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飢餓遊戲AU】Run to you﹝1﹞ 〈奧尤〉

*Just close your eyes的前篇(?

*飢餓遊戲AU,導師奧塔別克‧阿爾京(18)x貢品尤里‧普利賽提(15)

*兩人皆來自第十二區,奧塔別克為前任貢品,在遊戲中獲勝返回第十二區



【第一章】



尤里的視線逐漸模糊,但他不知道究竟是因為這場即將淹沒一切的大雨、還是自己緩緩離去的意識導致,他躺在泥濘的地上,任由肩上怵目驚心的傷口流著血。

遙遠的,大砲聲響起,尤里閉上雙眼,他已經感受不到疼痛,只剩下雨絲打在身上的觸感。

在陷入黑暗之前,他似乎聽見奧塔別克坐在他身旁,哼著那首他從沒聽過的小調,像是哀悼。



張開眼睛時,尤里第一個看見的,是列夫從枕頭旁邊走過,如同以往,灰色的長毛貓總是以這種方式叫醒他的主人。

昨天這時尤里還在賴床,可是現在的他卻沒有一絲睡意。他掀起棉被蓋在臉上,然而敲打玻璃窗的雨聲依然穿透過被單,尤里想起他遇見列夫的那天,也是這樣的天氣。

那時空氣裡瀰漫著霉味,外頭正下著傾盆大雨,他正要出門去檢查藏在森林裡的弓箭是否被雨打濕,一推開家門就看見一小團灰黑色的物體縮在門邊,他緩緩蹲下,才看清楚那團物體其實是某種生物。

只比手掌大一些的小貓縮在牆邊,貓毛糾結而骯髒,尤里看向外頭傾瀉的雨,又回頭看了腳邊的小生物,他皺起眉頭,猶豫了幾秒鐘,跑到走廊的盡頭,拿起一個廢棄的小木箱,回到門邊,將小貓小心翼翼抱著,放了進去。

但這麼做沒有讓尤里完全放心,他拉起風衣的帽子,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快步跑進雨中,穿過草場和鐵網進到森林裡,確認藏在樹洞裡被防水布包裹的弓箭沒有被雨淋濕後,又跑回家中。

當尤里氣喘吁吁踏上家門前的走廊,那隻小貓從木箱內抬起頭,用著宛如黑彈珠般的眼睛望著他,發出喵的一聲,然後普利賽提家在那天多了一個新成員,也就是列夫。

掀開被單,坐在床沿的尤里穿上昨晚就準備好的黑色長褲及白襯衫,再從床底拿出褐色皮靴套上,那是父親留給他所剩不多的遺物之一,只有在特殊的日子裡,尤里會穿上他們,讓自己看起來穩重一些。

離開房間後,尤里還沒走進廚房就聞到食物烹煮的香味,沒走幾步,果然看見老人站在爐子前,鍋子裡發出滋滋聲響,他不需要開口問,就認出鍋內的食物是他最喜歡的披羅斯基。

「莉莉亞早上拿了一些乳酪過來,包在裡頭。」老人把其中一個炸的金黃的披羅斯基從鍋內撈起,放在盤子內端到尤里面前,「吃飽了再去簽到。」

用刀叉切開正冒著熱氣的披羅斯基,尤里沒有回答,只是低頭吃著食物,他不可能忘記今天的日子,這是他即將度過的第三個抽籤日,也意味著,第十二區抽出貢品的玻璃球中,有三張寫著他的名字的籤。

「爺爺,我等一下要去森林一趟。」嘴裡的米飯有著肉汁和乳酪的香氣,尤里喝了一口牛奶,不只衣服是特別的,連食物也顯得比平時豐盛。

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小時後在廣場舉行的抽籤儀式,他們會抽出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讓他們參加飢餓遊戲──一場精心策畫的屠殺競賽,給都城的一個小小娛樂。

把披羅斯基吃完之後,尤里套上風衣走到家門前,列夫蹭著他的腳邊,尤里將他抱到窗台上,列夫叫了幾聲,但牠的主人已經走出了門。

原本就崎嶇不平的泥土在雨水的沖刷下變得泥濘而溼滑,尤里只能小心翼翼地前進,不敢加快腳步,跳過較深的水窪,一路來到鐵網外的森林。

因為雨勢的緣故,尤里不擔心會有駭人的生物在附近徘徊,但是昨天設下的陷阱還是有可能捕捉到獵物,他專注在腳下的地面,在經過第三棵柏楊樹後,他撥開由上方垂下的樹葉,一個由繩索構成的陷阱出現在眼前。

