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3〈Minewt〉

最近很喜歡寫一些類型三十題,不過內容還是林小孽通常運轉XDDD

*被抓到偷開車,希望救的回來了(?

【對一個CP的看法】

「瞎卡的,他們還在外面。」紐特在關上門的剎那被壓在門板上,該反抗的雙手卻繞上民豪的肩膀,把對方拉得更近。

「你在乎嗎?」民豪帶著戲謔的笑容回問,只等到一個令人窒息的深吻。

「在乎......」舌尖舔過上唇,溫熱的氣息在二人過於接近的距離之間迴盪,紐特的肩膀因為笑意而顫抖,「......才怪。」

除了你以外的事情我都不在乎。

【心理學三十題 ─ 失憶症(器質性/心因性)】

「我就知道你會回來!」Minho將Newt攬進懷中,雙臂用力地抱住對方,像是要把Newt融進自己的身體裡似的。

但是Newt卻微微地掙扎著,把Minho從自己的身上推開。

「抱歉。」他的眼神徘徊,不安地落在Minho腳邊,「我們認識嗎?」

【心理學三十題 ─ 防禦機制】

Minho在得知Newt的死訊後卻大聲地笑了出來。

「Thomas,你該不會覺得真的是你殺了他吧?」Thomas茫然地眨著眼睛,他預想了數十種結果,卻不包含這個。

「別再讓我聽見類似的話,菜鳥。」Minho拍了拍Thomas的肩膀,臉上掛著笑容,眼神卻冰冷無比。

【心理學三十題 ─ 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你只要說實話,我就放過你,怎麼樣?」隔著門板,Newt聽見Minho的聲音從下方的氣窗傳來,他刻意挑釁的下場,就是被關進『禁閉室』──一個塞滿掃具的小隔間內,而身為犯人的頭領,他還沒打算放棄任何可能的進攻機會。

「你可以試試看。」Newt站在門板前,他可以想像Minho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你是不是對我有興趣,恩?」上揚的語尾透露著某種不容否定的情緒,但是那只讓Newt覺得情況比他想像中的有趣。

「你說呢,Minho典獄長?」他說完後,聽見門鎖啪的一聲被人轉開。

【心理學三十題 ─ 決定論/自由意志】

Minho有很多朋友,大家也都對他很好,可是有一個人是例外。

他們會一起做報告,也會一起到附近的商場看電影,可是,他並不是那麼確定,Newt和他是不是朋友。

要說他們是朋友,但是他不了解Newt,他只知道,他擅長物理,父母會吵架,對每個人都面帶微笑,書架上的書是他一輩子也不會碰的類型,除此之外,他什麼也會不知道。

若他們不是朋友,但只要一有事情,Newt卻總是跑到他家裡,Minho的房間成了他的避難屋。

所以,他還是不曉得,他們是不是朋友。

【心理學三十題 ─ 感官習慣】

在床上不知道第幾次的翻身,Newt嘆了一口氣,他沒有睜開眼睛,但他清楚地知道,今晚又會是個難熬的不眠夜。

不論再怎麼調整身體的位置,總是有股不對勁的怪異感,但是也說不上來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睡意就像是跟著迷宮的門關上後,就被遺落在外頭。

吊床突然緩緩下陷,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Newt的背後往下壓,不屬於他的體溫靠在他的背後,一隻手臂繞上他的腰際。

