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9〈奧尤〉

【推薦BGM:那我懂你意思了─獻給總是美麗的你


「這是你的嗎?」尤里拿著已經有些生鏽的鐵盒,遞給剛回到家的奧塔別克,對方看著他手中的盒子,楞了幾秒鐘。

「在哪裡找到的?」接過鐵盒,奧塔別克坐到尤里的身旁,因為生鏽的緣故,他稍微施力才將鐵盒打開。

尤里本來在找到的當下就想打開盒子,但是他想那應該是奧塔別克的私人物品,就等到對方回家後,才交給自己的同居人。

「床底下,今天列夫鑽到床底挖出來的。」尤里探頭往鐵盒裡一望,裡頭的物品讓尤里驚訝地瞪大雙眼,「等等,這是......」

數十封信封躺在盒子內,上頭黑色的細小字體寫著他再熟悉不過的字,他抬頭望著奧塔別克,然而對方卻沒有任何回應。

那一封封信件上頭,都寫著尤里的名字,但除了名字以外,全是一片空白,看起來有些厚度的信封,更是勾起他的好奇心。

「我想看,那是給我的吧?」

在尤里伸出手、卻還沒碰到信封時,奧塔別克就已經蓋上鐵盒,這讓尤里不得不抓住想要起身的奧塔別克,拖住對方的行動。

「我已經寄出這些信了。」奧塔別克拿著鐵盒的手沒有一絲鬆懈,從來沒有被對方拒絕過的尤里,更加想要知道那些信件的內容,所以他把奧塔別克往沙發一拉,他們的視線又變回同一個水平。

「怎麼可能,我從沒收到你的信。」皺起眉頭,尤里回想認識五年來,他從未收過對方的任何一封信,「而且寄出了怎麼還會在這裡。」

他忍不住想這只是個藉口,但奧塔別克只是低頭看著鐵盒說道:「當我寫完的時候,就已經寄出了。」

「那是以前的我要寄給以前的你的。」奧塔別克輕輕撫摸著鐵盒,像是在懷念,「可是,當時的我不知道地址......」

這樣的回答讓尤里十分驚訝,他知道對方已經看著他好幾年,但沒想到──寫信?

在這個可以用SNS的時代,奧塔別克依然用最簡單卻堅毅的方式傳達訊息,而且完全沒有寄出任何一封。

「那你可以現在寄給我。」指著鐵盒,尤里依然不放棄從對方手中拿到應該給他的信封,「你現在知道我住在這裡。」

「但你也已經知道信裡寫了什麼。」奧塔別克的嘴角微微上揚,用著一如往常的溫柔眼神望著尤里,「我已經親口告訴你了。」



【推薦BGM:孫燕姿─克卜勒 Kepler


這是奧塔別克第三次醒來,時鐘的分針只比上一次醒來時多轉了四分之三圈,他在機場一點也不柔軟的長椅上伸展四肢,左肩因為靠在椅背上而微微發麻。

看著眼前挑高的落地窗,除了遠處塔臺和飛機跑道上的燈光,僅有的光線就只剩下在漆黑的空中閃爍的星光,奧塔別克仰著頭,脖子倚靠在椅背上,強迫自己不要再被睡意帶走意識。

他在這裡等待了四個多小時,期間他被地勤人員詢問過要不要到貴賓室休息,但是他回絕了對方的好意,後來那名地勤人員還是拿了一條毯子給奧塔別克,或許對方認出他是誰,才有這些待遇。

披在肩膀上的毯子被奧塔別克往前拉了一些,把他半個人包了進去,勉強阻擋寒意,他忍不住想,希望還在空中的那個人有帶上足夠厚的衣物,雖然哈薩克的緯度不比俄羅斯高,但溫度並沒有對他們比較寬容。

拿出口袋的手機,SNS上的消息被他一條一條向上拉,幾個小時前就被奧塔別克看完的新聞又重複出現,在他準備關上螢幕時,一則美國NASA的報導吸引了他的目光。


冥王星從太陽系行星除名十週年。


標題用斗大的字體放在開頭,下面附上一張模糊的照片,奧塔別克盯著那張由紫藍色和黃褐色組成的圖片許久,才點開那則報導。

他並沒有特別研究天文,報導內也只是簡短敘述了冥王星被除名的原因,以及一些天文迷希望科學家能夠再將冥王星列入太陽系的行星,奧塔別克很快就看完整段文字,他再往下拉,原本只是想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報導,卻先看到其中一則留言。


冥王星只能在太陽系邊界寂寞公轉。


那段話讓奧塔別克不由自主地將手機的頁面向下拉,那張模糊不清的冥王星照片再次出現,但這次他發現了圖片下方有著一行細小的字體:冥王星與卡戎。

他打開手機的google APP,在搜尋欄打上幾個關鍵字,很快他就在維基百科找到答案:


卡戎,冥王星第一衛星,距冥王星约19740km,於1978年被美國天文學家詹姆斯·克里斯蒂發現。


那則匿名的留言說錯了一件事情,奧塔別克心想,冥王星不論在除名前或除名後,都不是孤單地在宇宙中公轉,而是有一顆小小的星球繞著它打轉,雖然只有幾張不清楚的照片證實它的存在。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也曾經是如此,在他還沒代表國家出賽前,還沒在世界舞台佔有一席之地時,也是單獨一個人在冰場練習,他在銀盤上自轉,但也像卡戎,繞著一顆尚未發光的星球公轉。

奧塔別克將手機畫面跳回那則留言,手指在螢幕的鍵盤上方移動著,在輸入完畢後,他的食指懸空在發表鍵上,黑色的直線在句子末端跳動著。


冥王星並不孤單,只要你相信卡戎與他的相戀。


突然安靜的機場傳來啪答啪答的聲響,奧塔別克抬頭一看,起降的時間表正快速得翻動著,原本紅色的誤點字眼變成一整排綠色的準點,他收起手機,那則回應沒有送出,文字在螢幕轉暗後消失在黑暗中。

從出口陸續走出許多剛下飛機的旅客,奧塔別克甚至沒來的及把毛毯還給地勤人員,就快步走向海關口,他的眼神在人群中尋找著,果然沒多久就看見那道熟悉的身影。

奧塔別克舉起手,然後他看見冥王星對他揮舞手臂,露出笑容。




【END】



冥王星並不孤單,只要你相信卡戎與他的相戀。

──摘自小說《再見,冥王星》


其實今年是冥王星被除名的第十一年,但覺得十年比較有紀念性(?)就寫了十年。

但即使他被排除在太陽系的行星之外,卡戎依然繞著他公轉自轉。



评论(4)
热度(1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