此靠近。

JJ在他走到舞台前方時給了他一個兄弟式的擁抱,但那遠比任何一場比賽都還要令人緊張的情緒沒有因此撫平,奧塔別克轉頭望著紅毯另一端,音樂依舊在教堂內迴盪,然後大門再次開啟。

尤里捧著一束白玫瑰走了進來,外頭的陽光穿透過彩色玻璃落在對方的身上,米白色的西裝被妝點上五顏六色,如果是十三歲的奧塔別克,絕對不會相信自己能夠看到這一幕──他和尤里變成朋友,變成戀人,變成陪著彼此走完一生的人。

每向前一步,就像是在敘述著他們的過去,從無法觸及到緊緊相依,從互不相識到相知相惜,紅毯的距離不遠,但奧塔別克走了十年。

直到尤里站在他面前,翠綠色的眼眸中有著他的倒影,奧塔別克伸出自己無法克制微微顫抖的手,而當他們雙手交握時,他才知道這一切不是自己的夢境。

這一刻奧塔別克終於微笑,是的,他要結婚了。

和他最好的朋友。

和他最愛的戀人。

和尤里‧普利賽提。



【推薦BGM:小さな恋のうた─粉ミルク (Cover)


陽光透過白紗照亮整個房間,奧塔別克睜開雙眼時第一個看見的就是還沒醒來的尤里,他忘了自己昨天究竟是什麼時候閉上雙眼睡著的,婚禮過後他和尤里回到住處,用所剩無幾的力氣換掉身上的西裝,當他回到房間,就看見對方已經在床上睡著了。

他本來想叫醒尤里至少換下不怎麼舒適的西裝,但是奧塔別克不知不覺躺在對方身邊,望著那張在睡夢中顯得年紀更小的臉蛋,疲倦再次襲向他的意識,但奧塔別克依然在陷入夢境前勾起笑容。

在尤里清醒以前,奧塔別克忍不住伸手將蓋在對方臉龐的髮絲撥向耳後,輕輕在額頭上留下一吻──從今天起,這一切美好都屬於他。



【推薦BGM:張懸─艷火


翻著電腦裡的照片,婚禮當天所發生的一切宛如歷歷在目,他是該記得的,維克多在走紅毯不斷向賓客揮手,證婚人JJ在中途加了多少誇張的臺詞,米拉為他調整歪掉的領結,勇利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還有,他記得奧塔別克牽住的手是如何顫抖著。

尤里當時有多緊張,奧塔別克亦然,他們從陌生人變成朋友,又從朋友走到戀人,最後他們一起踏上紅毯,接受所有人的祝福步向未來。

攝影師把婚禮上他沒有注意到的角落都一一用相片紀錄,偷偷壓著眼角的莉莉亞,紅了眼眶的雅可夫,抱著哭泣的賓客的克里斯,在他和奧塔別克接吻時自拍的批集,抽到捧花時嚇得差一點把手機丟出去的光虹。

看到捕捉瞬間的影像,尤里忍不住笑出聲,卻也哭了出來,爺爺、雅可夫、維克多、米拉......太多太多人愛著他,用著笨拙或是不善表達的方式給他幸福。

尤里沒有多想就離開了電腦桌前,跑到廚房抱住正在洗碗的奧塔別克,對方問他怎麼了,尤里沒有回答,奧塔別克後來也放棄得到答案,任由他的雙臂環在腰上,額頭靠在寬厚的後背。


他現在真的幸福了,非常、非常幸福。



【END】



於婚禮後三天寫了一段註解:

我覺得發現自己是被愛著的那一瞬間,真的非常戳人,好像自己擁有了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只有我、只有他、只有我們,是彼此最獨特的存在,所以更應該抬頭挺胸向其他人說:我是被愛的人,而我也愛著人。




评论(8)
热度(4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