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1〈奧尤〉

【小凜點歌:巡音ルカ─Just Be Friends


「米拉和我約在酒吧。」奧塔別克穿上外套,把手機和車鑰匙收進口袋,「要來嗎?」

像是在確認對方的話是否含有玩笑的性質,尤里盯著奧塔別克瞇起眼睛,但是他很清楚眼前的人絕對不會說笑話。

「你和她?」抓緊蓋在身上的不怎麼有保暖作用的被單,尤里皺起眉頭,「什麼時候的事情?」

「上星期。」像是談論天氣般,奧塔別克如同以往沒有多做解釋,「她傳了SNS給我。」

「不用了,你自己去。」掀開被單,尤里赤腳踩上地毯上,撿起散落在地上的幾件衣服,掛在前手臂上,「我可不想當電燈泡。」

「這只是個朋友的邀約。」在尤里經過奧塔別克走進浴室後,他看著浴室的門關上,然後是水流打在地板上的聲響。

站在浴室前,奧塔別克等待著,他知道和米拉約的時間已經慢慢接近,可是他看著從門縫冒出的水氣,思考著尤里剛才的話。

最後他在剩下五分鐘時走到房間門口,拉下把手時奧塔別克聽見後方浴室的門被人打開,他沒有回頭,只是停下步伐。

「那我和你是朋友嗎?」尤里開口問道,奧塔別克頓了一下,才再次開口回答。

「Just be friend.」





【玖玖點歌:Ali Project-Troubadour


戴著耳機,尤里坐在場邊,一次又一次在腦海中重複每個動作,再過三個人,就會到他上場,他必須把握時間做最後的準備。

「嘿,尤里!」正準備要上場的JJ從休息室走了出來,看見坐在準備區尤里,出聲打了招呼。

但尤里似乎因為戴著耳機,沒有聽見JJ的聲音,當他正想從背後想要搭上尤里的肩膀,卻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呦,好久不見了,阿爾京。」手腕上的手掌力道越來越大,但是JJ的笑容不減反增,也沒有甩開對方的箝制的意思。

「你該上場了。」奧塔別克的表情沒有改變,但是手上的力量不可忽視,終於讓JJ的手臂往後扯了一下。

沒有多做其他反抗,奧塔別克很乾脆的放開手掌,讓JJ轉身走向冰場,對方搓揉手腕,似乎出現了紅色的勒痕。

「怎麼了?」尤里不解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奧塔別克的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摘下耳機。

「沒什麼,」盯著冰場,奧塔別克的眼神很快就轉回尤里身上,「打聲招呼而已。」


*歌曲是詮釋騎士的永遠忠誠和愛戀王女的心,我擷取歌詞「永远の一夜を手にできるなら」(若是為了永恆的一夜),有打擾王女清靜者皆殺的意思。







【推薦BGM:Lady Gaga - Million Reasons


尤里在躲過記者與閃光燈的追逐後,和奧塔別克站在小巷子裡,他扶著牆壁彎腰喘著氣,也不曉得為什麼,對方就這樣抓著他跑了幾條大街,明明這樣會讓整件事情更加複雜,但是他也沒甩開那隻手。

「我們這樣,是錯的。」緩和了呼吸,尤里打破了沉默。

才剛說完,奧塔別克一手壓在他的肩膀,將尤里抵在牆上,一雙黑眸望著他,尤里以為對方因為那句話而憤怒,正想開口反駁,卻被奧塔別克打斷。

「什麼是錯?什麼是對?是別人定義你,還是你定義你自己?」肩膀上的手力道越來越大,奧塔別克的聲音也因為越來越靠近的距離而放大,「而且是錯的,又怎麼樣。」

溫熱的氣息,皮膚的餘溫,奧塔別克的一切佔據了尤里的感覺,幾日來的壓力壓垮了他用所剩無幾的驕傲搭建的自尊,眼前的畫面逐漸模糊,然而熟悉且平靜的聲響卻慢慢燙平了他的不安。

「錯了,就不要後悔,因為後悔了,就不能證明,你是對的。」

尤里的眼淚終於潰堤,他緊抓著奧塔別克的皮衣夾克小聲嗚噎,而對方一把將他拉進懷裡。

或許這個世界還沒溫柔到接受他們的情感,但他們也已經決定站在彼此身邊,有勇無懼。



【推薦BGM:秦基博─Rain/校園AU】


轉學到新高中的奧塔別克,在台上自我介紹完後,老師讓他坐到靠窗邊的最後一個位置,而他前面的座位沒有坐,但是抽屜禮貌有課本,他沒有多想,上課的時間也到了,就沒有繼續探究。

下課的時候同學圍在他旁邊問了很多問題,像是他從哪裡來,從什麼學校轉學的,家裡住在哪裡,有沒有打算參加社團,奧塔別克都一一禮貌性地回答,沒有加深話題。

新學生的光環到了下午,就變成一般在校的學生一般,只是偶爾攢走廊上,別班的同學會對他指指點點,新的校園生活就這樣過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奧塔別克打算在去搭電車之前,先到市區買一些搬家缺漏的東西,所以騎上腳踏車往反方向前進。