Newt轉過身,額頭輕靠在對方的胸口,他依然沒有張開雙眼,僅有的肌膚接觸就足以讓他認出對方。

【心理學三十題 ─ 喚醒/刺激】

「揍我一拳。」Minho指著自己的臉頰說道。

「什麼?」Thomas一臉疑惑地看著對方,他頭一次聽見Minho有這種要求,更何況通常會出手的人不是其他人,「你瘋了嗎?」

「快一點,空洞!」Minho二話不說直接抓起Thomas的手臂,Thomas只好出手往對方的臉上送上一拳。

「瞎卡的,你的力道蠻大的嘛!」莫名其妙的Thomas看著自己的好友開心地笑著,「我不是在做夢!」

「你到底要做什麼?」皺起眉頭,Thomas在Minho要離開前開口問了一句。

「他答應和我去看自殺特攻隊了。」

Thomas看著對方的背影,把自己的手背在褲子上抹了抹,他想應該沒多久,就會換Newt來找他進行類似的對話了。

【寫手問卷:最擅長的寫法/梗是什麼?─ 虐梗:兄弟/轉生】

既是親手足,卻又有愛情,小時候他們不能夠完整記憶起全部的回憶,但是長大後,他們都清楚這樣的感情已經超過了兄弟。

他們會夢見在幽地的日子,那時候很快樂,但是將那樣的畫面放到現在,卻成了最恐怖的夢魘。

Newt不停告訴自己,Minho是他親弟弟,他不能永遠佔有他,他總有一天會離開。

Minho看著Newt,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哥哥,但是他總是忍不住忌妒起Newt身邊的所有人。

「你們兄弟感情真好。」鄰居的太太對Newt說,而Newt露出笑容,他強迫自己必須笑。

「是啊,我們感情很好。」Minho的手指在Newt的手掌心輕輕畫著,「是吧,Newt?」

他們的感情很好。

但是是哪一種感情?

是這一世由血緣構築起來的親情,還是前一世用鮮血勾勒的愛情?

關上門後,Minho抓住Newt的手腕,將他壓在門上,Newt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不准對其他人笑,不准看其他人,你是我哥哥。」Minho扣住Newt的下巴,逼迫他只能看著自己。

Newt卻覺得內心有一個角落充斥著滿足,Minho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在乎他,即使這樣的關係詭異至極。

【寫手問卷:最擅長的寫法/梗是什麼?─ 虐梗】

「我離開了,已經失去了在那裡的位置。」Newt將整張臉埋進枕頭中,任由布料吸收眼中滑落的眼淚,「我再也回不去了。」

「你想太多了。」Minho輕輕撫摸著他的背,略高的體溫隔著衣服傳到身上,卻讓Newt的眼淚完全潰堤。

「我假裝自己無所謂、被自己的繼父.....」Newt低聲嘶吼,「我根本不是你們眼中那種人。」

「那又如何?」Minho將Newt拉到自己懷中,「我還是喜歡你啊!」

Newt很錯愕而推開了對方,不知道該怎麼回覆,Minho才又再補一句:「你不用急著決定要不要接受。」

「你不用同情我,我不需要。」Newt搖了搖頭,「我不需要同情,Minho。」

「你覺得我在同情你?」Minho的語調上揚,「你真的這麼想?」

「我很謝謝你,Minho,在我最落.....」

Newt還沒說完,就被Minho抓住衣領向前一拉,他感覺到對方的呼吸,還有他的唇與自己緊緊的密合。

「請不要這樣,」Newt往後退開,刻意不對上Minho的視線,「我不行.....」

「我知道突然要你決定很困難,」Minho猶豫了一下,「但是,至少,我希望你可以在難過的時候,第一個想到我。」

Minho看著Newt轉身的背影,他知道這會是一個漫長的夜晚。

對他和Newt來說都是。

【寫手問卷:自己的文風能否做到多變,為你的CP試寫二個畫風迥異的片段 ─ 1】

Thomas握著手中裝著熱牛奶的杯子,他不敢抬起頭來看Minho現在的表情,因為那可能會讓他做好的所有準備都毀於一旦。

他無法告訴Minho,要他別再一直抱著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願望活著,但他無法開口說出事實,他嘗試握緊手中的杯子,讓自己的手顫抖地不那麼明顯,卻徒勞無功。

