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2〈Damidick〉

記錄一下在噗浪打的小段落,幾乎都是看電影的時候寫出來的,所以應該說歡迎推薦好看的電影(嗎?)



【湛湛的點題】基爾伯特法則:真正的危險是沒有人跟你提及過他的危險之處。


Damian的手指掃過Dick額頭上有些過長的髮稍,纖長的睫毛在手背上留下細微觸感,他小心翼翼地移動著自己的手掌,連呼吸都不敢用力。

懸空用指尖描繪著對方堅挺的鼻梁,然後向下滑落,在濕潤的雙唇上停滯。
母親說過,愛是一種危險的情感,但卻從未告訴Damian愛會使他陷入危機邊緣。

所以當Dick張開眼睛抓住他懸在半空中的手臂時,他已經在溺斃在對方藍色的眼眸中。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台詞延伸】


「你知道我會拒絕,格雷森。」達米安把書中的書翻向下一頁,沒有抬起頭,因為他知道,只要一對上那雙眼睛,他不會這麼從容地說出這些話。

「我知道。」迪克原本挺直的身體倒回沙發,像是沒了電池的玩偶,「我知道。」

他又重複說了一次,像是對達米安說,也像是對自己說,他知道會是這個結局,所以他在達米安思考怎麼對應時,就先開口。

「能因為你而心碎將是我的榮幸。」(It would be a privilege to have my heart broken by you.)




【1990年《麻雀變鳳凰》台詞延伸】


「我知道那個表情的意思。」Tim摘下墨鏡,勾起了單邊嘴角,「你該拿個鏡子看看自己。」

「Timmy,你真的誤會了。」Dick聳了聳肩,「這只是一個交易。」

「但你吻了他對吧?」用食指的關節敲了敲玻璃桌面,「Dick,你越過那條線了。」

「我沒有!」Dick的手指抓著自己的頭髮,然後無所適從地在空中搖晃,「我拒絕他之後要再跟我見面。」

「可是你愛上Damian了,否則你不會吻他的嘴唇,而且還深陷其中。」笑容加深,那是Tim肯定自己猜中某件事情的自信表情。

「我不愛他。」倒回沙發上,Dick放下懸在空中的手臂,擋在自己的眼前,好像這樣就可以看不見事實一般,「我只是,喜歡他而已。」

「是啊,誰不喜歡Damian呢?」Tim看著不敢面對他的Dick,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


-


公寓的大門口被家具以及搬家公司的工人佔滿,Damian站在階梯上,卻怎麼也看不見走廊的盡頭。

Dick昨天到飯店找他,但是當時他正在開會,而對方只給Alf留了一張紙條,便離開了飯店,還好Alf請人送了Dick一趟,所以才能得知他的住處。

Damian再次把口袋裡的紙條拿了出來,像是兒童的字跡簡單留下幾行字,告訴Damian他要離開好萊塢到舊金山念大學,然後到華爾街當股市經紀人。

他猶豫了一整夜,而且早上就要與合作的集團簽約,他必須從中選擇一個,最後他在Alf晨喚之前,就離開了飯店。

先見Dick最後一面,還可以趕上簽約的時間──如果中間他多付點小費給司機,讓他多闖幾個紅燈的話。

他只是看一眼,然後把那支原本要在Dick離開時送給他的手錶留下,就直接趕回市區,但天不從人願,他根本無法上到Dick住的六樓。

再過十分鐘,他就會趕不上原本預計的時間,在公寓前來回踱步,但是那些家具和工人之間,看起來短時間內不會出現空間讓他經過。

Damian走到了公寓左側的邊緣,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使用而生鏽的逃生梯,阻止了他買下整個搬家公司的念頭。


-


Dick看著空無一物的房間,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待了三個年頭的好萊塢。

雖然不能說沒有遺憾,可是人生不就是如此,總有些人來不及道別,總是錯過。

正想再清點一次所有物品時,Dick突然聽見後面的玻璃窗傳來聲響,他回過頭,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窗戶外頭。

「Damian?」跑到窗戶前,Dick花了幾秒才打開玻璃窗,那扇窗戶一直都很難開,可是現在他不一點也不想跟房東抱怨。

「公寓樓下擠滿了傢俱。」Damian在Dick爬出窗戶時說道,「只剩下這條路。」

「所以你看到紙條,是來跟我道別的?不過你怎麼會知道我住.....喔,我懂,是Alf,幫我謝謝他的小甜餅。」

Dick又開始不間斷地說話,Damian這次沒有要他閉上嘴,但也沒讓他繼續說下去。

如同第三天那樣,Damian拉下Dick的領帶至他平視的高度,然後用牙齒咬住對方的下唇,在Dick因為驚訝與疼痛之際,用吻佔據他的聲音。

Dick不知道是誰先停止這個讓人沉迷的吻,但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所以你是來挽留我的嗎?」

