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20〈奧尤〉

【推薦BGM:Lea Michele - Run to You


「好,那我走可以了吧!」尤里摔上房門,把奧塔別克拒於門外。

他忘了這是第幾次了,自從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尤里不知道和奧塔別克吵過多少架,他連鞋子也沒脫下就躺上床舖,陷入鬆軟的棉被之中。

到底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呢?

尤里問著自己,他們是怎麼開始爭吵的,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把自己埋進剛白天曬好、還有陽光的味道的棉被中。

隨著比賽時間接近,尤里訓練的時間越來越長,從冰場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但奧塔別克即使再晚,也總是堅持要等到他進家門,才願意去休息,那讓尤里感到深深的愧疚。

他不是第一次告訴對方不要等門,隔天他們都還需要早起,充足的睡眠是他們現在最需要的,但是奧塔別克卻沒有改變。

然後,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他今天被雅可夫吼了一個小時,回到家看見奧塔別克坐在沙發上等他,尤里心裡一股怒氣突然佔據了他的理智。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尤里忍不住對奧塔別克大喊,「為什麼你們都要把我當成小鬼!」

尤里不想要被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已經二十歲了,他已經是個成年人,但是身邊的人都把他當成十五歲的青少年看待。

雅可夫是這樣,莉莉亞是這樣,連奧塔別克也是,尤里不甘心地抓起床頭的枕頭就往牆上一丟,枕心的棉花瞬間飄散在空中,像是雪花般緩緩墜落。

他一點也不想被當成孩子,尤其是在奧塔別克面前。

房門在棉花擋去尤里全部的視線前打開,他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很快得,尤里感覺到床角因為重量微微下沉。

奧塔別克躺到他的身旁,慢慢捻去尤里臉上的棉花碎屑,但他在最後一片棉花離開眼瞼時,撇開了頭。

尤里用手臂擋在眼前,他開始覺得後悔,心臟像是被人緊緊抓著,鼻頭也開始發酸。

「抱歉,是我的錯。」

奧塔別克輕聲地道歉,卻讓尤里再也無法忍受,總是這樣、奧塔別克總是先說『對不起』、『抱歉』、『是我不對』,不論原因為何。

「你不要道歉,不要對我道歉。」尤里咬住下唇,空著的另外一隻手進握著床單,「是我的錯。」

他嘗試深呼吸,胸口卻像是被一顆巨大的石塊壓住,讓尤里近乎窒息。

奧塔別克沒有繼續說下去,反而伸手一下又一下撫過他的頭,尤里再也克制情感蜂擁而至衝上心頭。

「我不想被你當成小孩,我已經是個大人了。」

「嗯。」

「你和其他人,一直向前跑,我追不上。」

「對不起。」

在聽見對方又一次道歉後,尤里放下手臂,翻身與奧塔別克面對面,潰堤的眼淚順著眼角下滑。

「你一直向前走,我該怎麼辦?」

從認識的第一天開始,每一天尤里都更加認知到他和奧塔別克的差距──不只是年紀,還有那些尤里始終無法學會的成熟和練達。

即使他拿了比奧塔別克還多的獎牌,但是二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縮短,反而更顯得遙不可及。

到底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呢?

尤里用手搓揉雙眼,但眼淚卻沒有因此停下,一滴滴滲入棉被,形成許多灰白色的圓點。

失控的情緒讓尤里甚至無法拒絕奧塔別克將他拉進懷裡,溫熱的手心在他的背上一下又一下地輕拍。

「我不斷向前跑,並不是為了超越你。」奧塔別克的話語與他胸口的心跳聲一起傳進尤里耳裡,平靜地像是剛才的爭吵並不存在般,「而是為了有一天,能與你並肩而行。」

尤里沒有回答,只是又往奧塔別克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他們都不停奔跑,直到抵達彼此身邊為止。



