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飢餓遊戲AU】Run to you﹝6﹞ 〈奧尤〉

前篇請走:﹝1﹞﹝2﹞﹝3﹞﹝4﹞﹝5﹞


機械式的倒數在耳邊響起,尤里站在他的圓盤上準備起跑。

五,尤里看見同樣來自第十二區的女孩正在發抖。

四,不遠處的專業貢品盯著擺在正中央的武器。

三,迎面吹來的冷風帶著腐敗的臭味。

二,除了自己的心跳聲以外他什麼也聽不見。

一,尤里衝出圓盤,頭也不回地向森林跑去。

不論讓他等待的是誰,他都要聽奧塔別克親口告訴他。


【遊戲開始前一天】


觀眾正在歡呼、鼓掌、用力地踱腳,劇院的大螢幕上即時播放著遊戲內的影像,鏡頭不停地在最後二位貢品的臉孔間切換,滿臉泥濘,臉頰上被利器劃開的傷口結痂成暗紅色,看起來怵目驚心。

尤里坐在舒適的座椅上,他盯著畫面上的情況,他用幾乎要讓指甲陷入手心般的力道攥緊手指。

螢幕中的奧塔別克似乎發現了鏡頭,他轉過身,伸出了左手,虔誠地在手指上留下一吻,背後原本翠綠的叢林被砲火燒成灰燼,但他舉高手臂,三指朝上,像是浴火重生般莊嚴肅穆。

尤里張大雙眼,他知道那所代表的意義,可是在沒有任何至親死亡的情況下,奧塔別克為何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不安從手指末端竄上身體,沿著軀幹進入腦海,他從柔軟的布質座椅起身,身邊的圍繞著陌生的觀眾沒有注意到他,依然故我的鼓譟著,宛如沉沒於海底多年的未爆彈在胸口炸開,尤里推開旁邊的群眾,不顧那些粗鄙的謾罵,一步又一步的接近前方的螢幕。

「奧塔別克!」被擋在螢幕的舞台前,尤里終於忍不住大喊,可是原本分開的畫面合二為一,在灰黑與艷紅的餘燼漫天的景象內,另一名貢品已經在奧塔別克背後,拉開弓箭,尖銳的金屬瞄準著奧塔別克。

或許是種錯覺,尤里看著奧塔別克,那雙黑色的眼眸似乎穿透了螢幕回望著他,身旁的喧鬧聲突然被按下了靜音鍵,尤里下意識地舉起手,和對方一樣親吻自己的手指,然後慢慢地抬起手臂,三指向上。

那是第十二區的喪禮才有的古老儀式,表示尊敬、感謝,或是,跟自己所愛的人道別。

當另外一名貢品放開了弓箭,奧塔別克放下了自己的手,將手指壓在左胸口,在他倒下前,尤里才真正看清楚另外一名貢品的樣子。是他自己,他用箭射殺了奧塔別克。



高速列車突然緊急減速,在鐵軌上磨擦出刺耳的聲響,尤里在失重感中驚醒,他毫不猶豫地抽出放在床邊的短刀,可是尤里很快就發現一切都只是場夢境,他翻身下床,窗外只有皎潔的月光,而非夢中被火焰吞噬的荒蕪景象。

在窗前來回踱步,太過真實的夢魘讓尤里再也沒有睡意,他把短刀插進腰上的皮帶裡,從奧塔別克教他擲刀後,尤里就隨身攜帶著那把短刀。

冰冷的刀刃隔著布料貼在腿上,卻讓他有股安心感。他一直沒有找到機會還給對方。

夢中燃燒成火海的森林讓尤里感到口乾舌燥,走到房間角落的小桌,上頭的水瓶早已被他睡前喝得一滴不剩,他被迫離開房間。

一走出房間外,比在十二區裡自家客廳還要寬敞的開放式空間被夜色佔領,或許是因為他們遠離都城、前往競技場的路上,窗外並沒有他在都城見到的燈火通明,尤里赤腳踩在光滑的地板上,踮起腳尖,沒有一絲腳步聲走到了中島式的廚房。

