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三分三十二秒〈奧尤〉

*去YOI交流會的路上看見這個廣告想到的奧尤

*推薦BGM:K歌情人-Way Back Into Love





根據統計,平均每個人等待捷運的時間,是三分三十二秒。



奧塔別克坐在月台的長椅上,耳機傳來陣陣電子音樂,他用手指輕敲膝蓋打著節拍,橫幕上顯示下一班往淡水的捷運還需要等待三分三十二秒。

隔著軌道的另外一頭,反方向的月台手扶梯上,走來一名金髮少年,他背著黑色後背包,身上的制服顯示他是附近一所市立高中的學生。

他在走到奧塔別克前方時停下腳步,抬頭看了一眼橫幕顯示的列車到站時間,似乎不如他的預期,那名少年皺起眉頭。

奧塔別克知道對方的名字,是因為某次少年的同學在月台上的大喊──尤里,他不確定怎麼寫,也不確定會不會是自己聽錯,或許對方是叫尤利。

從他上大學的第一天,奧塔別克就發現尤里會站在他的正對面等捷運,一學期過去,奧塔別克依然只是每天望著,但他知道了一些事情。

例如尤里似乎喜歡豹紋,因為他總是穿那雙豹紋帆布鞋。

像是尤里是個手機重度依賴者,因為在等捷運時,有一半的時間他都盯著手機螢幕。

還有尤里可能是語言實驗班的學生,因為他每個星期三都是便服日。

少年低著頭,手指在手機螢幕上滑動,奧塔別克又看了一次橫幕,上頭顯示的時間只剩下十秒,地板上亮起紅色燈光,他從長椅上站了起來,進站的警示音蓋過耳機的音樂,在捷運到站前,他又看了一次尤里。

然後銀色和藍色在下一秒佔據了他的視線。


奧塔別克有一段三分三十二秒的愛情。

他們在這裡交集,卻永遠往不同方前進。



尤里站在月台的黃線前,耳機裡傳來饒舌歌曲,他用腳點地打著節拍,橫幕上顯示下一班往大安的捷運還需要等待三分三十二秒。

他望著對面反方向的月台,但卻沒看見那道熟悉的身影,尤里從上高中後,下課需要搭捷運到臺北補習,等捷運的同一時間,他發現總是有一位黑髮的青年坐在他正對面的長椅上。

尤里知道對方的名字,是因為某次青年的友人在月台上大喊他的名字──奧塔別克,他想那應該就是他的名字。

原本奧塔別克總在他到捷運站前,就已經坐在那張長椅上,但是今天尤里卻沒有等到,他猜想是對方感冒了,或是被工作耽擱。

抬頭看了橫幕,時間只剩下二分四十六秒,一股發自內心的煩躁感讓尤里腳上的節拍變得有些混亂。

在紅色的數字顯示二分鐘時,尤里才看見奧塔別克快步走來,今天的他不像過去那樣穿著休閒,而是換上了正式的襯衫和西裝。

尤里目不轉睛地看著對方那身帥氣的打扮,而奧塔別克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也抬起頭望著尤里,輕輕點一下頭。

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尤里也對奧塔別克點頭,似乎有什麼跟以前不一樣了,尤里又看了一次橫幕,只剩下一分十九秒。

咬著下唇,尤里猶豫幾秒,就轉身向前奔跑,他顧不得自己撞到了幾個路人,加快腳步跑下樓梯,他聽見捷運的進站警示音響起,閃過幾個上班族,尤里踏上通往另外一邊的樓梯。

或許今天可以改變什麼,尤里在抵達往淡水方向的月台時,捷運的車廂剛好關上,他在下車的人群裡尋找,卻沒有看見那道身影。

懊惱地發出低吟,尤里往對方常坐的長椅上一坐,銀色和藍色佔據他的視線僅僅一秒,在捷運離開後,他看見奧塔別克氣喘吁吁地站在對面的月台上。


尤里有一段三分三十二秒的愛情。

他們在這裡交集,卻不再平行錯過。



【END?】



不斷錯過後的重逢,很喜歡這樣的劇情XD



评论(2)
热度(22)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