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4〈奧尤〉

【據說是白色情人節的賀文(?】

推薦BGM:ONE OK ROCK - Always coming back


騎著租來的檔車,奧塔別克在巴塞隆納充滿異國風味的街道間穿梭,臉上的墨鏡除了遮去刺眼的陽光,也為他檔去被認出來的風險。

按照記在腦海中的地圖前進,隨著身邊的遊客越來越密集,奧塔別克知道他距離目標不遠,便放慢車速,尋找路邊的相關指標。

然而他沒有看見通往奎爾公園的指示牌,卻先看見一名金髮少年從路口竄進了巷子內,而不遠處則有一群帶著貓耳的女性,人手一台相機和寫著俄文的應援扇,奧塔別克停下檔車,觀望著這場貓抓老鼠的遊戲。

他認得那名少年,確切來說,奧塔別克五年前就認識尤里,只是僅僅一面之緣,卻讓他的眼光再也無法移開。

雙手拉著煞車,奧塔別克看著那些女性距離越來越接近尤里所在的巷子,他還沒想到該怎麼做,就已經催動了油門,比她們更早一步進入巷子內,躲在轉角的少年被奧塔別克突如其來的出現嚇了一跳。

奧塔別克摘下墨鏡,尤里似乎也認出他來,但他該怎麼做,卻還沒拿好主意,他沒有想過會在這裡遇見尤里,也沒有想過他們會再以這樣的方式聚首,一切都是意外和巧合的搓揉。

他的餘光看見巷口的粉絲似乎發現了他們,奧塔別克拿起原本放在後座備用的安全帽,就遞給了尤里。

「上車。」雙手再次放上把手,奧塔別克看著對方拿著安全帽發楞,又補上了一句,「要,還是不要?」


十八歲的奧塔別克,曾經嫉妒著十五歲的自己,那個可以每天見到尤里的自己。

但當尤里坐上機車後座時,他對心中的那個自己小小炫耀了一下。



誰也沒想到雅可夫會再婚──至少沒有人會想到再婚對象是莉莉亞。

三十年前冰上的王子帶走了舞台上的芭蕾公主,三十年後他們決定再次牽著對方的手,一起說完這個童話故事。

婚禮當天,所有雅可夫教過的學生都趕回聖彼得堡,就連退役後在世界各地巡迴商演的維克多,都帶著勇利一起回到俄羅斯,也因為如此,只有在受洗日才會出現在教堂的景象,十二排的長椅座無虛席,甚至有些人必須站在一旁。

尤里坐在距離佈道台最近的第一排,當教堂的門打開時,他看見站在牧師前的雅可夫露出笑容,尤里很少見到那樣的表情,只有在他獲得金牌或是完成一個困難的新動作時,才會偶然的出現。

他忍不住這麼想,或許對雅可夫來說,莉莉亞就是他的金牌,尤里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跟著群眾鼓掌的奧塔別克,喜悅和挫敗感在心裡交織,無從解釋。
「你有想過和一個人走過紅毯嗎?」在眾人喧鬧的教堂裡,尤里不認為自己的音量足以被其他人聽見,但是對於站在一旁的奧塔別克來說,已經足夠。

「有。」奧塔別克沒有停止鼓掌,眼神卻十分堅定地看著尤里,「和你。」

「你在跟我告白嗎?」尤里望著對方越來越紅的耳尖,忍不住勾起嘴角。


十八歲的尤里,曾經嫉妒著十五歲的自己,那個可以坐在奧塔別克機車後座的自己。

但當奧塔別克對他點頭時,他對心中的那個自己小小炫耀了一下。



【看到光良─童話的MV劇情】


「我喜歡你!」電視裡的男主角站在路口,對著馬路另外一頭的女主角大喊,然而女主角只是揮揮手,向前走去。

尤里又伸手抽了一張面紙擤鼻涕,他在連續三天看見米拉為了電視劇哭腫眼,好奇地從網路上下載了幾集來看,誰知道一發不可收拾,他抓著奧塔別克一起看,不知不覺就度過一整個周末。

桌上的衛生紙被尤里抽走最後一張,奧塔別克沒等到尤里開口,就走到儲藏室拿一包新的給他。

「怎麼可能嘛,現實世界才不會這樣!」尤里接過新的面紙,指著電視忍不住對奧塔別克說道,然而奧塔別克只是看著對方,沒有回答,「看什麼看!」

奧塔別克轉開了眼神,領口卻突然被人向前拉了一把,然後他感覺到尤里的睫毛刷過他的眼皮,他反射性地眨眼,卻發現對方靠得太近了。

當奧塔別克意識過來時,他已經把尤里壓在沙發上,淚水讓吻帶著鹹味,奧塔別克放逐自我在對方的身上肆意攻城掠地,而尤里也沒有抗拒,用小腿在奧塔別克的背後摩娑,雙手則是繞過肩頸纏著不讓他離開,任由奧塔別克的手探進衣服內,感受彼此的體溫。