能夠按下一個按鍵就可以有乾淨的水飲用,對以前的尤里來說是多麼不可思議的現象,但是在都城卻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他喝下了一個手掌高的玻璃杯的水,倒了第二杯後,他緩緩走向吊掛著水晶珠串的沙發區,當他專心看著水晶珠串折射在地板的光線時,餘光瞄見灰黑色的沙發突然有什麼移動了一下,快速地單手按上腰上的短刀做出防守動作。

轉過頭後,原本防備的姿態才緩和下來,尤里感到一陣無地自容,再過不到一天就要開始的遊戲,讓他繃緊神經,像是在森林裡狩獵,但這種看起來膽小的舉動,他不知道奧塔別克會怎麼看待──有一點小小的動靜就劍拔弩張的小貓?

「你為什麼不出聲?」反將羞赧的情緒怪罪到對方身上,尤里一口氣喝完玻璃杯中的水,把玻璃杯往沙發前的矮桌一擺,就坐到奧塔別克的身旁。

「你也沒有。」兩人都看向著落地的水晶珠串,奧塔別克又繼續說道,「明天會很忙,多睡一點。」

「你也沒睡。」尤里勾起腿,整個人縮進沙發,他的體重使椅墊下陷,讓他不自覺地靠近奧塔別克。對方沒有移開身體,單薄的衣物隔絕不了奧塔別克的體溫,比起緊靠在腿上的短刀,尤里更不想渴望對方的溫度。

「我在想計畫。」稍微移動自己的手臂,奧塔別克沒能撥開尤里及肩的頭髮,反而讓兩個人的肩膀更加靠近。

「你在想我們的計畫?」抱著雙腿,句子的尾音微微上揚,卻有些模糊不清,尤里原本繃緊的神經慢慢鬆懈下來,眼皮又開始沉重起來。

「不,只有你。」

尤里沒有再開口說話,千言萬語,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感激、道謝、或是告訴對方剛才自己的夢境?

在他還沒注意到奧塔別克前,那雙黑色的眼眸就已經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了,但他甚至不知道奧塔別克曾經和他就讀同一所學校,直到對方提起米拉,他才隱隱約約想起當年的事情,然後過了整整三年,奧塔別克才真正進入他的人生。

看著奧塔別克,尤里忍不住伸出手,他的手指點在對方頸側傷疤的上頭,比他高一些的體溫染上他的手指,奧塔別克沒有拒絕他的碰觸,尤里繼續在對方耳下與脖子的交界移動手指,輕柔地劃過那一道與旁邊顏色比較起來略淡的皮膚。

「很痛嗎?」尤里忍不住問道,奧塔別克從遊戲生還已經三年,可是那道疤痕並沒有消失,反而不斷提醒尤里,再過不久他就必須面對嗜血野蠻的飢餓遊戲。

沒有人打破沉默,尤里的意識已經半沉入夢鄉,但修長的手指依然在奧塔別克的肩頸上徘徊遊走,像是代替那些怎麼也說不出口的話。

平靜地,沒了傲氣,沒了怒火,只剩下無限繾綣。

「睡吧。」奧塔別克最後握住尤里的手,讓他靠在肩膀上,看著水晶珠串在夜色裡反射著月光,閃閃發亮。

他不會再做惡夢了,尤里在閉上眼前這麼想著。



「這個是追蹤器,裝在手上時會有點痛。」穿著白色長袍的中年女性抓住尤里的手臂,把針筒上尖銳的針頭插入他的皮膚,尤里還來不及深呼吸,追蹤器植入皮膚底下產生的刺痛就已經撞入腦袋。

在那名中年女性離開後,尤里才放開不自覺抓住奧塔別克的手,早上吃下肚的食物在胃裡翻騰,但他強壓下緊張導致的反胃感,他不想把最後一餐吐出來,畢竟他不曉得遊戲開始後,他究竟有沒有機會再吃下一餐。

他和奧塔別克待在最後準備的房間內,除了向上延伸至天花板的傳送門和幾張桌椅,房間內沒有其他的擺設,和訓練中心的房間完全不同,尤里卻覺得這裡更像第十二區──簡陋、沒有多餘的家具、沒有鮮豔的色彩。

但他能夠在遊戲中存活下來、活著回到第十二區嗎?

