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讓我留在你身邊〈奧尤〉

*推薦BGM:陳奕迅─讓我留在你身邊,粗體字為歌詞摘錄。

*樂團PARO,主唱奧塔別克x青梅竹馬尤里(?





台下的歌迷歡呼聲在奧塔別克撥動琴弦、彈出第一個音符後逐漸變小,所有的事物彷彿慢慢離他遠去,只剩下耳機裡傳來練習了數次的前奏,還有胸口劇烈跳動的心跳,奧塔別克睜開雙眼,這是他沒有把握,就像他昨晚對尤里說出口的告白一樣。

「給我一點時間想想。」對方的回答依然在腦海裡迴盪,但他已經猜到答案。


我從來不說話 ,因為我害怕,沒有人回答。


唱出第一句歌詞後,奧塔別克按緊吉他的鋼弦,直到開唱的前一夜,他還強迫團員陪他練習這首歌,看起來疲倦卻沒有喊停的團員陪他練唱到了天亮,開場前勉強睡了幾個小時,就直接上台表演。

他是將自己的一切孤注一擲,不管是表演前寫出這首曲子,或是讓經紀人幫他們把練唱的隔音室包下一整夜,奧塔別克從把開演的票交給尤里時,就已經無法回頭,只能不斷向前進。


太多已無所謂,太多難辨真偽 。太多紛擾是非,在你身邊是誰。


奧塔別克的眼神在台下的人群間搜索,但光線不足的露天沙灘上找一個人太過困難,歌曲的節拍也越來越快,越來越強烈,他不得不放下這個念頭。

尤里究竟有沒有來,會不會聽見這首歌,似乎已經不重要。

因為這首歌至始至終都只為一個人唱,就像他的感情,只屬於一個人。


只要,讓我留在你身邊。


用盡全力唱出歌詞,奧塔別克幾近嘶吼,台下的聽眾揮舞著螢光棒,跟著音樂擺盪著手臂,沒有人知道他究竟多執著,用了人生四分之一的時間在追逐著一個人,然而他們是朋友。

最好的那種朋友,永遠無法跨越情人界線的朋友。

奧塔別克想過一輩子都不把這個秘密說出口,可是當他嘗試讓眼神不再望著尤里的方向,卻依然無法對自己說謊。


我願意安靜的活在每個有你的角落 。


所以他寫下一首又一首歌曲,用著音符訴說自己漫長而沒有回應的情感,每次尤里聽過他的新歌,總是興奮地告訴奧塔別克這一首一定會紅,但事實上他卻只是默默期待有一天對方可以發現,那一字一句都是為了他而唱。

奧塔別克不知道順著臉頰滾落的是汗水,或是淚水,他沒有空檔抹去,任由水滴浸濕他頭髮,蓄積在眼眶,然後在最後一刻潰堤,可是他沒有停下。

奧塔別克已經停不下自己壓抑五年的感情。


如果生活還有什麼會讓你難過 ,別怕,讓我留在你身邊,都陪你渡過。


觀眾還在鼓掌,奧塔別克看著頭頂刺眼的燈光,這一刻,他決定要放棄了,不要再做困獸猶鬥,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

他向前鞠躬,沒有回應那些安可的尖叫聲,轉身離開舞台,團員在他背後叫著他的名字,可是奧塔別克無法回應,現在的他只要一開口,就會在所有人面前卸下所有武裝。

躲過工作人員上前的寒喧與鼓勵,奧塔別克鎖上休息室的門,額頭扣在門板上,拳頭用力地捶在上頭,他無法克制自己的眼淚不斷湧出。

口袋的手機震動著,奧塔別克只看了一眼,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某次他偷拍尤里的照片,他按下取消鍵,螢幕再次恢復成漆黑一片。


再給他一點時間,他會準備好,讓自己回到最初的位置,就這一刻,讓他不做英雄,只做十八歲的奧塔別克。



「奧塔別克,你他媽給、我、開、門!」尤里不顧他人的眼光,拿著手機用力踹著休息室的大門,結果臨時上鎖的門就這樣被他踹開。

他先是愣了一下,立刻跨出步伐,抓住奧塔別克的夾克領子向下拉,「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

黑色的眼睛還有點紅,尤里有些失控地大喊:「我說我要想一想啊!」

鬆開拉住對方領子的手,尤里雙手靠在奧塔別克的臉頰旁,他知道他會錯意了,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卻不曉得該怎麼解釋,瞬間自信心好像被人偷走,只剩下不知所措。

「再跟我說一次。」尤里小聲地對奧塔別克說道,但對方似乎沒有聽清楚,皺起眉頭,他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我喜歡你啊!」

「我也是。」

奧塔別克瞬間抓住他靠在臉頰的雙手,尤里感到臉上一陣灼熱,這一點也不好,他心想,或許眼淚也是一種傳染病。

否則他也不會跟著奧塔別克紅了眼眶。




评论
热度(1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