尤里看著空蕩蕩的陷阱,顯然今晚只能靠著前幾天採的野菜和一些肉乾果腹,他把樹葉隨意地擺回原處,轉身到走到幾步外的枯樹,半跪在樹幹旁,他撥開蓋在樹洞前的枯枝,出現一層人造的防水布料。

伸手掀開裡頭的防水布,弓和箭袋被安全地包裹著,但尤里今天沒有時間久待,稍做確認後,他就必須離開,況且因為抽籤日的緣故,維安人員的巡邏會更加森嚴,他必須儘速回到鐵網內。

把防水布蓋回弓上,尤里要退出樹叢時,突然聽見背後傳來樹枝斷裂的聲響,他第一時間轉身靠在藏有弓箭的樹幹上,從樹叢裡張望四周,一隻手則是伸進樹洞裡,抽出弓與箭,並拉緊弓弦。

但過了幾分鐘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沒有獵物出現,也沒有大型物體移動的跡象,尤里才慢慢放下手裡的弓箭,他說服自己只是一時緊張,不會有獵物冒著大雨出現,是他的錯覺。

把弓箭放回樹洞內,尤里順著原路走回家中,家裡的走廊上有三個人正撐著雨傘等待他的歸來。

「尤拉,過來。」雅可夫向他招手,尤里脫去風衣的帽子,而對方將他的拉至傘下,「讓莉莉亞幫你把頭髮綁起來。」

莉莉亞冰冷的手指穿過尤里淡金色的髮絲,輕柔地把長髮聚集在後頭綁成馬尾,接著那雙手搭上他的肩輕輕拍了幾下。

尤里轉過頭,莉莉亞和雅可夫正望著他,爺爺伸手想揉揉他的頭,卻停滯在半空中,尤里想勉強自己微笑,但終究沒有成功,他只能拉起帽子擋住自己的眼睛,頭也不回地往廣場走去。



原本充滿朝氣的市集掛滿了色彩繽紛的旗幟,周圍的屋等上還有一台台攝影機拍攝著,應該熱鬧不已的廣場卻充滿著肅殺之氣,介於十二歲至十八歲的孩子們沉默地排隊,等待簽到後進入廣場的中央,區域外頭則是擔心孩子的家人。

尤里站在隊伍中央,盯著一旁比平時還要更多的維安人員,他們是都城派來維護秩序和保護第十二區的貢品安全抵達遊戲地點,畢竟曾經有過抽中的貢品在抵達都城之前,就自我了斷的事情,那讓都城後來對貢品的監控更加嚴謹。

等隊伍到達尤里時,簽到人員用採血針在他的拇指上扎出一個小洞,鮮血瞬間流了出來,他將拇指壓在寫有自己名字的簽到表上,完成了簽到後,尤里依照維安人員的指示,走向廣場的正中央。

廣場的正前方放著巨大的螢幕,又是都城的產物,尤里沒有把心裡的話表現出來,他不想在這個日子裡惹出麻煩,畢竟第十二區不像是森林,可以任由他隨意批評謾罵。

許多熟面孔陸續進入廣場,他們按照年紀的順序排列,幾千名孩子就擠在繩索圍起來的區域內,雨勢漸漸變小,但尤里沒有摘下風衣的帽子,陰影擋去部分的視覺,反而讓他不用擔心被人發現他的緊張。

鎮上的鐘聲在一點準時敲響,身材微胖的市長走上臨時搭建的舞台,開始朗讀每年都如出一轍的故事,都城崛起的戰爭、十二區叛變的黑暗時期,再到現在叛亂合約帶來的飢餓遊戲,尤里在學校聽過無數次,而每年的這時候,又會再複習一次,像是要羞辱他們一般。

「這是悔改與感恩的時刻。」市長高舉雙手,宛如在佈道,尤里和台下的孩子就是他的信眾,唯一的差異就是沒有人以這場悲劇為信仰。

在毫無反應的沉默之後,市長沒讓自己尷尬太久,接著開始宣讀第十二區過往的勝利者,尤里看見一名青年走上台,那是第十二區目前唯一還活著的貢品──奧塔別克‧阿爾京。

市長在他上台後開始鼓掌,而台下的人三三兩兩地跟著拍手,但是很快就安靜下來,因為來自都城的伴護人從舞台的另外一側走了上來,市長拿起麥克風,再次介紹他。

「克里斯‧賈科梅蒂,來自都城的伴護人。」尤里看見克里斯一整套的鮮綠色的西裝,連頭髮都都是一樣的顏色,讓他想起某種青蛙,克里斯走到市長身旁,拿起原本在市長手中的麥克風。

