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孑然妒火(独りんぼエンヴィー)〈奧尤〉

*推薦BGM:蛇足─孑然妒火

*15歲Otabek x 12歲Yuri 在第十話之前寫的,我根本神預測

*第九集劇透有(?



「Yuri,你今天和Otabek一組。」Yurio剛放下肩上的背包就被教練告知了這麼一句話,像是看透他心裡的想法,教練又繼續解釋,「Natasha今天重感冒不會來。」

脫下厚重的外套,Yurio憑藉著印象,在記憶裡搜索著那個叫做Otabek的人的長相,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在練習場裡,除了幾個表現比較突出的人以外,Yurio沒有認識幾個人,甚至連全部人的名字都沒有記住。

反正等到訓練開始前,他在找個沒有搭檔的人一起暖身就好,就算只有一個人,他也能夠靠著旁邊的護欄做伸展。

拿著手機就作在一旁的椅子上,社群網站一大早沒有多少新的內容,無聊地刷著一些昨晚睡著後才發佈的IG,Yurio本來想打電話問問Natasha的情況,但是卻被一個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人打斷。

「教練讓我今天跟你同一組。」背光的身影擋住了窗外的光線,Yurio抬起頭,一名黑髮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他突然想起來他知道這個人。

那個從俄羅斯西南方邊緣來的異國人。


-


教練在上課前告訴他臨時換搭檔的事情,Otabek差一點把冰刀鞋的背包掉在地上。

他要和那個Yuri同一組了。

把背包塞進櫃子裡後,Otabek跑到洗手間,把水龍頭流出來的冰水一次又一次拍在臉上,鏡子裡連瀏海都被打濕的自己,一切看起來都如此真實,不是夢。

他已經注意對方很久了,Yuri是一個極度有天份也很努力的選手,可是Otabek會把目光投在他身上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是第一次上課時,他以為Yuri是個女孩子。

半長不短的金髮,天藍色的瞳孔,還沒長開的骨架,比自己矮上至少十五公分的高度,比起男生還要柔軟的肢體,怎麼看就是個女孩子,直到Yuri在訓練完之後,和他一起走進男生專用的浴室。

Otabek覺得自己應該失望,畢竟那樣的外表的確讓他眼睛為之一亮,可是在練習場待上幾個月後,他發現外表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他喜歡看Yuri腳步失敗時宛如戰士的眼神,喜歡聽Yuri和教練要去加高舞步難度的爭吵,還有偶爾Yuri的爺爺在訓練結束後,出現在門口時,Yuri一瞬間露出的笑容。

Otabek沒想到自己下陷的速度如此之快。


-


教練集合了所有人,解釋著今天要上的課程內容,Yuri蠻不在乎地靠在護欄上,Otabek就站在他旁邊。

他幾次用餘光偷瞄今天的搭檔,Yuri對於他的了解只有他是遠從哈薩克來的選手,還是所有學生裡年紀最大的,其餘的事情他沒有多注意。

教練用幾分鐘講解完,就讓學生各自帶開去做暖身,Otabek指著玻璃窗前的空地問道。

「那裡怎麼樣?」

他直接走到剛才Otabek指的位置,回過頭卻看見對方愣在原地,好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Yuri皺起眉頭,無法理解這個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喂,你還站在那裡幹嘛!」對著愣住的Otabek大喊,他才像是回過神一般走到他面前。

Yuri很疑惑,難道Otabek平常就是這樣嗎?

他沒有多想,教練已經從不遠處盯著他們看,其餘的組別都已經開始暖身,只剩下他們還沒有動靜。

「算了,從壓肩開始吧。」


-


當Otabek的手搭上Yuri的肩膀時,而對方的手也靠在他的肩膀上,他覺得自己像是被電流經過一樣,Otabek希望他瞬間的顫抖沒有被發現。

面對面後,彼此的手掌用力往下壓,Yuri和Otabek的的腰向下彎,越來越低,越來越低,最後二個人的臉之間的距離剩下不到一個拳頭。

陽光下Yuri的睫毛反射著光芒,手心傳來隔著衣服的體溫,比空氣溫度高一些的氣息,Otabek的眼神再怎麼躲避,也無法不看見過於接近而清楚的細節。

臉頰上不明顯的小雀斑,還有那雙他以為是天藍色的眼睛,其實還帶了一點綠......

「看什麼看。」Yuri的聲音打斷了Otabek的思緒,他低下頭,暖身結束前再也沒有抬起。

現在他的臉或許比沙漠上曝曬一整天的石頭還要滾燙。


-


隔天Natasha還是沒有來,但是Yuri的搭檔變成了Otabek的搭檔Steve。

因為Otabek曠課了。


-



Otabek失眠了一整晚,因為他想起白天的記憶,就會忍不住把自己的臉埋進枕頭裡。

結果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下課時間。




【END】



感覺奧尤會花三年搞清楚自己喜歡對方,然後再花三年曖昧,最後再三年確定彼此心意才在一起,第十年就可以結婚了(不


评论(5)
热度(32)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