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My heart will go on​〈勇維勇〉

*推薦BGM:Céline Dion - My Heart Will Go On

*鐵達尼號AU(?



「喔,太好了,你終於來了!」穿著絲製的黑色長袍,維克多把勇利從門外拉進房間內,並且關上門時上了鎖。

「我真的不是畫的很好,你認識的畫家一定都比我.....」勇利緊張地看著維克多朝他走來,下意識地後退幾步,卻撞上了後方的茶几。

勇利反射性地想伸手穩住晃動的桌子,卻連人一起重心不穩偏移,剎那間維克多的手掌壓上他扶在桌面的手,身體也因此靠在勇利的身上,他幾乎可以看見維克多眼瞳裡不同色調的紋路。

太接近了,他的心跳加速,勇利甚至懷疑自己的心跳聲會被對方聽見,那有多丟人,連他都不敢想像。

「你想在哪裡畫呢?」維克多後退了一步,離開勇利的手時,指尖緩緩擦過他的手背,所到之處讓勇利無法克制地細微地顫抖了一下,像是被電流經過一般。

張望四周,勇利在看見房間裡最大的家具──看起來剛整理完、沒有一絲皺折的床鋪時,刻意快速地轉過頭,撇開了眼神,像是要逃避些什麼。

走正對海面的玻璃窗前,一張掛滿羊毛毯及錦緞的貴妃椅吸引了勇利的目光,又剛好是光線充足的角度,當他想告訴維克多就這裡時,一回過頭,他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了。

維克多雙腳踩落在地板的黑色絲綢長袍上,一絲不掛地站在勇利的面前,穿過玻璃窗的夕陽照在對方的身上,像是在空氣中撒下金粉,這讓勇利愣了幾秒鐘才舉起手上的畫板擋住視線。

「維克多你在做什麼!」雖然和維克多是同樣性別的勇利,可是他不曉得為什麼在看見對方裸體時,卻萌生一種羞愧且難為情的感覺,使得他不得不找個方式躲開那個畫面。

「等你幫我畫肖像啊!」維克多用食指壓下勇利擋在眼前的木製畫板,在他抬起頭時,那雙眼睛笑著瞇了起來,「我很期待。」

做了幾次深呼吸,勇利才放下畫板,但只是抬頭望了維克多,像是下定了決心。
「那張椅子,玻璃窗前的。」指著那張貴妃椅,勇利把畫板倚靠在茶几上,從房間的角落拉了一張木椅擺在貴妃椅的正前方,當他再次拿起畫板時,維克多已經側躺在貴妃椅上,帶著笑容望著他。

坐在木椅上,勇利閉上雙眼,光線讓眼前成現一片橘紅,他嘗試在腦海中勾勒維克多的樣子,就像每一次他遠遠地在觀眾席上看著舞台,他總是可以把那樣的景象烙印在記憶中,揮之不去。

「我要開始了。」勇利握緊碳筆,張開眼睛,這次,他沒有移開視線,或許再也沒有機會這麼近看著對方,一旦離開這裡,他就只是維克多眾多粉絲之一,而不能再單獨為他畫一幅肖像。

筆尖碰到紙張發出沙沙聲,窗外則是傳來海浪拍打在船身的聲音,房間內再無其他聲響,勇利的眼光在畫板和維克多身上來回穿梭,一筆一筆畫下對方的樣子。

鎖骨俐落的線條,腰側圓潤的弧度,腿部修長而筆直,勇利每一次下筆都小心翼翼,深怕自己無法描繪出最完美的狀態,窗外的夕陽也彷彿為了這個時刻停滯在半空中,遲遲沒有落下海平面。

「我喜歡勇利現在的樣子。」維克多的話打斷了勇利的專注,使得勇利停下手中的動作,

「什麼?」對維克多眨了眨眼,剛回過神的勇利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

「我喜歡你只看著我一個人的樣子。」

維克多的笑容依舊,但是這句話卻像是火藥般在勇利的心裡炸開,一股熱度從後頸爬上耳根,延燒到臉頰,他甚至不需要看玻璃窗上反射著的倒影,就知道他的臉一定紅的像蘋果。

「勇利臉紅了喔!」連話語間都帶著笑意,維克多瞇起眼睛,「果然是在胡思亂想吧!」

「並沒有!」勇利沒有猶豫立刻反駁,又再次用畫板擋住自己,假裝專心在畫上,卻無法再靜下心來。

他快速地在畫紙上勾勒出貴妃椅的大略形狀,每一次他再抬頭看維克多,都感覺自己像是別有企圖,心跳的頻率逐漸加快,還好他只剩下旁邊的場景沒有畫完,加上幾筆簡單的線條後,勇利就放下手上的畫板。

「畫好了嗎?」維克多從椅子上撐起上半身,變成側臥的的姿勢,「我想看。」

勇利把畫紙從畫板上拿了下來,走到維克多的身邊遞給了他,接下畫紙後,維克多收起了笑容,認真地看著手中的那幅肖像素描。

「我在勇利的眼裡原來是這個樣子,」過了許久,維克多輕輕地說了這麼一句,「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呢。」

「是我畫的不好,維克多你非常好看!」一旁的勇利緊張地解釋道,「我很喜歡維克多!」

聽見勇利的回答,維克多放下畫紙,盯著他看,勇利這才意識到,他太擔心維克多說的那句話,結果沒注意自己的一時的心直口快,說錯了話。

「不,我的意思是、不是那種喜歡,我常常去看你的表演......」勇利嘗試著解釋,卻意識到他只是越說越往他最不想見的方向前進,最後,他懊惱地呻吟了一聲後說道,「你真的很好看。」

看著他的維克多只是笑著沒有說話,勇利摀住雙眼不敢看對方,在他快要被自己的罪惡感壓垮前,才聽見維克多再次開口。

「吻我,那我就相信你。」

「什麼?」勇利以為他聽錯了,可是沒有手臂的遮擋,他看見維克多沒有笑容,用著無比認真的表情望著他。

他用手指掐住自己的大腿,疼痛感讓勇利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他慢慢地低下頭,在碰到維克多之前,勇利閉上了雙眼。

這一次,他沒有看見橘紅色的畫面,而是溫熱的淚水佔據了他的眼眶。



【END】



只是想看勇利幫維克多畫裸體肖像,結果飆了2000字←

鐵達尼號的情節真的是萬年老梗                          可是我超愛(。          



评论(2)
热度(20)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