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1〈Minewt〉

*記錄一下噗浪寫過的東西,沒有後續(你

*一:只是想看閃光彈的產物

*二:美智提問對Minewt的看法下的產物

*三:第一次寫ABO,Alpha Minho x Beta Newt



Newt一早起床時,就看見天空灰濛濛的,而天上落下的雨絲打在木頭做的屋頂上頭,咚咚地響著。

看著泥濘的土地,Newt也不想要去田裡處理作物,看著沒有減緩的雨勢,他直接宣布今天農務組休息一天,反正這樣的天氣也不適合工作,放假一天也無妨。

Minho也和他做出相同的判斷,在雨天無法清楚判斷路況時探索迷宮,極有可能發生誤判或是危險的情勢,在吃完早餐後,Minho也宣布飛毛腿們休假一天。

各組幾乎都因為突如其來的雨勢停止了工作,所有人都在可以擋雨的地方動,有些人縫補自己的衣服,有些人則是三三兩兩聊著天,連身為首領的Alby都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發呆。

而Minho和Newt則是各自躺在一張吊床上,讓帶著濕氣的涼風吹動著他們的吊床,就像是在母親的搖籃中一般,以某種緩慢的節奏晃著。

大雨讓他們意外地都得到了一天的假期,但突如其來的空閒卻顯得有些無趣,幽地幾乎不會下雨,下雨會讓所有工作都停擺,這讓習慣勞動的glader不太習慣。

Newt和Minho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Minho講著千篇一律的笑話,而Newt沒有賞臉,他只是偶爾回對方一、二句。

舒服的天氣幾乎讓Newt快要闔上雙眼,但是Minho卻不放過他。

「Newt,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有。」

「好吧,那我問你,我喜歡吃馬鈴薯燉肉嗎?」

「喜歡。」

「我喜歡Gally的特調嗎?」

「喜歡。」

「那我喜歡藍色的那個水壺嗎?」

「喜歡。」

「那你喜歡我嗎?」

「喜.....」

Newt回過神,看著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的Minho,他差一點就掉入對方的陷阱。

「你已經沒自信到需要用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的了嗎?」Newt勾起嘴角,語帶嘲諷說道。

「不。」Minho爬下吊床,走到Newt的身旁,「是因為有人需要這種方式才會承認。」

Newt來不及反駁,就被Minho以吻封緘。

-

「瞎卡的,他們還在外面。」紐特在關上門的剎那被壓在門板上,該反抗的雙手卻繞上民豪的肩膀,把對方拉得更近。

「你在乎嗎?」民豪帶著戲謔的笑容回問,只等到一個令人窒息的深吻。

「在乎......」舌尖舔過上唇,溫熱的氣息在二人過於接近的距離之間迴盪,紐特的肩膀因為笑意而顫抖,「......才怪。」

除了你以外的事情我都不在乎。

-

一個有常識的人都知道要離發情期的Alpha遠一點,可是這就像是一個人對於某種食物過敏,卻有時會忘記,直到吃下那樣食物,才發現時就已經無法挽回,這時你在怎麼後悔也沒有用──Newt在打開門的剎那就知道自己犯下了這樣的大錯。

即使他不是Omega,但是身為Beta的他,在身體素質上,也不可能贏過一個發展健全的Alpha,更何況是經過訓練的Alpha──而且還是正在發情的Alpha。

他想把房門關上,但是卻被房內的人扣住了門把,並且一把拉住他的衣領,把Newt直接拖進房間內,他摔在木質的地板上,雖然雙手撐住地面,沒有讓他直接與地板親密接觸,但是膝蓋撞上地板的疼痛還是讓他咬住了下唇。

他扶著一旁的床角,撐起單邊的身體,轉過身後卻看見那個人已經把房門關上,而且當著他的面將門反鎖,Newt在地板上往後退了一段距離,對方卻用比他更快的腳步走向他,然後直接壓上他的身體。

「Minho,是我。」Newt嘗試喚醒對方,可是那雙眼謀直視著他,像是獵人貪婪地看著他的獵物般。

Minho的逼近讓Newt只能持續後退來躲避,可是當他的背抵到冰冷的牆面時,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可去,他思考著用肉搏戰贏過Minho的機率,但是那個數字低到他不敢去想。

他握緊拳頭,在Minho距離他只剩下十公分不到時,對準Minho的臉頰揮拳,卻在中途就被對方攔截,而Newt的另一隻手也被抓住,Minho單手就將他兩手的手腕握住,Newt被迫呈現投降的姿勢,他繼續掙扎,不過只是被Minho壓制得更牢。

「Minho,你醒、醒.....」Newt的句子被Minho的吻全數截斷,口腔被對方的舌間侵略,Newt急促地呼吸,卻不及Minho的從容。

Minho咬住他的嘴唇,Newt嘗到一絲絲的鐵銹味,疼痛的感覺讓他倒抽一口氣,但是Minho沒有停下,他更加深入這個吻,Newt越是閃躲,他就更進一步,像是隻飢餓許久的猛獸,將一切都吞噬入肚。

Newt放棄抗爭式的接受他的全部,一抓到機會,他咬住Minho竄入自己口中的舌尖,突如其來的反抗讓Minho往後退了一些,銬住Newt的手也收回,這時Newt伸手抵住他的肩膀,不再讓他靠近。

這樣的僵持沒有持續多久,Minho先是舔去自己嘴唇上的血漬,然後緩緩開口。

「難道你不想要嗎?」Minho跪在Newt的身體兩側,讓自己的陰影完全遮蓋住Newt。

「我是被你拖進房間的。」Newt抿了一下嘴唇,他可以肯定自己的唇上有一道傷口,卻不敢肯定嘴裡的血腥味是他的,或是Minho的。

「說謊,我聽見你的心跳了。」Minho伸手撫摸著Newt的左胸膛,露出一個不可一世的笑容,看著那樣的表情,Newt不禁勾起嘴角。

「那就別光說不練。」Newt挑釁地回答。

【END】


發糖的程度就跟我的厭世程度是一樣的(。

评论(2)
热度(3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