「飢餓遊戲快樂!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

那是克里斯的經典台詞,他每年都會說一次,在他講述十二區是一個富饒繁榮的小鎮前,尤里和其他人也都知道,沒有任何一個都城的人會覺得第十二區繁榮,不如說,能逃得越遠越好,但克里斯運氣不好,他沒有選到像是第一區那樣富有的區域。

簡短的開場白很快就結束,也意味著抽籤的時刻到了,尤里突然耳鳴,他聽不見克里斯從放有女孩子名字的玻璃球拿出的紙條是誰的,他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快得像是要衝出胸口。

放下那張紙條後,克里斯走向男生的玻璃球,他伸手探入球中,轉了幾圈,抽出了其中一張紙條,這是十二區最安靜的時刻,連鳥叫聲都停止,尤里握緊拳頭,不斷地在心裡默念著,不要是我、不要是我。

克里斯走回舞台中央,緩緩地攤開那張紙,尤里除了自己的心跳,還聽見了另外一個聲響。

尤里‧普利賽提。」

身旁的人自動為尤里退出一條路,他看見克里斯正在人群中尋找他,腳上有如被綁上數千斤的石塊,尤里緩緩邁出步伐。

幾百雙眼睛聚焦在他身上,尤里挺直身體,他抬起頭,往舞台的方向看去,正好對上奧塔別克的眼神,有一瞬間,尤里似乎望見對方眼裡出現了驚訝。

但一眨眼,奧塔別克又恢復尤里印象中面無表情的樣子,好像剛才只是他一個人的錯覺,畢竟尤里記得,幾年前的奧塔別克,在遊戲中獲勝時,不如以往的那些勝利者,他冷靜地面對整個施惠國,沒有慷慨激昂,沒有喜於言表。

但究竟是什麼事情讓那樣的奧塔別克露出那樣的表情,這個念頭沒有在尤里的思緒停留太久,他踩著濕濡的泥地,站上舞台。

克里斯趨前笑著摟住他的肩膀,用麥克風對整個十二區的人大喊:「第十二區的供品,尤里‧普利賽提。」



天空依然是灰黑色,就像他被帶進的司法大樓一樣的色調,被包夾在四名維安人員中間,尤里和另外一名貢品搭上電梯,而市長及克里斯則站在他們背後,老舊的電機設備發出金屬摩擦聲,頭頂的燈管不時閃爍,他從來沒有來過司法大樓,僅僅遠遠地看過,這是第一次。

電梯沒過多久抵達了頂樓,他和那名女貢品各自被帶進一間房間內,尤里走到窗邊,廣場上的人群逐漸散去,獨自一人時他才開始感到不安,但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想要哭出來,帶著紅腫的眼睛和鼻子離開這裡,就像是對整個都城示弱,但他還是忍不住在房間內來回踱步。

首先進來的是爺爺和雅可夫,尤里從沒見過莉莉亞哭紅眼睛的樣子,但在開門的剎那間,他注意到爺爺多了幾根白髮,而雅可夫的皺紋似乎也比他記憶中的多一些,接過爺爺手中用紙袋包裹的披羅斯基,感受隔著紙張的溫度,尤里深呼吸一口氣,把湧上心頭的衝動壓下。

但在爺爺伸手抱住他時,尤里還是忍不住埋進老人的肩上,雙手緊緊抱住。

「尤拉奇卡,你會贏得比賽。」爺爺的聲音有些顫抖,然而背後的門已經再次打開,維安人員的出現代表會面的時間已經結束。

「我會回來,爺爺。」在門關上前,尤里對著老人大喊,他還沒有放棄,至少這一刻還沒有。

當房間又剩下尤里一人時,他抓住沙發上的枕頭,摔向牆壁,除了在空中緩緩降落的灰塵外,他沒有的到任何回應。

爺爺的身體已經沒有以前硬朗,即使現在還能夠勉強在礦場當工頭,但再過幾年,尤里是他僅有的依靠,他攢緊拳頭砸向牆壁,但那些來自富有的第一區或是第二區的專業貢品,讓他再回來第十二區的機會變得微乎其微。

在尤里的拳頭第三次捶向牆面時,背後的門再次開啟,他以為是維安人員要帶他離開司法大樓、前往都城,但一轉過身,他卻看見剛才在舞台上有一面之緣的人。

「你要帶我去送死了嗎?」尤里放下手臂,撞擊牆壁的手背隱隱作痛,但他手掌藏到背後,不讓對方看見。

「不,我會帶你回來,但是你必須信任我。」奧塔別克關上門,將一切阻隔在外,走到尤里的面前,對他伸出手。


「所以,你是信,還是不信?」


【TBC】

希望4月前可以寫完(。

看到我在噗浪玩耍請鞭策我(。

评论(2)
热度(3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