「他或許奪走了我們最美的玫瑰。」Thomas緩緩地說,「可是,他們帶不走一整個春天。」

「他們或許只帶走了一朵玫瑰。」Minho低著頭,看著杯子裡的液體映照著自己的倒影,他的聲音充滿絕望,「可是,那是我唯一的玫瑰。」

在那三年之間,他已經把他自己的一切都燃燒殆盡,他再也沒有希望可以點燃,他不得不承認,他失去了Newt──他的玫瑰、他的青春,以及,他唯一的愛情。

【寫手問卷:自己的文風能否做到多變,為你的CP試寫二個畫風迥異的片段 ─ 2】

「我在夏威夷附近有座小島,有沒有興趣?」Newt看著追捕整整一個月的目標被戴上手銬壓上警車,他想給自己好好放一個沒有任務的假期。

「你這是在邀請我還是在誘惑我? 」 Minho把墨鏡戴上,痞痞地勾起嘴角,對著警車上的目標送個飛吻。

「這要看你怎麼解釋了。 」 Newt聳了聳肩,一個月的相處已經讓他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得回答Minho那些沒有下限的問題。

「雖然我對夏威夷的風光很感興趣, 」 Minho轉頭看著Newt,毫無顧忌地脫口而出,「但也比不上你。」

【寫手問卷: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請貼一段現有的文中你認為最驚艷,最能作為本子風格宣傳的片段 ─ See you again】

距離Newt和Minho的戲還有一段時間,看著Thomas正在鏡頭前與Gally拍著對手戲,先前還互相打打鬧鬧的氣氛早已消失,轉變成緊繃、戰火一觸即發的狀況。

隔著房間的玻璃向外望去,Newt只能從Gally的嘴型勉強看出台詞,其實他知道自己的劇本上頭也有紀錄相同的台詞,不過現在他屬於他的劇本正被Minho拿著,他只能從中猜測。

「這時候,他對他說,眼前的情況已經夠讓我難受的了,如果知道你們得目睹這一切,我會更加受不了。」側坐在沙發上的Minho用手指勾起Newt金褐色的髮尾,另一隻手捧著劇本,平淡地念出臺詞,「如果我傷害了你們,那就更糟了。所以我們就此道別,你們要答應我只記得以前的我。」

「那對方回答什麼?」Newt看著Minho問道。

「他說,我不願意。」Minho放下劇本,「怎麼突然這麼問?」

「沒事。」Newt聳了聳肩,「只是好奇。」

然後Minho又繼續念了接下來的臺詞,Newt靜靜地聽著,過了許久,他才又開口。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是那個即將變成狂客的人,我跟他說出一樣的話,你會怎麼做?」

Minho沉默了一會兒,闔上手中的劇本,表情嚴肅地低頭望著Newt。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會帶你一起走。」Minho摸了摸Newt的頭髮,「即使你反抗也是一樣。」

「那如果我像他一樣對你開槍呢?」Newt鍥而不捨的繼續問了下去,他知道這個想法有點愚蠢,但他還是忍不住說出口。

「那我會留下來陪你到最後。」Minho沒有一絲猶豫地回答,然後低下頭親吻了Newt的額頭。

「我不會讓你一個人。」

【寫手問卷: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請貼一段現有的文中你認為最驚艷,最能作為本子風格宣傳的片段 ─ On the way】

被抓到任意開車XDDDD

【《In Time》(鐘點戰)電影AU】

「那我該怎麼辦?衝進你家,要你爸把時間交出來?」Minho雙手一攤,聳了聳肩,「要是Gally沒擋在門口,我們一定會是朋友。」

「Janson可不是靠手上的時間蓋那麼多棟大樓的。」Newt把Minho教給他的上膛方式,重新將手上的槍保險栓拉開,「他手上頂多只有一百年而已。」

「一百年,而已?」Minho深吸一口氣,「你們對於時間的價值還真是廣泛。」

「你可以有機會體驗一下漫步的悠閒。」把槍枝插在後腰的口袋內,Newt指著對面的寫著自己姓氏的招牌,「而且不用搶劫Janson。」

「搶你家的銀行?」忍不住大笑了幾聲,Minho舉起雙手裝出投降的樣子,「小少爺,你認真的?」

「誰說我搶了銀行?」Newt也露出笑容,「我只是回家拿一點零用錢。」


「我不能給你承諾。」Minho握緊雙手,對於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挫敗,「繼續向西走,二天後就會到第七區。」