然而突然濃烈的鐵銹味讓奧塔別克停下動作,他看見尤里的上唇沾滿鮮紅的印子,便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食指也跟著染上一樣的顏色。

尤里也擦過自己的鼻子,看見手指上的鮮血愣了一下後開始大笑,而奧塔別克也笑了出來。


他們後來還會不時提起,關於他們第一次接吻就流鼻血這件事。



【恬點梗/La la land─Lovely Night Dance


順著道路向上爬,尤里第三次停下腳步,新買的皮鞋似乎比平時小上一號,每走一步就讓他的腳趾一陣刺痛。

「你可以脫掉那雙鞋。」聽見聲音後尤里回過頭,看見派對上為他解圍的奧塔別克在他背後。

「感謝你的建議,但我只是停下來找車。」刻意把過掛在指間的車鑰匙在對方面前晃二下,尤里隱忍著腳上的疼痛,繼續向前走。

無法加快的腳步很快就被奧塔別克後來居上,尤里按著車子的遙控器,不斷尋找自己的車,但是沒有一輛車回應他。

最後尤里再也無法忍受咬腳的鞋子,看見一旁的長椅,就直接坐下。

今天真的是他最悲慘的日子,先是被退試鏡,參加派對又被資助商騷擾,還有奧塔別克──「請問我可以坐你旁邊嗎?」給他這種明知故問的問句。

累得不想再多說話的尤里聳聳肩,就讓對方和他分享有些狹小的長椅。

「我每次找不到車,就會把遙控器放在右邊臉頰再按。」奧塔別克把手放在自己的左臉頰邊,「就會找到。」

尤里一臉狐疑地看著這個只見面二次的陌生人,完全不打算相信對方的話,然而奧塔別克似乎也沒有要尤里非做不可,就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希望你很快就能找到車。」說完後,奧塔別克就順著道路往下走去,尤里看著對方的背影,再次拿起遙控器。

「嗶。」

把遙控器放在右臉頰的尤里皺起眉頭,他不知道該說自己愚蠢,還是該謝謝奧塔別克的幫忙。



【小凜/Titanic─My Heart Will Go On


奧塔別克看著尤裡爬過圍欄,才開始有些後悔答應對方的請求,即使他手裡緊緊抓著尤里背後的吊帶,依然不該就著他的孩子氣讓他亂來。

「奧塔別克!」站在船的圍欄外,尤里高舉雙手,回過頭對著奧塔別克大喊,深怕對方重心不穩,他反射性地再向前跨一步,站上高起的圍欄底座,從後方攬住尤里的腰。

橘紅色的夕陽與海平面融為一體,帶著鹹味的海風迎面吹來,奧塔別克的心跳快得像是隨時會衝出胸口,但他沒有鬆手,反而把尤里拉得更接近自己。

「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尤里對著一望無際的海上歡呼,望著對方,奧塔別克無法移開雙眼,他想要記得這一幕,永遠收藏在腦海深處。
即便他們抵達英國後,就形同陌路。

「尤理,我......」

奧塔別克開口之際,背後卻傳來船員的哨聲,一名穿著全白海軍服的男性向他們跑來,尤里手腳並用地爬過圍欄,眼看那名船員與他們只剩下不到十步的距離,奧塔別克就被對方拉著往另外一邊的甲板跑。

那名船員氣急敗壞地追趕著他們,但尤里跑到一半時,趁著欣賞夕陽的人群阻擋,掀開一旁逃難船的帆布,把奧塔別克推進去後,也爬進船艙內,蓋上原本的帆布。

一連串奔跑的腳步聲在沒多久之後遠去,奧塔別克側躺在船內,而尤里用手臂撐起上半身,掀開一小角帆布,警戒地看著外頭,透過帆布的朦朧光線讓西方血統特有的輪廓不再那麼深刻,卻多了幾分柔軟。

奧塔別克忍不住伸出手撫上對方的臉頰,尤里心不在焉地開口,「他們好像走......」

尤里沒說完的下半句話,全被奧塔別克以吻封緘。



评论
热度(1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