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2〈勇維勇〉

【美爾琳思點文:Katy Perry - Last Friday Night


「鈴鈴鈴──」電話在響起第三次後,勇利終於從床上伸手拿起床頭的話桶。

「你好,親愛的貴賓,請問需要為您送早餐至房間嗎?」

「嗯,好,謝謝。」迷迷糊糊地回應完電話,勇利趴回床上,剛醒起床的意識還沒完全清醒,揉了揉眼睛,四處摸索尋找著自己的眼鏡,但是碰到的卻是一片柔軟的溫度。

嚇得縮回手,勇利向後退了一些,剛好碰到遺落在床上的眼鏡,他趕緊戴了起來,瞬間變得清晰的畫面反而讓他忍不住呻吟。

半個人躺在床上,下半身只有穿三角褲的克里斯,手裡還拿著酒瓶。

批集坐在梳妝台前,整個人扒在桌上,臉上被口紅畫了好幾個圈圈叉叉。

尤里看起來比較正常一點,他縮在房間角落的沙發上,不過他的腳下好像踩著某個人。

奧塔別克,勇利不敢想,不過他好像就是被尤里踩在背上的那個人。

抓住棉被摀住臉,勇利壓抑自己想要大叫的情緒,因為一拉開棉被,他就知道自己剛剛摸到的是誰了。

維克多正一絲不掛地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上,勇利用了幾秒鐘思考清醒前摸到的觸感,他做了一個決定。

趁維克多還沒醒來前再摸一下他的二頭肌。



【小凜點文:洪佩瑜 - 踮起腳尖愛


「睽違一年再度回到舞台的俄羅斯冰上帝王,再次獲得冠軍!」

電視上的播報員慷慨激昂地吶喊,勇利坐在電視機前,時鐘上顯示剛過凌晨兩點。

他和現場的觀眾一起鼓掌,但是他的掌聲孤單地在勝生烏托邦內迴盪,沒有其他聲響,只有他一個人。

本來他會和維克多再次站上同一個舞台,但是他選擇了引退,勇利對外的官方說法是他已經到了頂點,如同櫻花一樣,該在最美麗時凋謝。

事實是他太在意維克多,一旦他待在冰上,對方一定會再繼續當他的教練,這樣在選手與教練身份的切換,勢必造成維克多的壓力,但那不是勇利想要看見的樣子。

所以他退回了最初的起點,他可以看著維克多的表演,然後一邊回憶他們相處的短短八個月。

勇利以為他可以適應這樣的選擇,但是當他關上電視,卻在黑色的螢幕上看見自己的倒影。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哭了出來。





【推薦BGM:Toy Story -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有點魔幻的AU(?】



「警長,救救我們!」稚嫩的童言童語在房間內大喊,勇利拿著日本木製的和風娃娃揮舞,然後床頭上穿著警服的玩偶倒了下來。

把娃娃放回象徵籠子的透明塑膠箱,裡頭裝著一隻聲控的電子狗和三個俄羅斯娃娃,外加一個哈士奇樣子的撲滿。

緊接著,勇利跳上床,匍匐前進,最後抓著床頭倒下的玩偶,然後從床上跳了一下站起來。

「我,鼎鼎大名的維克多警長,要來消滅大壞蛋!」用力地跳下床,勇利將名叫維克多的玩偶放在肩膀上,繞著房間兜圈,「受死吧,雅可夫大帝和他的搭檔JJ!」

再次拿起玩偶,勇利抓住在書櫃上的胡桃鉗木偶,互相碰撞,「咻──碰──」

「我、是不會放棄的、JJ──」似乎敗下陣來最後名為JJ的胡桃鉗玩偶,勇利趴到地上,又立刻爬了起來,跑回書櫃旁,把胡桃鉗放在一旁,轉身拿起聖誕老人玩偶。

「齁齁齁──」聖誕老人玩偶按下按鈕後,發出一連串的笑聲,然後勇利刻意假裝老人的聲音繼續說道,「我是雅可夫大帝──」

「破壞死光──」紅衣老人被勇利拋起,飛越至半空中,和勇利一起躺在地板上,「喔,不,警長受傷了!」

鑽進紙箱,勇利拿出一隻戴著報紙折出的帽子的白貓絨毛布偶,然後整個人趴在維克多身旁。

「病人需要開刀!醫生!」帶著尖銳而高亢的聲音,勇利拿著白貓玩偶左右晃動,「奧塔別克醫生!」

伸手拉住躺在紙箱旁的泰迪熊,穿著白色大掛,脖子還戴著助聽器,一瞬間警匪槍戰又變成緊張的病房手術。

「尤里護士,這是一個超級困難的手術。」把泰迪熊向白貓玩偶靠近一些,勇利壓低了聲音,「但是我們一定要救活維克多.....」

還沒說完,背後的房間門被打開,巨人探頭進來。

「勇利,該去上芭蕾課了~」

「蛤──可是手術還沒結束。」雙手合十,勇利向自己的母親拜託,「再一下下就好。」

「要是遲到了,美奈子老師會要你留下來單獨練習喔。」

十分不情願地嘟起嘴,勇利放下手上的玩具,牽著母親的手離開了房間,房間很快就恢復了寧靜。

「尤~里~護~士~」突然一個聲音從紙箱旁傳來,然後地上的維克多警長動了一下,「哈哈哈哈──」

胡桃鉗翻了一面,而原本面朝下的泰迪熊也爬了起來,自己戴好了歪了一邊的助聽器,而透明塑膠箱裡的哈士奇玩偶跳了出來。

「笑屁啊!」白貓玩偶發出了怒吼,走到胡桃鉗JJ旁,正要踹一腳讓好不容易翻面的木偶再倒回去,卻被人抓住。

「尤里,我想奧塔別克需要你的幫忙喔!」維克多壓低警帽說道,而尤里則是哼一聲後轉身離開,維克多才伸手拉起JJ。

泰迪熊比合比例的雙手在熊前揮舞,始終碰不到胸口鬆開的領帶,尤里走到對方面前輕鬆地打好領帶,他想走回去教訓JJ,卻被奧塔別克攔住。

「去曬個太陽,」手臂往窗戶指了一下,泰迪熊的眉毛上揚後又下垂,「好還是不好?」

「啊,煩死了!」尤里嘴巴上這麼回答,卻已經爬上勇利比成年人小一號的椅子,「那隻豬回來又要繼續了。」

維克多看著二隻動物玩偶坐在窗台,雖然勇利才剛離開去上芭蕾課,再過二小時就會回家,但他已經開始想念他了。





【飄點梗:煙與鏡/BGM:Jayn─Smoke and Mirrors



窗外的天空還是一片漆黑,維克多撿起掉在地板上的大衣,把口袋裡的煙盒拿出來後,又把大衣丟回地板。

他點燃了煙,紅色的火光在沒有燈光的房間內特別顯眼,但維克多沒有打算抽煙,只是將香煙放在茶几的邊緣,看著灰煙裊裊上升。

玻璃的倒影除了他自己以外,還有另一個人的背影在維克多的後方,他拿出手機,趁著那個人還在熟睡,悄悄按下拍照鍵。

隨手一拍,沒有調整好角度,維克多把自己的肩膀也拍了進去,接近鎖骨的位置有對方剛才咬下的痕跡,但是他勾起嘴角,打開了IG的APP。

選擇上傳前,維克多為新相片打上一行字──My dear love.




【END】



小K說我的腦洞都不在地球上.............

算了我好像無法反駁ry

评论
热度(1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