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3〈奧尤〉

【小凜/親吻腳尖】


奧塔別克洗完澡後踏出浴室,就看見自家戀人坐在床上,不熟練地為自己腳上的新傷口抹藥,看似簡單的事情,對方臉上的表情卻是咬牙切齒,好像在與猛獸搏鬥般。

放下手中擦拭頭髮的毛巾,奧塔別克對尤里伸出手,而對方也自然而然交出了手中的藥膏,他盤坐在床前的地板上,仔細地為尤里的傷口上藥。

為了避免尤里縮回自己的腳,奧塔別克抓著對方的腳踝,冰涼的藥膏在抹上傷口時,依然無法避免地讓尤里發出了嘶嘶聲。

沒過多久,新舊傷口都被藥膏覆蓋,奧塔別克審視著有沒有沒注意到的傷口,但尤里一瞬間就收回了腳。

「別看了。」尤里往後退了一些,「都是傷有什麼好看的。」
從地板上站了起來,奧塔別克坐到尤里面前,再次伸手抓住對方的腳踝,然後在腳尖上留下一吻。

「我覺得很好看。」奧塔別克抬起頭看著尤里,「如果是你,都好看。」



【恬/捏臉】


奧塔別克站在雅可夫的旁邊,握緊手指,他在心裡覆誦著想好的話,表演很精彩、衣服很吸引人和恭喜。

他看著尤里逐漸向K&C區靠近,心跳逐漸加速,或許他該等晚上的酒會再說這些,這個時刻說似乎有些突然......

這是在奧塔別克被人推了一把之前的想法,他反射性地回頭,只看見雅可夫和莉莉雅肩並肩望著他。

「尤里以前沒有可以和他站在一起的朋友,」雅可夫低沉的聲音傳進奧塔別克耳裡,「而現在他有了。」

「奧塔別克!」當奧塔別克聽見尤里叫他時,同時肩膀也被人攬住。

尤里空下的那隻手伸向雅可夫,那支色彩繽紛的手機立刻出現的手裡,然後尤里轉向奧塔別克說道。

「拍一張吧,我要上傳SNS。」

奧塔別克最後在尤里沒發現的時候稍微彎下腰,讓他可以出現在手機的前置鏡頭內。

雖然奧塔別克沒和尤里要那張合照,但是沒多久,他就在自己的SNS上看見了,而照片附加的文字寫著:my best friend. 

他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臉頰,才確定這不是他的夢。



【小凜/Alan Walker - Alone


螢光色的光線四射,人們隨著音樂在擁擠的舞池內搖擺身體,酒精的催化與刺鼻的煙味讓不明亮的空間有些迷幻,強烈的節奏帶動著全場的氣氛,人潮如同海浪般跳動。

在一旁的吧檯上,戴著黑色雷朋墨鏡的金髮少年,像是不耐煩般用手指敲擊著桌面,讓玻璃杯中的褐色液體隨之擺盪,他只是望著舞池,絲毫不受現場的氛圍影響。

拿出口袋內了手機,少年點開了螢幕,螢幕上是他與另一名少年的合照,勾起嘴角,他默念著,與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跟著倒數。

五、四、三、二、一。

手機螢幕的燈光消失,原本強硬的音樂也逐漸變得小聲,隨著節奏跳舞的人們沒有安靜下來,他們鼓譟而歡呼,吹口哨與尖叫,好像知道接下來的節目會更加精彩般。

全場的燈光一一關閉,只剩下幾台手機螢幕形成的點點星光,亢奮的人群呼喊聲逐漸一致,他們叫著相同的代號,當群眾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壓過剛才的音樂時,舞台的燈光瞬間亮起。

比一開始移動更加快速的螢光色光線,隨著台上的DJ撥放的音樂四散,緩慢的拍子在一陣電子轉音後加速,穿著全黑服裝的DJ聽著單邊耳機,一手舉起手指指向空中,舞池內的人們像是爆炸般大喊,氣氛在彈指之間被拉到最高點。

