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Gangsta 黑幫情人〈奧尤〉

*推薦BGM:Kehlani─Gangsta

*Gangsta是幫派的意思,私心把中文篇名取作《黑幫情人》

趴在十五樓的天台邊,尤里透過狙擊鏡看著正對面的大樓,斜下方的落地窗玻璃內,燈光投射的人影在地板上晃動,尤里不在乎從後頸滑落背脊的汗水,他正在等一個時機。

刻意咬著脖子上掛著的軍牌壓抑自己的呼吸,還有內心不斷躁動的情緒,他的目標已經過了預期的時間,依然沒有出現在窗邊,眼睜睜看著任務失敗不是他的風格,況且他也無法忍受回到組織後,要接受維克多的冷嘲熱諷。

當尤里正想打電話給委託人時,狙擊鏡裡出現了一對身影,一名穿著火辣的女性勾著他的目標的肩頸出現,他見獵心喜,手指按上板機,正要扣下時,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

他原本不打算理會,但是一瞬間的閃神,他的目光離開狙擊鏡一秒鐘,等他再回神時,目標只剩下一個人,而且正望著他。

怎麼可能?尤里的心臟緩慢地加速跳動,他嘗試說服自己那只是錯覺,那名男人只是看著窗外的風景,並不是看著他──然而那名男人突然從口袋拿出手機,眼神與尤里交錯,對方晃了晃手裡的手機。

尤里的手離開了槍管,冒著手汗的手指輕點耳朵裡的耳機,些微低沉的聲音傳進耳內。

「普利賽提的惡犬......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站在窗前的男人單手插在西裝褲的口袋,微微傾頭。

「你怎麼知道這支電話?」尤里完全不打算回答對方的問題,他內心有更多的疑惑,這支電話,理論上只有二個人知道──維克多和今晚他的委託客戶,然而眼前播通這支電話的人卻是他今晚必須殺死的對象,尤里皺起眉頭,他從來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委託你的人就是我。」隔著話筒和狙擊鏡,尤里卻感覺到一股冷冽,男人平靜地說著與之相反的話語,「我委託你殺害奧塔別克,就是我本人。」

「怎麼可......」驚慌地離開狙擊鏡,尤里伸手想拔掉耳機,但是腦海中出現維克多的聲音,說他太暴躁,會壞了大事,壓下暴漲的情緒,尤里再次回應對方,「你有什麼目的?錢?還是情報?」

「除了你以外,我什麼都不要。」尤里從狙擊鏡看見名為奧塔別克的男人勾起嘴角,「能見到普利賽提的惡犬唯一的辦法,就是委託他工作。」

尤里單手捂在左胸口,心跳已經脫離他的控制,就像這整件脫離常態的任務,他的腦海閃過無數的方案,逃跑或是立刻開槍結束這場鬧劇──可事實是尤里什麼也沒做,反而順著奧塔別克的話回答:「那見到我,你想做什麼?像現在這樣跟我聊天?」

「的確,這不是我的目的,普利賽提的......」奧塔別克突然停頓一下,這次,尤里非常確定他的位置已經完全暴露了,因為男人用手指輕點玻璃,就在他瞄準的紅點上,「或是我能這麼叫你,尤里. 普利賽提。」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被叫出本名的尤里思緒在瞬間兵荒馬亂,他的呼吸不再緩和,扣在板機的手指也開始顫抖。

他感覺自己被人看的透徹,宛如在雪地中赤裸全身,卻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感到寒冷,而奧塔別克就是一切的源頭。

尤里壓住耳機,太過接近耳膜的聲響像是奧塔別克就在他耳邊低語:「當個朋友,要,或是不要?」

【END】

 
6/11 更新聲明

文中的『普利賽提的惡犬』是引用自 @牛盲马晒客的文,留言提醒後有私訊太太詢問,在這裡謝謝太太&留言的人,因為是寫在三個月前沒有發現到這件事情。

他們好辣喔怎麼會這樣(自己講

黑幫頭目-奧塔別克 x 傭兵狙擊手-尤里這麼蘇的組合(深呼吸

评论(8)
热度(44)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