「不是。」Damian沒讓他離得太遠,就先用手指扣住對方的後頸,「我是為了挽回未來的華爾街。」

Dick沒能再用他腦袋裡已經想好的臺詞反駁,就被Damian的吻再次攻陷。

Dick心裡想著,看來他去舊金山的計畫,可能得拖過今晚,或者再更久一些,永遠都不。

他沒能止住嘴角上升的弧度,畢竟這裡是好萊塢,所有夢想都有可能實現的地方。




【說一個CP我會說說對該CP的看法】


「格雷森。」睡夢之中有人在他叫了他的名字。

「嗯?」迪克眨了眨眼,房間裡的燈光對剛清醒的他來說,太過刺眼。

「格雷森。」那個人又叫了一次,這次迪克揉了揉眼睛,看見男孩坐在床沿,像是天空的藍眼眸裡只有他。

「小D?」男孩移到他的身旁,從上而下的盯著他。

「不是。」對方皺起眉頭,迪克忍不住露出笑容。

「達米安。」

他在被以吻封緘前唸出音節。



【《咒怨:終結的開始》產生的奇怪腦洞】


Dick接到一個家教的工作,對方給的薪水非常優渥,足夠吸引他每個禮拜有二天從布魯得海文騎車到哥譚,就為了教一個在家自學的小孩。

他只見過家長一次,就是他第一天到學生家裡的時候,對方是個高大的男人,自稱是學生的父親,只告訴他每個月會將薪水匯入他的戶頭後,就讓管家帶他到書房。

Dick不記得自己到底轉了幾個彎、經過了多少房間,整座大宅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更像迷宮,不過仔細想想,能給那麼高薪水、而且能夠讓小孩在家自學的人,蓋多大的房子都不太讓人意外。

當管家停下腳步時,眼前出現的門和其他房間的沒有不同,管家告訴他這是少爺的書房,之後上課都會在這裡,對方為他打開了門,卻沒有要跟他一起進去的跡象,他只好硬著頭皮自己進去。

坐在桌邊的男孩抬起頭,Dick猜想他最多只有十五歲,或是更小一點,他走向他,那有如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從走進這棟大宅後感受到的冰冷稍稍消退,卻變成另一種詭異的感覺,Dick說不上來。

「我是迪克.格雷森。」他伸出手,勾起笑容,「你就是達米安.韋恩吧!」


-


「你不知道嗎?那裡可是出了名的鬼屋呢!」Babara挑起了眉毛,「住附近的人都不會去那裡,你竟然去當家教!」

「他們的薪水很高,而且達米安很.....」Dick猶豫了一下,一般十四歲的小孩該是什麼樣子?偷開父親的車跑到老師家門口?

不,重點應該不是他為什麼會開車,至少他沒看過達米安『不擅長』的東西,而是他怎麼知道自己住在哪裡,他不記得自己上課的內容有提到他的住家地址。

「他很一般。」對Babara點點頭,「而且Alf的手藝很好。」

「我不曉得該說你勇敢還是愚蠢。」晃了晃手裡的紙袋,Babara揮了揮手,「下一次買一送一再找我。」

Dick也向她揮揮手,思索著剛才對方說的話,那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玩笑,否則她的表情裡面不會有那樣的情緒──恐懼。

或許韋恩家沒有那麼簡單。

至少不是像他想像中的那樣單純。


-


他一直很懷疑達米安刻在桌面上的那個標誌所代表的意義,而且不僅僅是在桌面,他也曾經在廚房的餐桌下發現一樣的記號,還有在大宅的某些角落。

那次晚到看見對方拿著小刀在桌面下出現後,他就開始在大宅裡找到那個標誌,Dick不曉得那象徵什麼意義,在網路上也找不到類似的訊息,他在筆記本上畫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他某天不經意看見Discovery的節目,他瞬間意識到,那不是達米安隨手刻下的。

那是一隻蝙蝠,只存在於韋恩家的蝙蝠。


-


「達米安。」男孩沒有理會他的意圖,快速地在筆記本上書寫。

「達米安,你聽見了,我知道。」Dick拉開了筆記本,逼迫他抬起頭,「必須這樣你才會聽我說話。」

達米安把筆一丟,雙手抱胸看著他,像是在等他說完所謂的廢話後,讓他繼續沒有什麼意義的課程。

「你到底是誰,達米安。」Dick把筆記本闔上,他需要知道答案,不論是Babara告訴他的,或是他自己推測出來的,那都不是他最想要的解答,他也不打算相信。

只有達米安親口告訴他,他等著那個男孩用嘲諷他的口氣,說他是個想像力豐富的白痴,那他就可以完全否定那些答案。

「你真的很愚蠢。」達米安雙手撐在桌面上,隔著一張桌子卻沒阻止他往Dick接近的速度。

「你真的什麼也感覺不到嗎?」

達米安伸手抓住Dick的頭髮,除了疼痛以外,Dick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持續加速,達米安寒冷的指尖像是冰塊般貼在他的額頭,藍色的瞳孔有著他的倒影。


「迪克.格雷森。」


那是達米安第一次叫了他的全名。



【TBC(?】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就是一個看起來Dick告白失敗的梗,其實應該是雙向暗戀(大概←欸

好喜歡讓41說看起來很言小的台詞,他們一直讓我想到《蘿莉塔》(Lolita),只是年紀沒有到37歲和14歲的差距,不過至少也有22、23歲和12、13歲的距離。然而也因為這樣沒辦法無照駕駛公然開車



而《麻雀變鳳凰》是霸道總裁的經典之一我就喜歡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劇情(你

設定大概是這樣:Tim和Dick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後來離鄉背井一起到大都市工作。Damian是韋恩集團的總裁,某天逃開酒會的晚上,在路上遇見Dick      反正就八點檔劇情(你   

如果有後續,篇名大概會是《Welcome to Hollywood》(吧?



我對41這個CP的看法:他們看起來站在不同的出發點(從年齡、身份上來說),但是愛情是一個互相、對等而沒有位階的關係。



最後,我只記得當時設定是韋恩家都不是人,但是具體到底是什麼,有待商榷(?

不過應該是吸血鬼或是相似的生物吧(不負責任只挖坑)

也有可能只是一段記憶(不負責任只挖坑again)


评论(2)
热度(3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