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Closer﹝下﹞〈勇維勇無差〉

因為想要在第12話前PO出來,所以在奇怪的時間點更新XD

上篇走這裡


*推薦BGM:Yuri on ICE - Single

*第七集劇透有,勇維勇無差。

*如果當時勇利沒有哭,而是和維克多大吵一架(?

*如果維克多真的不再當教練(?



=閱覽注意=



勇利停在維克多面前,曲子還沒停止,他鬆開擁抱自己的手臂,就只是站在那裡,直到最後一個音符落下,他沒有得到掌聲,沒有得到喝采,就像二年來每一次獨自在冰場的練習,只有他一個人。

交會的眼神並沒有持續太久,勇利用簡單的鞠躬結束了整個表演,也避開了維克多的眼光,但他無法克制自己的緊張,因為他從來沒有在其他人的注視之下滑過這首曲子,甚至連最常在冰場的優子都沒有完整看過。

並不是沒有想過把這首曲子變成比賽的曲目,但勇利總在最後一步時退縮,這支曲子加上自己編排的動作,就像是他私藏的一種情感,無以名狀、模糊、曖昧的,卻又斑斕而美麗,只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無法與他人分享,不斷地在回憶裡倒轉播放的那一段過往。

然而,維克多的掌聲響起,在冰場的牆面間迴盪,勇利抬起頭,眼光再次接觸,這次他再也沒有理由避開,筆直地撞進維克多的眼眸之中。

準備的再怎麼充分,在心裡練習了無數次,但勇利仍舊覺得自己像是第一次見到維克多那樣,他有太多話想要告訴對方,可是每個字都變成了細小的魚刺,梗在他的喉嚨,無法下嚥,也無法吐出口。

維克多沒有停止鼓掌, 勇利瞇起眼睛,沒有眼鏡讓他看不清楚對方的樣子,只是順著聲音向前,直到伸手捉住維克多的手掌,讓掌聲停在他們之間。

「如果停下來了,就跟當初一樣了,不是嗎?」維克多像是聽見對方的疑惑般開口,勇利被打亂的思緒還徘徊在對方是否看出他隱藏許久的感情,卻沒注意到自己抓著維克多的手,唐突地縮回手臂,宛如欲蓋彌彰。

想要伸手碰觸對方的臉龐,想要問他這幾年過得好不好,想要知道他為什麼不再繼續比賽,但看著維克多的笑容,卻讓勇利什麼也做不了。

如果當年沒有那樣的爭吵,勇利或許不會像現在這樣對於能夠再見上一面如此猶豫不決,就像當初是維克多先到日本,然後他才邁開步伐前進,但是到了最後,他們卻也都停下了腳步。

因為這些對他來說太重要了,反而讓他無法把心裡想的事情都表達出來,他不敢冒險,比賽的失敗可以在後段的表演挽回,可是對維克多,他已經失去了機會。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這份感情開始變調,憧憬自維克多來到勇利身邊時變得真實,崇拜變成一種可有可無的存在,如同他在聽見優子說,維克多正在來長谷津的路上時,第一個反應不是緊張或是無所是從,而是想著,他該說什麼。


你知道後來的比賽輸了嗎?

你有沒有後悔當我的教練?

你知道我…...


勇利對於維克多的情感不再純粹,不是憧憬著,不是希望能和對方站在同一個舞台上,都不再是了。

當時無法說出口,現在也沒有辦法訴說,只能一次又一次用舞步去表達,這是他唯一擅長的事情,也是唯一能夠告訴維克多的方式。

如同那首曲子最後的歌詞,現在他要的就只是維克多一個人而已。

勇利走下了冰場,與維克多擦身而過,但還沒走遠,就被對方抓住了手臂,即使隔著衣物,他依然可以感覺到手掌傳來的溫度。

「再看我跳一次。」那是勇利第一次聽見維克多用那樣的語氣,低沉而迫切的,幾近乞求。

「最後一次。」即使維克多什麼話都沒說,勇利也知道自己沒辦法拒絕對方,當他選擇在他面前跳出那支舞時,就已經無法回頭了。

讓維克多抓著手腕坐到觀眾席,看著對方拿出背包裡的冰刀鞋,雙手熟練地將鞋帶綁緊,即使已經幾年沒看到這樣的畫面,勇利依然覺得好像回到了維克多還沒離開的時候。

那時候也是這樣,他練習到一半,維克多無論怎麼解釋,也無法讓他學會時,他就會穿上冰刀鞋,親自為勇利示範一次。

脫下大衣、厚重的禦寒衣物和平光眼鏡,維克多只穿著單薄的黑色高領針織衫,踩上冰面的時候,勇利似乎看見有那麼一瞬間,維克多的肩膀微微地顫動。

但是很快勇利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其他地方,維克多已經站在冰場中央,但是他很確定,對方並沒有按下任何音樂的播放鍵,在他出聲詢問時,維克多已經跨出了第一步。