腦海中想著購物清單,牙刷、牙膏、毛巾、門前的地墊、馬克杯,或許餐巾紙也需要,前方的急下坡沒有看到行人,奧塔別克沒有拉煞車,只是順著坡度滑行。

突然路邊的護欄跳出了一個人,奧塔別克嚇得緊急雙腳著地,停下腳踏車,前輪與衝出來的人只剩下一公分不到的距離。

「你他媽的不會看路啊!」少年對著奧塔別克大罵,「要是撞到我怎麼辦!」

「是你突然衝出來。』看著對方的樣子,奧塔別克猜想,應該只是國中生,便沒打算多計較,「既然我沒撞到,也不需要賠償你。」

「哼。」沒有任何回應,那名少年轉頭就離開,奧塔別克再次踩上腳踏車的踏板,繼續往市區前進。

剛搬到附近,奧塔別克還沒熟悉所有的路,他騎到一半,就會打開手機的Map,確認方向沒有錯誤。

一個小時後,他在市區採買完需要的日常生活用品,又騎著單車回到學校附近的車站,然而在他將腳踏車上鎖時,又看見傍晚那個差一點撞上的少年。

抬起手腕,手錶上顯示已經將近九點,他覺得自己有點多管閒事,可還是走到對方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朋友,你該回家了。」肩膀上的手被對方推開,他瞪了奧塔別克一眼。

「小朋友?」少年挑起眉毛,一臉不悅,「我可能比你還大,小、朋、友。」

對方朝他比了個中指就離開,留下奧塔別克站在原地,手裡的購物袋似乎又沉了一些,嘆了一口氣,找出口袋的電車票,他走進了車站。



第二天上課時,奧塔別克前方座位依然是空的,他趁分組討論時,問了跟他同組的米拉,對方先是哈哈大笑,再被老師提醒後,才悄悄地對他說。

「那是尤里的位置,他被禁學一個星期。」米拉隨手在考卷的邊緣寫上幾個字,「因為他上星期跟理事長的兒子打架,結果理事長的兒子被打到流鼻血。」

把考卷推到奧塔別克面前,俏皮的字體寫著Yuri,米拉又繼續說,「不過他活該,說那種話被打也是正常的。」

「他說了什麼?」抬頭看了一眼還在教別組作業的老師,奧塔別克又接著問了下去。

結果米拉只是豎起食指,什麼也沒回答,奧塔別克識相地沒有多問,可是疑惑被塞到了心底,沒有消失。



需要補齊的上課進度讓奧塔別克忘了時間,那天早上打開教師的拉門,他看見一個金髮的少男坐在他前面的位置,腳架在他的桌面上,他原本想要請對方離開他的桌子,卻在走到自己的座位後愣住。

「啊,那個多管閒事的腳踏車男!」對方先認出他,這麼一喊,班上過半的人都回過頭看著他們。

「你被禁學一個星期?」奧塔別克把書包掛在桌子的側邊,沒有回應尤里。

「我是自己不想來!」在奧塔別克坐下後,尤里縮回了桌面上的雙腳,「反正我根本不需要上課。」

「是嘛。」從抽屜拿出課本和筆記本,奧塔別克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尤里,原來他的眼睛不是那天傍晚見到的深色,而是清澈的天藍,而且半長不短的金髮讓對方沒有太出突出的陽剛或柔和,是介於之間的中性氣質。

「看什麼看!」皺起眉頭,尤里看著奧塔別克毫無表情的樣子,有種想激怒對方的衝動。

「沒什麼,」移開眼神,奧塔別克打開課本,在尤里轉頭之前,接著說道。
「希望以後每天都可以見到你。」


-


「你要去哪裡?」翻牆翻到一半的尤里被叫住,他以為又是主任要來抓他了,趕緊快速爬過牆頭,俐落地跳到外面。

正當覺得逃過一劫的尤里,從然被人從背後抓住手臂。

「你要去哪裡?」奧塔別克站在他後方,還牽著腳踏車。

「你、你是怎麼搬腳踏車翻牆的?!」驚訝地反問對方,尤里光自己要逃過主任的眼線,再翻過比自己高了二十公分的圍牆,就已經費了他九牛二虎之力,可是奧塔別克竟然還帶著腳踏車。

「大門。」奧塔別克回答。

「什麼?大門?」

「我從大門直接走出來。」

「等等,主任不是在那裡嗎?」

「嗯,我請假了。」

「你請假幹嘛!」

「你不是想去買限量外套嗎?」奧塔別克拿起安全帽遞給尤里,「上來還是不上來?」


-


尤里那天看見奧塔別克收到學妹親手織的圍巾,但是過了幾天,他都沒見對方用那條圍巾,即使像今天這樣的大雪,奧塔別克也只是拉起外套的領子擋風。

「喂,你幹嘛不用那個女人送你的圍巾?」尤里忍不住在對方第四次對手心呼熱氣時問道。

「我不會用,」轉過頭,奧塔別克認真地回答,「如果我不能回應那份感情,就不會用。」

看著奧塔別克被凍紅的鼻尖,尤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可是心中原本沉重的地方突然消失,心跳也微微地加快。

「啊,我可不想看你凍死。」拉下自己的圍巾,繞了二圈到奧塔別克的脖子上,讓對方只剩下眼睛以上還在外頭。

「歇歇。」奧塔別克隔著圍巾而口齒不清的道謝。

不知道是因為冷風吹過或是其他緣故,尤里的臉頰紅通通的,但是他絕對不會承認。




【END】

评论
热度(27)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