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段子合集-5〈Minewt〉

【1990年《麻雀變鳳凰》電影台詞延伸】

「這個星期,謝謝你。」Minho把手上的行李提到Newt面前,「如果我說,我天生擅長那些不一般的關係,那......」

「我要的不只是童話故事,Minho。」Newt正要接過對方手中的行李時,卻發現Minho完全要沒有鬆手的表情,「我是貪心的人。」

「但我想要你留下來,不是因為契約的緣故留下來。」放開了行李的把手,Minho推開了大門,「是因為你在乎我而留下來。」

走到門外,Newt回過頭,看著Minho嘆了一口氣。

「我做不到,抱歉。」提起行李箱,Newt走向電梯的方向,「因為我不止是在乎你而已。」

「哈囉?」Newt剛進門就聽見電話鈴聲在房間內大響,他連鞋子都沒脫,就先跑到電話旁接起電話。

「我不是要你別接電話?」Minho的聲音聽起來沒有生氣,倒是多了一點驚訝。

「那你就別打來。」忍不住翻了白眼,但是Newt很肯定Minho絕對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謝謝你的衣服,燕尾西裝,那很酷。」

「我想也是,你是個衣架子。」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一會兒,「今天晚上七點半,我會去接你。」

「這是工作?」坐到電話旁的沙發上,Newt把剛從服飾店拿到的西裝擺到桌上。

「工作,不是約會。」像是特別要提醒些什麼,Minho掛電話前又重複了一次,「七點半,別遲到。」

Newt把話筒放回原本的位置,連續三個小時被迫站在服飾店內試穿各種西裝,比他站在街上一整晚還累人。

喨──

茶几上的電話又再次響起,Newt又再次接起電話。

「哈囉?」

「我不是要你別接電話?」Minho的聲音又再次出現在話筒的另一端,Newt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你就別打來。」

Newt不太能夠理解有錢人的思維,但他很樂意Minho再打電話回飯店。


【萬聖節 by四兔點梗】

「感謝剛才超人和蝙蝠俠我們帶來的即興表演。」穿著西裝的科學怪人在台上露出笑容,「誰也沒想到他們可以演出星際大戰最經典的橋段,不是嗎?」

台下的觀眾忍不住又大笑,然後主持人又拿出裝著紙條的箱子,準備下一回合的表演。

「接下來,我們再歡迎下一個組合,」假裝科學怪人一跛一跛地從箱子裡拿起一張紙條,「喔,我想女孩子們一定很喜歡這個。」

「現在,我們需要一個狼人和吸血鬼,」燈光在裝扮成鬼怪的人群中轉移,「看看下一個幸運兒是......」

Minho正將巧克力口味的小餅乾塞進嘴裡,聚焦燈就打在他的身上,主持人也在這時候大喊,「現在請我們的狼人先生和吸血鬼先生上台。」

在眾人的歡呼中上台,Minho走上階梯,才看見扮成吸血鬼的Newt已經舞台上,他忍不住勾起笑容。

「現在我們的狼人與吸血鬼已經上台,讓我們看看他們要演出什麼劇情呢?」科學怪人從籤桶內拿出已經製作好的籤,「哇嗚,這可是我的童年回憶──歌舞青春主題曲 breaking free!」

「他們是認真的嗎?」Minho揮了揮自己毛絨絨的手掌,「狼人和吸血鬼跳校園歌舞劇?」

「蝙蝠俠都可以對超人說 “I'm your father”了,有何不可?」Newt笑起來時嘴裡的尖牙露了出來,「這是個開放的社會,不是嗎?」


【寫手試煉─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直接表述】

Minho再回到幽地後,親手劃掉Newt在石牆上的名字。



【皇室保標與王子PARO】

「或許你可以選Brenda?」Minho看著Newt單手扯去脖子上的領結,就往地板上一丟,「她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你要我和那個女人在一起?」Newt給了Minho一記眼刀,「你是站在我這邊的還是他們派你來的?」

「OK,fine,那Teresa總可以了吧?」Minho對Newt舉起手掌,作勢投降,「這是張保守牌。」

Newt倒向床鋪,用左手的手臂遮去大半的臉龐,整場宴會就像是相親大會,他被迫讓家人帶著他有如商品般兜售著。

「我就沒有普通的選項嗎?」Newt的聲音悶悶的,低沉而沒有起伏,他是真的累了,生在皇室始終必須面對這樣的難題。

他的母親就是從一般小市民的家庭出身,但是嫁入皇室的她並沒有像童話故事般的幸福快樂,在一場意外後,她留下年僅五歲的Newt,獨自一人面對整個龐大的皇室。

「你身邊有任何普通的選項嗎?」Minho走到床邊,他雙手抱胸,從高處看著Newt。

Newt把手臂放到身體兩旁展開,張開雙眼回看著對方。

「有啊。」Newt緩慢地眨著眼睛,視線沒有移開Minho。

「說說看。」Minho勾了勾下巴,不以為然的微微翹起嘴唇。

「你。」

兩人之間的空氣突然凝結,僵硬而冰冷,誰也沒有開口,他們就只是盯著彼此,動也不動。

「You are gay ?」Minho似笑非笑的問有如Newt說了一個不怎麼好笑的笑話。

「I'm not gay, I just......」Newt想從床上爬起來,他嘗試著否認,可是卻Minho推回床上,而對方整個人就壓在他的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Just what ?」Minho靠得太近,以至於Newt甚至能聽見他耳機裡傳來的雜訊聲響,他忘了自己該回答些什麼,他只記得Minho吻了他。