勾手,滑步,旋轉,刀刃在冰面上發出沙沙聲響,時間彷彿回到十年前,勇利站在電視螢幕前,看著維克多在比賽中,優雅而輕盈的步伐,在冰場上綻放光芒。

安靜的冰場內只有冰鞋與地面產生的摩擦聲,沒有音樂的伴奏,勇利的腦海卻像是聽見了維克多步伐中的旋律,他太熟悉那些動作,他練習了無數次,就算過了一輩子,他不可能忘記。

那是他讓維克多來到日本的原因──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他不會認錯在三周跳後接上的四周跳,再一次點冰後再四周跳,每一次的迴旋都那樣完美,卻又充滿了遺憾。

再一個向前滑步,維克多伸手攬住自己的肩膀,彷彿在說著,想要你留下來,希望你不要離去,無論怎麼樣都好,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雙手向天空平舉,再緩緩收回胸口,勇利看著對方的動作,心臟的跳動頻率像是快得要穿透身體,如果真的像是那些動作裡想要傳達的意思,為什麼維克多當時會離開呢?

 

在那些無法挽回的過去之後,他們之間真的還有可能再重新來過嗎?

 

原本坐在觀眾席上的勇利,不知不覺地走到冰場圍欄的邊緣,情不自禁地緊盯著維克多,有些事物會隨著時間改變,有些則不會,反而永遠都像最初那樣。

無法用言語描述的那份情感在他心中潰堤,心臟接近疼痛的抽搐,顫抖的手指抓住冰場邊緣的圍欄,從喉嚨深處上竄的燒灼感,還有在眼角打轉溫潤的液體,勇利想要閉上雙眼,卻無法控制自己移開眼神。

在一個順暢的迴轉後,維克多在勇利眼前伸長了手臂,在碰到他的手背前,又收回了手掌,一步一步向後退開,這一次勇利不想要再後悔,和二十三歲時與自己擦身而過的勝利一樣,他不能錯失第二次機會。

所以他在剎那間抓住維克多的手腕,上半身撐在圍欄上讓他整個人重心不穩向前傾,可是勇利沒有放手,反而用力地一拉,把對方拉往自己的方向,最後他在向後倒下前被維克多環住了腰,而他空下的一隻手靠在對方的臉龐。


勇利用盡自己畢生的勇氣吻上維克多的雙唇。

就像那首曲子一樣,從心底深處迴盪。

 


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

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END】 



糾結一個星期就為了到底要HE還是BE想半天,大家想看HE可是我想BE,所以就,寫了一個不算BE也不算HE的結局 (???

嗯,他不是真正的結局(???

在寫這篇一直重複去看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 feat Yuri on ice的剪輯,然後不斷揣摩該怎麼表達,二個人都對於自己的選擇後悔,無論如何都想要挽回的感覺。

就像我上篇說的,只是想看「面對勇利時無法自信的維克多」和「為了維克多決定勇敢一次的勇利」,大概是我對於為了愛改變自己這件事情有點天真的看法,原本對人游刃有餘的維克多,遇到勇利卻碰了一鼻子灰,然後原本相對不那麼有自信的勇利,決定放手一搏,他們都為了彼此改變。

會讓他們用滑冰告白也是私心,他們因為滑冰相遇,再因為滑冰分離,最後又因為滑冰重逢,可能是我覺得最浪漫的情節了,從開始到結束,從這個階段到下一個進程,全部都用相同的事物貫穿,每個時間都是你和我一起,最後我們再也無法分別。

這個星期就是最後一集,希望他們可以繼續愛著彼此,不論那些愛是朋友、兄長、父親或是情人,都能夠好好珍惜。

最後分享一句我很喜歡的一本小說《再見,冥王星》裡,最後一段也是我覺得對這篇最大的詮釋:



世界上存在這樣一小撮人,他們可以努力變勇敢,變堅強,變自信,但到底還是另類

他們告別冥王星,輾轉整個宇宙,最終來到這裡,是為了尋覓自己的同類

一旦找到那有且只有唯一,他們就該寧靜安好地,永遠相愛




评论
热度(3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