尤里換上預先就擺在房間內的衣服,墨綠色的襯衫、黑色的長褲和一件灰色的風衣外套,穿好後他擺動了一下手臂,稍微走了幾步,他只記得來到都城後,維克多為他量過一次尺寸,但他很確定這套合身的衣服絕對不會是出自維克多之手──因為它沒有維克多的搶眼風格。

「上場後,千萬不要搶武器。」走到尤里面前,奧塔別克幫他拉上風衣的拉鍊,再次叮嚀他,「跑,不要停下腳步。」

「我知道。」尤里深呼吸一口氣,走到傳送門前,他回過頭望著奧塔別克,「跑到他們追不到的地方。」

他看著奧塔別克皺起眉頭,然後嘆了一口氣,像是在心裡下的決定,奧塔別克向前走了幾步,站到尤里身旁,他們沉默地相望,最後,奧塔別克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黑色的小圓球交給了尤里。

「這是……煤精石?」尤里端詳著手中的小圓球,他曾經聽過爺爺提起這種石頭,就算在盛產煤炭的第十二區,好幾年才會挖出一小塊煤精石,「你從哪裡找來的?」

「被選為貢品的那年,我母親將它交給我。」奧塔別克握緊尤里拿著煤精石的手掌後鬆開,「現在它屬於你了。」

『發射時間,倒數三分鐘。』機械式的人造聲響宣布,尤里轉身走向傳送門,然而抵達門前時,他停下腳步。

尤里將手裡的煤精石小心翼翼放進外套的口袋,抬頭看著奧塔別克,「我要是有支小刀,獲勝的機率會大一點。」

「你會贏的。」在看見奧塔別克回答後的表情,尤里忍不住想問對方為什麼看起來那麼悲傷呢?明明成為飢餓遊戲裡的貢品是他,為什麼奧塔別克卻看起來比他還要更難過呢?

尤里伸手想撫平對方眉宇間的皺褶,他伸出手,但手指僅僅劃過奧塔別克的手掌心就收了回來,他的胸口像是有什麼東西碎裂了,再也拼湊不回原本的樣子。

「我等你。」在傳送門關上前奧塔別克說道,尤里還來不及回答奧塔別克,就感覺到腳底的地板開始緩緩上升,過了二十秒,他抵達戶外的競技場。

這時,那句熟悉而深刻的句子在廣播響起。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第六十三屆飢餓遊戲,現在開始!」

尤里跟著廣播,無聲地念出接下來的字句。


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



【TBC】



本子的公開試閱就到這一章結束,雖然責編表示斷在這裡很不道德,不過......我想保留一點問號給大家XDDDD(?

《Run to you》印量調查請點此

↑有興趣的話可以填一下印量調查↑

封面設計感謝騙徒,前天看到封面初稿直接躺在沙發上無法動彈的我(稱讚)




因為下一次就是發工商了,所以一些廢話(?)在這裡講(欸

這本本子不論後來會如何,對我來說都是意義非凡的。

過去的本子一直以來都是我一個人獨立作業,從排版、校稿、封面設計和印刷,不假他人之手完成這些事情,但是我覺得好像就只有這樣了(?

我好像再也沒有前進,待在自己的舒適圈裡原地踏步,也有可能因為我過去都在冷門圈打轉,所以沒有注意到這樣的問題。

直到上上個月被親友點出了一件我很在意的事情後,我跑去尋找自我(???),雖然看起來還是有在更新,不過都是拿舊有的庫存在撐,我找不到寫文的初衷。

直到二個星期前我突然頓悟,我好像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再不寫點什麼、不作點改變,我會完全失去前進的方向──然後我想起了這篇始終沒有完結的文。

感謝 @Somewhere only we know 幫我校稿,聽我發瘋,沒有你就沒有這本本子(真心),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不要唱歌

還有陪我挖洞(?)花凜,謝謝你聽我講了那麼多根本有病的腦洞。

然後不得不提的準媽媽 @蚹蝂 ,麻煩你好多次真的超感謝!


最後,感謝一路看到這裡的你,希望你會喜歡這篇文:)

评论(2)
热度(1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