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7〈奧尤〉

【Practice makes perfect】


Otabek以為告白和滑冰一樣,只要練習就會成功。

但直到他把「我喜歡你」說成「你願不願意當我的朋友」後,他才知道那一點都不簡單。



【小凜點梗─他看著他的耳後,好想舔上去】


自從Yurio穿了耳洞之後,Otabek就有一股很奇怪的衝動,想要碰對方耳朵後面的耳扣,因為他實在無法理解一根金屬穿過耳垂的感覺。

而Otabek也真的這麼做了。

不過他是把Yurio壓在床上,直接用嘴把對方的耳環摘掉。

果然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和小凜聊的劇情─Yurio不小心喝醉後和Otabek發生關係】


「你到底是要還是不要?!」Yurio直接把外套往Otabek的臉上丟,對方沒有回答他就伸手接下後扔在地上。

「你只有十五歲。」Otabek走到他面前,因為身高帶來的壓迫感讓Yurio想要後退,卻只是發現自己後方的牆壁讓他走頭無路。

「哈薩克人只要十六歲就成年了,不要以為我不知......」沒把話說完,Otabek就低頭咬住Yurio的下唇,而Yurio沒有抵抗,只是拉住對方的衣領,讓彼此又更加接近。

近的,像是可以聽見心跳聲一般。


-


「你不害怕嗎?」看著冰場上用著完美步伐跳躍的選手,Yurio問了Otabek,也像是問著自己。

害怕輸了比賽,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害怕原本構築的世界在一夕之間瓦解,這是他短短十幾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自己還沒準備好。

「戰士會害怕,」戴上黑色手套,Otabek握緊雙手又鬆開,「但是不會逃避。」

音樂停止後,Yurio看著Otabek頭也不回地向舞台走去,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他們第一次的對話。

他是戰士,他不會逃,他會等著和Otabek一起站上頒獎台,他會拿著金牌與他擁抱。



【我流解釋】


因為我想的情節是現實的花滑界(會有性傾向的歧視),所以他們其實不敢把關係講白,因為他們太年輕了,一旦出櫃就等於未來絕不可能在花滑界立足,他們都害怕蹋出那一步,因為一次毀掉的會是二個人。

所以這裡才讓Yurio問Otabek會不會害怕,其實不單單是說輸了比賽而已,後面「原本構築的世界」指的是他們剛開始的花滑人生,「別人異樣的眼光」就是歧視,只要他們坦承對彼此的感情,這些問題會隨著產生,所以Yurio說他還沒準備好。

可是Otabek說過他有戰士的眼神,而戰士是不會逃避的,不管他指的戰士是他自己或是Yurio,他都不打算逃避這個事實,所以他沒有猶豫就走上冰場。      雖然很想把走上冰場當作他選擇光明(公開關係),但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出來這個言外之意  

最後Yurio得到這句回答,所以他選擇了拿著金牌(面對可能發生的困難戰勝他)和Otabek擁抱(要繼續這段感情)。


-


寫ㄧ些少年的戀愛心路歷程好開心(比心)

评论(2)
热度(30)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