【推薦BGM:五月天─星空


枕頭上的手機不斷震動著,尤里從棉被裡伸出手摸索,好不容易才碰到方型物體,剛醒來的眼睛還有些畏光,他眨了幾次眼睛,才看清楚手機螢幕上的字。

奧塔別克。

尤里疑惑地想著為什麼對方會在凌晨兩點打電話給他,但他依然按下綠色的通話鍵,把手機貼上耳朵。

「抱歉,吵醒你了。」奧塔別克的聲音傳進尤里的耳裡,棉被外的冷空氣讓他又往內縮了一些。

「怎麼了?」有些含糊的回應對方,尤里用另外一隻手搓揉眼睛,「你那裡幾點了?」

「十一點多。」猶豫了一下,奧塔別克才繼續說道,「你想跟我一起看流星嗎?」

「你在聖彼得堡?」尤里瞬間清醒了過來,他掀開棉被,跳下床就要往房間外走去,「等等,你為什麼.....」

「我還在阿拉木圖。」電話的另外一端傳來輕笑聲,尤里可以猜想到奧塔別克這時的表情,大概是他偶爾會見到、瞇著眼睛的笑容。

「打開窗戶。」

尤里用肩膀和臉頰夾住耳機,推開房間的窗戶,深藍色的天空沒有雲層遮掩,但他什麼也沒有看見,正當他開口問奧塔別克時,他突然聽見手機傳來此起彼落的驚呼聲。

「尤里?」

他沒有回應奧塔別克,因為眨眼之間,天空出現一條又一條的銀色線條,尤里瞪大雙眼,追著那稍縱即逝的流星,將天空點綴得閃閃發亮。

「這是我第一次看這麼多流星。」尤里將窗戶完全敞開,坐上窗台後他忍不住驚嘆。

「我也是。」奧塔別克似乎遠離了身邊的人群,一旁的驚呼聲越來越小,「雖然沒辦法到聖彼得堡找你......」

望者星光熠熠的天空,尤里聽見奧塔別克沉穩的聲音緩緩對他說道:「但至少我們正看著同一片天空。」



【推薦BGM:兄弟本色 G.U.T.S─迷途羔羊 Lost in Connection


睜開眼時,尤志豪看見的是灰黑色的天空,冰冷的雨水打在手臂上,背後的柏油路面比體溫高一些,他稍微移動手臂,肩膀立刻傳來鈍痛,他忍不住用另外一隻手按住肩頸,卻無法壓下直衝腦門的劇痛。

他沒忘記自己昏迷前被人從背後用球棍襲擊,硬是撐起身體的後果就是他痛地放聲大吼,受傷的手臂除了痛覺以外沒有其他感覺,但是他毫無顧忌得站了起來。

他必須去找奧建國。

他不曉得自己躺在空蕩的山區馬路上多久,但是天空已經出現微弱的光線,也意味著半夜就不斷逃跑的他們,至少已經經過四、五個小時,這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跌跌撞撞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尤志豪好幾次痛的跪在柏油路上,地上的石子刺破的膝蓋的皮膚,但是他仍然強迫自己爬起來,緩慢地前進。

媽的,奧建國,你是多能逞強。

尤志豪忍不住罵道,直到他看見熟悉的野狼125出現在一旁的草叢──破碎、沾滿血跡。

「奧建國,你給我出來!」腳上的球鞋早就被血跡染成紅色,被雨水浸濕的泥土讓尤志豪的腳步難以前進,他撥開比他還高的芒草,銳利的葉緣在他手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口,但是他沒有停下步伐。

空氣裡充滿腐爛的臭味和青草的腥味,尤志豪繼續向草叢內走去,肩膀的傷成了他最大的阻礙,每走一步晃動到手臂,劇烈的疼痛就讓他必須停下喘一口氣,但他牙一咬,這些痛跟奧建國的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奧建國為他擋下了那一槍。

尤志豪走了十幾步後終於看見奧建國躺在草叢隱藏的垃圾堆中,白色的T恤下擺染成一片漸層的鮮紅色,他三步併作二步跑了過去,但肩傷痛得讓他跌坐在垃圾堆中,「喂,奧建國!」

他緊張地搖晃著奧建國的身體,對方只發出微弱的呻吟,尤志豪先是鬆一口氣,卻又無法安心,野狼125已經無法再發動,而他手上還有傷,要拖著比他還高的奧建國下山根本不可能。

為什麼事情會變得這麼無可挽回?

尤志豪拉住奧建國的手臂,把他從垃圾堆中拉起,壓在他身上的重量讓他後退了幾步,尤志豪把對方的手臂繞過肩膀,即使壓在肩膀上讓他必須咬著下唇才不會再次大喊,可是他依然踏出了第一步。

「幹,奧建國,你最好給我醒著!」

他抓住對方的手腕硬撐向前。

「你他媽的都吃什麼才這麼重!」

貼在胸口的身體越來越冷。

「操,我要帶給西去跟他們算帳!」

尤志豪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從草叢走到馬路上,筋疲力竭卻強忍不闔上雙眼,雨沒有停,浸濕了他和奧建國的衣服。

「再等一下,我就、帶你、去、醫院!」

眼前的畫面逐漸模糊,尤志豪不知道是因為雨越下越大,還是因為眼淚在眼眶打轉,前方的路延伸到他看也看不見的末端,宛如沒有終點一般。

這一切像是一場惡夢──卻沒有醒來的一天。



【END】


幾乎每天都寫了一段(。



评论(3)
热度(1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