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0〈勇維勇〉

【BGM:星野 源 - 恋/別有用心的笨蛋情侶(?】


維克多習慣睡覺的時候側身伸直手臂。

因為這樣當勇利一翻身,他就可以順其自然抱著對方睡到天亮。

可是這個計畫只成功過一次。


-


勇利習慣睡覺的時候側躺。

因為這樣他就不會像上次那樣壓著維克多的手臂睡一整晚,隔天早上看著對方一直按摩麻掉的手臂。

可是後來這件事情被發現了。


-


維克多買了一打酸痛貼布放在醫藥箱裡,他覺得自己真是機智過人。


-


真利在爸爸扭傷腰的時候,發現醫藥箱剛好有酸痛貼布,就拿來用了,效果很好。


-


結果這個計畫還是只成功一次。





【BGM:K歌情人-Way Back Into Love


今天勇利在練習時,不小心撞到站在一旁糾正他動作的維克多,結果讓對方的臉頰因此紅了一塊,回到家後,勇利趕緊從冰箱拿出冰塊,包裹著毛巾幫維克多冰敷。

「還會痛嗎?」坐在榻榻米,勇利拿著冰毛巾摀在維克多的臉頰上。

「沒那麼痛了,不過,勇利,」維克多勾起嘴角,「你冰錯邊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趕緊換到維克多的另一邊坐下,在冰毛巾摀上對方的臉頰前,維克多先一步抓住勇利的手腕。

「冰錯邊我可以要一點補償吧?」沒等勇利的回答,維克多用手指點了點自己沒受傷的那一邊的臉頰。

一瞬間勇利紅了臉龐,他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後,快速親吻了對方的臉頰。

「還是錯邊囉,勇利。」維克多笑得燦爛,趁勇利還沒反應過來,捧著他的臉給了他一個深吻。

這才是真正的補償。

維克多看著紅著臉瞪他的勇利心想。



【飄點梗:拜倫的When we two parted】


睽違一年後,維克多再次站上舞台,也是他和勇利分開一年後的再次聚首,只是他們已經不是教練和選手的關係,而是對手和敵人。

在比賽前,維克多有意避開了可能和勇利會見面的場合,而勇利似乎也有相同的默契,所以他們在比賽當天,才在冰場上見到彼此。

可是開始前的記者會並沒有讓勇利和他有說話的機會,因此除了眼神交會,他們沒有更多的互動。

沉默一直在持續到了冰場上,因為排名的關係,總分目前領先的維克多是第一個上場的選手,四分鐘半的曲子沒過多久就結束了,下場之後,他才在KC區單獨遇見勇利。

「嗨,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尷尬的打了招呼,因為勇利是下一個上場的選手,維克多知道他們沒有多少時間敘舊。

而且在四周都是觀眾和工作人員的情況下,只是徒增尷尬,所以只是接續說了一句加油,便要走到等待計分的舞台。

但走沒幾步,維克多停下步伐,在勇利上場前走向他。

「果然還是要這麼做才行。」雙手環繞上勇利的肩頸,維克多的臉頰貼在對方的耳旁,他以為自己可以得到一個相同的擁抱。

但除了勇利相對他的冰冷的體溫,維克多沒有得到其他回應。




【粧衣點歌:Sister act - I will follow him


獲得銀牌,勇利和維克多回到日本後獲得勝生家的眾親友大肆歡迎,除了可以吃期待已久的豬排飯,不能在比賽前喝酒的限制也解除。

一杯又一杯的黃湯下肚,喝開的勇利拿著酒瓶當成麥克風唱歌,以首接著一首,從經典老歌到口齒不清的R&B,歡樂的氣氛感染了所有人,像是在KTV唱歌一般。

最後到了午夜時分,只剩下幾個人還在客廳內,優子一家已經帶著小孩回家,勇利的爸媽也回到房間休息,美代子老師甚至是直接把坐墊當成抱枕睡在榻榻米上,而勇利則是趴在矮桌,斷斷續續唱著沒人聽懂的旋律。

「勇利~我們回去睡覺~」明顯也醉得不知天南地北的維克多抓著勇利的手臂,只聽見對方發出類似同意的單音,就把對方的手繞到肩膀上支撐,緩慢地用著無法一直線前進的腳步走回房間。

「I will followww himmm....my true love....」在走廊上勇利沒有放下他的酒瓶,依然五音不全地唱著,而維克多笑了幾聲,就跟著對方一起大唱高歌,「I looooove himmm.....」

直到隔天早上,勇利都沒意識到,維克多看著他,唱著相同的歌曲,但歌詞卻不盡相同。

因為他把每一個him換成了you。




【玖玖點歌:戴愛玲& A-Lin ─我不離開


巴士在公路上急駛,偶爾有顛簸,漫天大雪讓窗外的變成一片雪白,維克多盯著千篇一律的景象出神。

放在口袋的手指搓揉著外套的布料,離開一年後的再次登台讓他有些不安,雖然練習的狀況一直都很穩定,可是心卻像是懸在半空,找不到陸地。

他找到了一直以來缺乏的東西,但是否真的可以讓維克多突破困境,這在上台的前一刻冒出心頭,猶豫之際,他已經搭上了前往比賽場地的巴士。

冰冷的指尖突然碰到一股溫暖,維克多轉過頭,坐在座位旁的勇利望著他,慢慢勾起嘴角。

「雅可夫說再半小時就到了。」在口袋裡的手十指交扣,勇利捏了捏維克多的手掌,「你好像很緊張?」

「啊,有一點。」往勇利的方向靠近一些,維克多露出苦笑,「畢竟我離開了一整年。」

「我相信維克多。」勇利提高音量,同車的尤里從前方回過頭,但是勇利宛如不在意般拉起原本在口袋的手,「我相信他要再拿一面金牌!」

最前排的米拉聽見後放聲大笑,而尤里也發出不屑的嘖聲,可是反而讓維克多緊繃的情緒放鬆了下來。

牽起的那雙手沒有放開,緊緊地抓住,他們相繼笑出聲,這次他們要一起追逐夢想,不怕失敗,不怕傷害。

因為他們有了彼此的陪伴。



【END】



結衣好可愛(前後文無關

我喜歡笨蛋情侶(還是無關

评论
热度(1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