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23〈奧尤〉

【推薦BGM:畢書盡 Bii─Love More

尤里在與奧塔別克接吻的前一刻卻被一隻手掌擋在兩人之間,奧塔別克過於接近的眼眸轉開,看向一旁。

「喂!」尤里忍不住大叫,但卻沒辦法掩飾臉頰上出現的紅暈,「這是怎樣!」

天知道他為了今天鼓起多大的勇氣,結果還是在最後一刻被奧塔別克擋下來,尤里知道對方是為了保護他,但是連親吻都要這樣小心翼翼,實在太溫吞了。

尤里蹲了下來,把頭埋在膝蓋間,為什麼總是他看起來迫不及待,然而奧塔別克卻是游刃有餘,越想越不甘心,尤里雙手抱頭,臉上的熱度爬上耳垂和後頸──比起奧塔別克,他果然還是太幼稚了。

直到奧塔別克也蹲到尤里身旁,用手肘碰了一下他的手臂,尤里才抬起頭,對方看了他一眼後,嘆了一口氣。

尤里還沒意識到對方嘆氣的原因,就看見奧塔別克突然在手心留下一吻,下一秒,手心上相同的位置就在尤里的唇上碰了一下。

「這樣就好。」奧塔別克收回手,「否則我會忍不住想要更多。」

過了許久,當尤里理解了剛才那些動作的意義時,他又把頭縮回手臂中,尤里壓著左胸口,心跳快的像是要衝出身體一般。

原來,奧塔別克沒有他想像中的游刃有餘。

迫不及待的不只有他而已。

【餘燼/鐵血AU(?)/MS鋼彈駕駛x維修機師】

做愛這個詞的確有個愛字,但是究竟這個行為本身有沒有這項元素,奧塔別克並不清楚。

至少他從沒問過尤里這個問題,因為那樣顯得他在他們的性愛裡抱持著某種期待。

在彼此的身上留下傷痕,用牙齒啃咬,用指甲刻印,他和尤里之間像是簽訂了契約,在每一場有人犧牲生命的戰鬥後,心照不宣地躲進基地最底層倉庫,在沒有人知曉的密閉空間內享受肉體的歡愉。

尤里可以放聲尖叫,而奧塔別克可以怒吼,那像是生物本能般的舉動,在劫後餘生總是特別強烈,腎上腺素還在身體裡奔馳,除了破壞與毀滅再無其他。

奧塔別克把這一切歸因於青春期後半的衝動,但他終究無法解釋那股從內心深處的渴望,貪婪地佔據所有理智,他想要更多──身體、思緒、目光和所有的一切。

奧塔別克想把尤里據為己有。

用他那條不斷逃過死神徵召的靈魂做為交換。

【推薦BGM:GoodBand ─我把我的青春給你

距離尤里搭乘的飛機起飛時間剩下十分鐘,但他還坐在等候區,他並沒有像平常那樣看著手機螢幕,而是望著窗外的飛機跑道出神。

若要說與過往有什麼不同,或許是他們之間隔著三個座位的空白,或者這可能是奧塔別克最後一次陪他等回國的飛機。

沉默讓他們之間的空氣凝結,但尤里卻不知道該如何打破這樣的隔閡──他該說再見嗎?

分手後奧塔別克還想見到他嗎?

二十二歲的尤里覺得他竟然比十七歲的自己還要膽小,連道別和分離都讓他焦慮不安,明明他們分手沒有爭吵,也沒有背叛,就像是結束了比賽那樣,為他們的關係迎來了結局。

其實聚少離多的戀愛本來的風險本來就不低,更何況他和奧塔別克都需要專注在練習上,即使一開始可以用熱情填滿中間的空白,但是時間一久,依然沒有辦法忽視他們之間的差異。

不管是年紀或是異地的距離,看似微小的裂縫,在失去盲目的愛情遮蔽時,剩下的就是醜陋的現實,一點一滴消磨著的彼此內心的位置,終至煙消雲散。

但尤里並沒有為這段關係感到後悔,雖然他並沒有開口問過,但他想奧塔別克亦然如此,他們只是被時光蹉跎,感情逐漸消磨,最後只剩下被風乾的回憶可以細細回味。

【搭乘飛往聖彼得堡班機的旅客,請儘速登機。】

尤里看著奧塔別克將耳機摘下收進外套口袋,他的心跳亂了,想說出口的話被梗在喉嚨,有一瞬間,尤里想抓住奧塔別克,做困獸猶鬥的掙扎,但對方拉著行李箱在他面前停下時,他握得死緊的手掌卻放開了。

這本來就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他把青春當作賭注,奢望從中得到些什麼,到頭來才發現只是一連串徒勞無功的過程。

但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情是徒勞無功的。

尤里最後給了奧塔別克一個擁抱,還有一聲再見。

再見,奧塔別克。

再見,我的青春。

【END】

突然就很想看他們分手(欸

不是因為任何一方的背叛,也不是因為意見的分歧,僅僅只是不愛了。

青春的悸動在長大後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消磨,很快就沒了火焰。

這大概也是我自己的某種寫照吧XD

评论(3)
热度(1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