坐在吧檯的金髮少年再次拿起手機,在SNS上打了幾個字後按下發送,他跳下椅子,臉上的笑容沒有減少,直往舞池內走去。

專注在數十個按鍵間的DJ突然注意到一旁的手機螢幕亮了一下,他用餘光瞄了一眼,沒有打算回覆,很快就繼續專注在工作上。

「還不錯。」

因為幾個字,DJ的心跳和他的音樂節奏一致,快得像是要衝出胸口般。



【兔仔/Imagine Dragons - Believer


加速,衝刺,再下一個音節出現時跳躍,十指抓緊手臂,奧塔別克奮力一躍,冰刀在冰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重心在離開地面的最後一刻偏左,他沒能穩住自己的身體,腳尖再次接觸冰面時奧塔別克沒能阻止自己被地心引力拉下,手臂撞擊在冰上,發出巨響。

他聽見冰場周圍的人的驚呼,還有教練高喊的聲音,奧塔別克緊壓住自己的右上臂,但是疼痛沒有停止,不斷一棒又一棒重擊他的腦袋,他翻身躺平在冰面上,融化的冰水沾濕背後的衣物,滲透到背上的皮膚,冰冷而刺骨。

好幾次他想放棄,就快要放棄了,跌在冰上的疼痛,腳上結痂又裂開的傷口,可是總有一個念頭讓奧塔別克再次站穩腳步,一個他必須達到、必須強悍的理由。
教練跑到奧塔別克的身旁,問了他有沒有問題,想要讓醫生來檢查時,他舉起手,拒絕了教練的建議,緩慢地撐起身體,單膝著地的跪姿,雙手壓在冰面上,讓自己再次站在冰上。

疼痛沒有停止,但是奧塔別克已經邁出步伐,他想著那雙曾經見過的眼神,銳利而堅毅,像是戰士。

在冰上的戰鬥裡,他若是想與對方站在相同的高度,就絕不能退縮,所以即使是痛苦,也必須克服。

奧塔別克加快了速度,腦海中撥放著幻想的音樂,戰場上吹響的號角,低沉的擊鼓,再次從冰面上起跳。



【小凜/紀念日】


「到了沒?」被維克多從後方遮住眼睛,尤里任由對方指引他前進,然而在宿舍裡度過的日子比家裡還多,即使中間拐了幾個彎,他也清楚知道自己的所在位置。

「還沒,再往前走一些。」尤里不打算戳破這點,因為維克多說了要給他驚喜,雖然他已經猜到是為了慶祝他的生日,但他依然默默照者對方的指示前進。

原本覆蓋在眼前的手掌在他停下腳步時移開,但是眼前依然一片黑暗,他正想回過頭問維克多時,前方不遠處出現了微弱的黃光。

「生日快樂,尤里!」那雙手從背後輕輕推著尤里前進,他看見米拉拿著插滿蠟燭的蛋糕,而站在旁邊的是唱著生日快樂歌的勇利和格奧爾基。

尤里其實上個星期就已經知道他們的計畫,只是假裝沒有意識到那些太明顯的資訊。

「許個願,吹蠟燭吧!」勇利在拍了一張尤里站在蛋糕前的照片後說道。
盯著蛋糕上色彩繽紛的蠟燭,尤里閉上眼睛,許下了願望,吹熄了代表歲數的蠟燭,瞬間眼前唯一的光線消失,房間內又恢復了黑暗。

「啪!」一旁突然傳來了電源開關的聲響,明亮的燈光很快就照亮了房間,尤里不適應地眨著眼,但他看見眼前的人都沒有移動位置,他疑惑地轉頭,站在門旁的人對他揮了一下手。

「你、你不是在集訓嗎?」尤里看著出現在面前的奧塔別克,瞪大了雙眼。

「教練讓我放假,」奧塔別克走到尤里面前,拿出口袋裡的盒子,「生日快樂。」

「謝謝。」接下禮物,尤里伸手抓住奧塔別克的手臂,將他拉進房間,「來吃蛋糕!」

看著尤里有點紅的耳朵,奧塔別克的嘴角微微上揚,那是他們在一起後慶祝的第一個慶祝的紀念日。



【END】



奧尤新刊..............我到底寫不寫的完(((((

评论
热度(22)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