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5〈Minewt〉

【阿煉點梗/Enchanted─So Close


「你總有一天會回到你的世界。」Newt勉強自己微笑,只在旋轉至Minho看不見的地方深呼吸,然而回到對方面前,卻又像是沒事一般,「是吧,飛毛腿隊長。」

「我必須回去救他們。」台上的樂手演奏著歌曲,Minho再一次跟著節奏拉近二人之間的距離,「況且,你也升遷變成隊長了,不是嗎?」

「科學比賽可不用跟鬼火獸比快。」忍不住發出笑聲,Newt的手握緊Minho的,「而且我擔心跑得太快,對手會趕不上。」

「我倒是不擔心。」又一個旋轉,Minho這一次幾乎將Newt擁抱在懷中,項是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這麼做一樣。

「你很有自信啊。」音樂緩緩放慢,Newt咬著下唇,才沒讓自己的聲音顫抖得太明顯。

「蝦卡的,當然。」靠在Newt的耳邊,Minho輕聲說道,「不論你跑到哪裡,我都會追上你。」



G.E.M.─Light Years Away


「我叫你們這些可惡的遜客滾蛋!」Newt的手握得死緊,大吼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內迴盪。

「我們要跟你談談。」又向前一步,Minho嘗試伸出手,但是他卻看見Newt的肩膀抖動的更加厲害。

「別再過來了,」Newt向後退一步,他避開Minho投來的視線,「那些惡棍把我帶到這裡來是有原因的。他們原本以為我只是躲在大堡上的免疫人,等他們發現閃焰症在啃我的腦袋時,想想看他們會有多驚訝。他們把我扔進這老鼠窩時,還說他們只是善盡職責。」

拿出原本藏在背後的榴彈,Newt低著頭,將槍枝上膛,槍口對著眼前的Minho。

「挖嗚,天哪,」舉起雙手安撫Newt,Minho又向前進了一些,「冷靜點,我們不過是聊聊天,不需要拿榴彈槍對著我。你從哪兒弄來那玩意兒?」

「偷來的,」有些僵硬地歪頭,Newt像是在思考Minho的問題,「從一個讓我.....不高興的警衛手上拿來的。」

Newt的食指扣上扳機,但卻因為手臂不斷顫抖,他必須用雙手握著,才能讓槍口維持水平。

「我.......我不太好,」咬著下唇,Newt的嘴唇不再慘白,卻是被自己的鮮血染色,「說實話,我很感謝你們幾個遜客來找我,真的。不過鬧劇到此為止了,你們應該馬上轉身,走出門去,回到你們的大堡上,飛離這地方。你們聽明白了嗎?」

「不,紐特,我不明白。」再向前走一步,Newt手上的槍已經抵上Minho的胸口,「我們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這裡,你是我們的朋友,我們要帶你回去。你要發瘋鬧脾氣或哭叫,隨你便,不過你必須留在我們身邊,不能跟這些瞎卡狂客在一起。」

聽完Minho的話,Newt開始大笑,雖然看不見Thomas和Brenda的表情,但是Minho肯定其他人的臉上的表情一定和他一樣──痛苦又無力,他們對此都無能為力。

槍口還抵在Minho的身上,或許是因為Newt幾近瘋狂的笑聲,Minho感覺胸口的槍顫抖地更加厲害,他看著Newt抓住金髮,失控地笑聲和眼眶留下的眼淚形成對比。

「民豪,我就是狂客!我就是狂客!你那該死的腦袋還沒弄清楚嗎?如果你得了閃焰症,知道自己將會變成什麼模樣,你會希望朋友在一旁觀看嗎?哈?你要嗎?」Newt對著Minho大喊,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Newt,瘋狂、痛苦、粗魯、暴力和躁動。

沒過多久,Newt停止了笑聲,剛才失控的樣子突然消失無蹤,好像又回到在幽地時的樣子,Minho必須抓著自己的褲管,才不會伸手把Newt攬進懷中。

「抱歉,各位,我很抱歉。你們仔細聽我說,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腦袋已經不太正常,請你們離開。」搖搖頭,Newt放下手臂,低著頭,說出口的每一句話好像都要讓他窒息。

「我不奢望你們能理解,不過我不能繼續跟你們在一起了。眼前的情況已經夠讓我難受的了,如果知道你們得目睹這一切,我會更加受不了。如果我傷害了你們,那就更糟了。所以我們就此道別,你們要答應我只記得以前的我。」Newt嘗試勾起自己的嘴角,可是那比控制自己的不要憤怒還要困難。