「你還要繼續逃嗎?」Newt知道他的腳傷會拖累Minho逃跑的速度,他和對方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可以回到第七區,可以變回Issca Newton。

但是Minho不行,他已經成了邊界警局的通緝犯,他不能回第二區,更不用說其他的區域也不會歡迎一個通緝犯。

就算最後邊界警局沒有抓到他,Newt也不相信Janson會放過他。

「我必須前進。」鬆開手掌,Minho握住Newt的手臂,把自己所剩無幾的時間都轉換到對方的手臂上。

Newt看著手臂上綠色的數字不停增加,他想起Minho提過自己的父親是如何成為時間決鬥的常勝軍──讓對手失去戒心,然後在最後一秒反敗為勝。

Minho無法給他承諾,但並不代表他給不了,Newt伸出空下了另一隻手,蓋住Minho的雙眼,突然失去視力讓對方握在手臂上的力道又大了一些,但Newt抓住了那個瞬間,抬起頭吻上Minho的唇。

這樣的舉動讓Minho鬆開了手指,Newt勾起嘴角,他沒有移開自己的身體,反而扣住了他的手腕,反轉在上,把原本轉傳到手臂上的時間又還了回去。

Newt唯一能給的承諾,就是讓Minho有足夠的時間活下去。 


【TBC(?】

對一個CP的看法:希望他們可以不在意旁人眼光,一起活下去。(講完這句話就覺得很虐)

【寫手問卷:最擅長的寫法/梗是什麼?】

1.虐梗:兄弟/轉生

如果轉生後的他們變成兄弟,卻還保有原本的記憶。

三官不正但我很愛(。

2.虐梗

總而言之,我能夠說擅長的寫法,就只有虐梗(吧)

這是個Janson是Newt的繼父,卻搞上Newt同班同學Thomas的故事(淦

【寫手問卷:自己的文風能否做到多變,為你的CP試寫二個畫風迥異的片段】

1.從《小王子》裡面小王子、玫瑰和狐狸的關係產生的腦洞(?

2.好像是看了《The man from U.N.C.L.E.》寫的(吧

【寫手問卷: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請貼一段現有的文中你認為最驚艷,最能作為本子風格宣傳的片段】

都是當初沒有放進本子裡面的棄稿。我的棄稿數量大概是真正寫出來的三倍多(你

【《In Time》(鐘點戰)電影AU】

In time中文翻譯是《鐘點戰》,敘述一個人類25歲以後會停止老化,然而政府只給一年的時間讓你去賺取繼續「活下來」的時間。

簡單來說,他們的貨幣並不是錢,而是「時間」。

然而在電影裡面貧富差距非常大,有錢人幾乎可以長生不老,但是窮人卻可能在25歲過後沒幾個月就死亡。

我流設定大概是這樣:

Minho出身貧民區,但是意外救了某個富有的陌生人,將一百年送給了他,然而他卻開始分送時間給窮人,而且還用充裕的時間進入了富豪們居住的「第七區」。

在一場宴會上,他認識了時間銀行WIKD的總裁Janson,而對方也將自己的兒子介紹給他,也就是Newt,然而一直過著豪奢生活的Mewt,心中卻希望自己不要那麼「無趣」。

在宴會的賭桌上,Minho被Janson邀請上桌,富豪們的賭局讓Minho驚訝,他們賭的是時間──整個貧民區加起來都不夠多的時間,他們卻浪費在奢侈的生活上,但是貧民區卻天天上演因為沒有時間而死亡的悲劇。

最後Minho突發奇想,他把和Janson之間的賭注變成另一種形式──如果他輸了,就交出所有的時間;如果他贏了,就讓Newt陪他一天。

當然一點也不想要留在這個無聊又沒有樂趣的第七區的Newt,自然在賭局中動了手腳。


评论
热度(20)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