【《腥紅山莊》電影台詞延伸】

「如果緊張的話,我通常會閉上眼睛。」Newt的一隻手搭上Minho的肩膀,另一隻手扶上對方的腰,他看著Minho眨了眨眼,露出微笑。

「但是我不想閉上眼。」音樂在耳邊響起,御用的管弦樂隊開始彈奏起悠揚的樂曲,而Minho也拉起Newt的手,隨著節奏慢慢步入舞池。

他怎麼可能願意閉上雙眼,放棄注視著他的王子、他的一切、他的,幸福青鳥。


【新手法嘗試:非線性剪接】

〈現在〉

Minho今天和Newt分別跑不同的路線,Newt和Geroge一組,Minho和Ben一組,當Minho跑到第四區的盡頭時,突然聽見第六區的方向傳來一陣騷動,然後白色的鳥飛向天空,他覺得不對勁,便往第六區跑去。

抵達第六區沒多久,他就看見Geroge背著Newt迎面走來──而Newt已經失去意識。

〈一天前〉

Geroge臨時被通知要和Newt同一組,由比較熟悉第四區的Minho帶Ben熟悉那裏的地形,他猜這是Minho或是Alby的決定,因為Newt跟他說的時候,表情顯然不是很愉快。

Geroge沒有想那麼多,隔天一如往常在固定的時間醒來,在地圖室穿好裝備,和其他飛毛腿在迷宮前集合後,出發往今天要檢視的區塊──第六區。

〈二天前〉

Ben被分配到二天後要檢視的區塊,他還不確定自己會跟哪一個人一起搭檔,但他希望是Newt或是Minho,因為Geroge每次開會都會用嚴厲的口氣問他有沒有新的發現,然而他只是個剛升上飛毛腿的菜鳥,光背誦地圖就已經讓他暈頭轉向,更不用說記得迷宮內的細節。

明天飛毛腿從迷宮回來會再開一次會議,那時才會有決定。他內心默默祈禱著,但卻不曉得神是否存在。

〈三天前〉

Alby最近一直有種怪異的感覺,Minho和Newt之間似乎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他說不上來,也不曉得那件是否有發生的事件的好與壞,他看著他們,依然在地圖室裡認真討論著迷宮的變化,在進迷宮前互相確認裝備,一切都與過去一樣──但Alby就是覺得有什麼改變了。

或許整個glade都沒有人發現,但是他很確定,他們之間多了些什麼,他站在他們之間的氣氛明顯與先前不同。

Alby相信自己的第六感,所以他決定讓他們分開一陣子。

〈四天前〉

Thomas看著螢幕上的數據,A6的數值顯得不太正常,而且這個反應是在他和A4(看起來像是)吵架過後才發生的,當時因為甲蟲哨距離過遠,沒有錄到他們的聲音,但是從畫面看來,A4和A6可能因為某件事大吵了一架。

他已經把數據拿給幾個人看過,但是多數的人都認為仍然在合理的範圍,不會影響實驗的結果,但是Thomas仍舊擔心著。

他並不覺得實驗會因為這樣小小的改變失敗,但是他直覺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五天前〉

Teresa從Thomas那裡收到一整疊的數據報告,全部是針對A6的生理情形的評估,她草草翻了幾頁,報告上鉅細靡遺地記錄了A6的數據開始變化的狀況,而且Thomas合理推斷是因為A4和他貌似發生了糾紛,才導致這樣的結果。沒看幾頁,Teresa就把報告放到桌子的最角落,她總認為Thomas有時候為那些實驗體擔心得太多,好像他們是朋友似的。

當然,如果他們在進入迷宮前沒有被洗去記憶,那他們的確曾經是朋友。

〈第六天〉

Newt和Minho是最先進到迷宮的幾個人之一,也因為如此,他們幾乎認識彼此一輩子──有記憶以來的一輩子。

所以當他想退出飛毛腿的隊伍時,第一個就告訴了Minho,但是Minho似乎不太能夠理解,他說Newt是個膽小鬼、逃避責任、甚至說他自私自利,Newt因為一連串的謾罵而回嘴,他以為Minho或許會了解他,可是顯然他錯得離譜,Minho不過是其他人口中那個幼稚又自大的混球,他怎麼會認為他懂呢。

他怎麼會懂那種深植於靈魂內的無力感。

無法擺脫被隱形枷鎖箝制自由的無力感。

最後,他選擇逃避,從高牆上墜落。

【TBC(?】

我喜歡總裁(夠了喔)

王子與保鑣這個paro,是從英國第一位平民王妃--黛安娜做延伸,Newt是黛安娜唯一的小孩,而Minho是他從國中就跟在他身邊的保鑣。

Well,一個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概念(?

非線性剪接,簡單來說就不是一個依照時間先後安排的故事,就是倒敘的一種辦法。

最近看一部老電影剛好看到類似的拍攝手法,就拿來用在迷宮的原作劇情上,發現蠻不錯的XD

评论
热度(17)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