「我不答應。」Minho沒有猶豫就回答,現在他跟紐特的距離如此接近,他甚至可以看見對方眼中的血絲。

「瞎卡的!」Newt睜大了雙眼,他再次舉起手中的槍,但這次他把槍口對準了Minho的眉心,「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現在這樣保持冷靜有多困難?我該說的都說了,滾出去!你們聽懂沒?滾出這地方!」

「你要開槍打我?」Minho的聲音沒有起伏,剛才的緊張似乎隨著時間流動而消逝。

「走吧,」潰堤的淚水混著臉頰上的塵土流下,Newt加重每個字的尾音,好像這樣Minho就會聽懂似的,「我剛才好好拜託你們,現在我命令你們離開,這已經夠難熬了。走吧!」

Thomas從背後拍了Minho的肩膀,他回頭,Thomas對著他搖搖頭,「我們走吧。」

腳上宛如被綁上千斤重的石塊,Minho慢慢轉身,緩緩跟著其他人,走到建築外頭,他沒有再回頭,因為只要再一眼,他就絕對無法離開這裡。

Jose把剩下的錢用WICKED的卡轉給警衛,Minho看著那扇破敗的門板,一旦搭上大堡,他們就無法再回來這裡,然而一聲巨響打斷他的思緒──槍聲,就在剛才他們待的保齡球館裡。

Minho立刻推開大門,一路上推開站在走廊上的狂客,他不顧一切地狂奔,心裡不斷重複著,不要是他,拜託不要是他。

等到他跑到剛才Newt待的空間時,Minho看見對方手裡握著槍,四周的狂客都望著Newt,他不理會前方的地上躺著一些人,快步地走向Newt,伸手就給對方一個擁抱。

「走啊!」Newt的手已經顫抖到握不住槍托,沉重的槍枝掉在地面上,發出金屬的撞擊聲,「你瘋了!」

Newt握緊拳頭,一拳又一拳用力地捶在Minho的背後,但是疼痛沒有讓他放手,反而縮緊手臂,讓Newt靠得更近。

最後Newt放棄掙扎,雙手抓住Minho的背,靠在他的肩頸間痛哭失聲。


「沒有你,我根本不想逃。」Minho堅定地對Newt說道。



【阿煉點梗/月薪嬌妻AU】


「星期一要記得到超市買晚餐的食材,我不吃辣,盡量也不要酸。」關上冰箱,Newt看著Minho在紙條上寫滿了字,又繼續說下去。

「星期二我通常會開會,不會回來吃晚餐,」跟著Newt走出廚房,Minho沒有將眼神移開紙條,「那天晚上算你的休假日。」

「星期三到星期五沒什麼其他事情,但我習慣星期六打掃家裡。」指著房間旁邊的小隔間,Newt走到門前,「清潔用品和一些生活雜貨都在儲物室。」

「星期日我不上班,也是你的假日,如果有特殊場合需要你,薪水另外計算。」Newt用食指壓下Minho手中的紙條,「你有任何問題嗎?」

「沒有,Sir.」Minho緊張地回答完,卻得到Newt的大笑。

「不用那麼嚴肅,叫我Newt.」Newt對Minho伸手,這時Minho才稍稍鬆一口氣,「那,祝我們合作愉快?」

Minho其實有很多問題沒有開口問Newt,因為他並不覺得那些疑惑會是拉近關係的好問題。

例如:當你簽下一個結婚卻不當伴侶的合約,卻發現對方剛好是你的菜時,該怎麼辦?



【傘蜥蜴點梗/同居生活/GLEE - Just The Way You Are


靠在Minho的肩膀上,Newt推了推眼鏡,繼續盯著筆電螢幕,然後嘆了一口氣。

「這房租是要坑人吧!」闔上筆電,Newt摘下眼鏡,捏了捏眉間,「真不想畢業。」

「那這間怎麼樣?」把手機遞到對方的面前,Minho的手搭上Newt的肩膀,整個人斜躺到他身上。

「獨立衛浴,有廚房和客廳,還有一個衣帽間?!」Newt抓著手機,聲音越來越大,「但是這不便宜吧?」

「二個人一起租的話,和學校宿舍差不多。」聳了聳肩,Minho用著你在說什麼傻話的表情看著Newt。

「剩下一個星期我要去哪裡找室友?」把手機塞Minho手裡,Newt喪氣地再次打開筆電,「我還是再找其他的吧。」

伸手把Newt的筆電蓋上,Minho露出燦爛的笑容,Newt看見後皺起眉頭。

「幫我搬家,你就有新室友了。」



【END】



互相傷害後再發糖的概念(欸



评论(5)
热度(15)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