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6〈奧尤〉

【楓楓點梗/翹班好嗎?/愛我就別囉嗦─Love is an Open Door (Chinese+Taiwanese)


「你來幹嘛?」看著停在小吃店前的哈雷機車,尤志豪皺起眉頭看著自己的男朋友。

「等你下班。」摘下黑色消光的全罩式安全帽,奧建國不在乎店內的客人一個個露出好奇的表情朝他看過來,「一起去吃宵夜。」

尤志豪轉身進到店哩,就看到店裡的熟客們望著他,發出一聲低吼,就走進廚房,過沒多久奧建國就看見自己的男朋友脫掉圍裙穿著厚外套走了出來。

「你不是還沒下班?」奧建國幫尤志豪扣上安全帽,卻等到對方直接跨上他的機車。

「愛我就別囉嗦!」

尤志豪才剛說完,奧建國瞬間加速油門又踩下煞車,結果讓尤志豪直接撞上他的背。

他可以肯定奧建國絕對是故意的,早知道就不要為了陪他吃消夜翹班了。



【小凜點梗/兩個人的未來/歌舞青春3 - Can I Have This Dance


「你不要再皺眉頭了。」尤里爬到坐在沙發的奧塔別克身上,捏住對方的眉心,「看了很煩人你知道嗎?」

「嗯。」放開手後,奧塔別克只回答了單音,尤里拋下了手上的PS5,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看。

他知道奧塔別克最近在煩惱的事情,二十七歲的他已經到了大限,但是不繼續滑冰後,該怎麼規劃還有好幾十年的人生,成了最大的難題。

或許再過幾年尤里自己也必須面對一樣的問題,可是現在他還沒想那麼多,至少尤里不認為哈薩克英雄會有失業的一天。

「你乾脆來當我的教練怎麼樣?」沒什麼思考就衝出口的話,尤里過了一秒鐘就後悔了,立刻又改口,「算了,當我沒說。」

又拿起PS5的搖桿,尤里本來要按下繼續遊戲的按鍵,卻被突然靠到身上的奧塔別克嚇到停下了動作。

「你在幹嘛?!」不敢輕易移動的尤里大喊,看著對方靠在自己手臂上的頭,這次換他皺起眉頭。

「再一下就好。」奧塔別克低聲說道。

最後,尤里只是拍了拍他的頭,沒有再開口。



【玩命關頭:東京甩尾AU】


「你根本不知道JJ代表什麼!」勇利抓住頭髮,但是電梯依然不斷上升。

「豬排丼,你擔心太多了,我三十秒就可以學會甩尾。」尤里把手上的鑰匙向上拋,然後電梯門同時開啟,落下的鑰匙再次回到手裡。

「JJ的紀錄還沒有人打破過,」走出電梯,勇利帶著尤里走到車子旁,「而且這輛車──它是賽車界的蒙娜麗莎。」

沒有理會勇利的勸告,尤里直接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還好,不管是排檔還是油門的位置,都和俄羅斯的一樣。

「尤里,這部車是奧塔別克自己改裝的,從引擎到銅管都是,我不懂他為什麼願意借你這輛......」勇利還沒說完,一隻手出現在車窗旁,奧塔別克彎下腰,看著車內的尤里。

「他有這個能耐。」伸手指著排檔後,奧塔別克又用手指敲了一下方向盤,「R檔,然後踩油門。」

握緊排檔,尤里深呼吸一口氣,穿著熱褲和露腰小可愛的賽車女郎走到中央,他轉過頭,坐在另一輛車駕駛座上的JJ用拇指橫劃過脖子,向尤里挑釁。

「媽的。」黑白方格的旗幟在空中揮舞,尤里忍不住低聲罵道。

在旗子放下的前一刻,尤里的餘光似乎看見退到一旁的奧塔別克勾起了嘴角,但他那時一心只想贏過JJ,沒有注意到那件事所代表的意義有多深遠。

或許當時踩下油門,加速前進的不只是車子而已,還有他們之間的關係。



「我還是不懂你當時為什麼要借我車。」尤里靠在車門上,望著遠方的夜景,「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開學第一天,你就幫勝生追了偷車賊。」奧塔別克從駕駛座走下車,站到尤里的身旁,「我當時在現場。」

「但我毀了你的車。」山風吹來有些涼意,尤里縮起脖子,「最好的那輛。」

「如果能用一輛車認識一個人,很值得。」奧塔別克解開自己的圍巾,遞給尤里,「而且是最好的那個。」

聽見奧塔別克的回答,尤里看著圍巾,寒冷的感覺卻被臉上的灼熱感取代。

與賽車的時候一樣,心臟快速地跳動著,腦袋卻一片空白,尤里還是接過圍巾繞上自己的脖子,擋去臉上的紅暈。



「幹嘛?」坐上副駕駛座之後就被奧塔別克盯著瞧的尤里問道,「你不是要教我跑山路?」

但奧塔別克什麼話也沒說,整個人就向他靠近,尤里因為突如其來的行徑向旁邊退後,可是二個人之間的距離依舊不斷減少,尤里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呼吸。

在奧塔別克向尤里伸出手的下一秒,背後抵著車門無處可逃的他,只能緊張地閉上眼睛。

「喀。」過了許久,耳邊傳來清脆的聲響,尤里張開其中一隻眼睛,發現奧塔別克正看著他,而他已經被繫好了安全帶。

瞬間理解自己會錯意的尤里,用手臂擋住眼前的視線,發出懊惱的低吟,現在的他多希望自己可以立刻從地球上消失。

「你不是要我教你跑山路嗎?」沒有什麼表情的山路高手不太理解地反問尤里,只得到一句有點兇狠的回應。

「你快開啦!」

尤里從手臂的縫隙間偷看奧塔別克,對方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現地啟動車子的引擎,但他還是覺得自己瘋了。

否則他怎麼會覺得奧塔別克想要親自己。



「幹嘛?」上車後就沒有任何動作的尤里看著奧塔別克問道,「你不是要教我跑山路?」

奧塔別克想著對方似乎沒意識到安全問題,雖然在蜿蜒的山間道路開快車本身就是件危險的事情,但一些基本的措施還是要有,所以奧塔別克直接向尤里靠近,伸手要拉副駕駛座的安全帶。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尤里卻不斷地向車門的方向退後,讓奧塔別克必須不斷前進,使得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甚至可以看見對方的細長睫毛,最後,尤里像是放棄掙扎般閉上雙眼。

這時奧塔別克伸手拉住安全帶為對方繫上,尤里在扣上發出聲響時睜開一隻眼,然後突然就用手臂擋在眼前,發出一連串意義不明的聲音。

「你不是要我教你跑山路嗎?」看著對方沒來由的行徑讓奧塔別克忍不住開口,尤里依然沒有放下手臂。

「你快開啦!」

順著尤里的意思發動的引擎,奧塔別克的餘光瞄到對方發紅的耳尖時,把整件事情又想了一次,突然頓悟產生的念頭在腦海中爆炸,奧塔別克覺得自己瘋了。

否則他怎麼會覺得尤里想要自己親他。



同場加映:玩命關頭AU‧真‧開車←沒成年別點


【END】


腦洞跟隕石坑一樣大的我(。

评论(2)
热度(10)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