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You're a bad girl〈Jaydick〉

*推薦BGM:Bad Girl - Avril Lavigne ft. Marilyn Manson

*Tag:性轉、百合,會雷的不要點進來拜託,求放過彼此QQ

*可以看一下@竹碳_CC 和 @沒看過拉郎嗎 二位太太的性轉,超級好吃(合掌)

手指在膝蓋上輕敲著節拍,在不遠處設下天羅地網的陷阱,躲在陰影中的夜翼等待著她的獵物,每一分、每一秒,進入肺部的空氣都像是不斷膨脹的氣泡,撐起身體的每個角落,充盈著每一個情緒的細胞──她對於即將來到的時刻感到無比興奮。

這是一場她精心設計的遊戲,但她只邀請了一個玩家參予,她的獵物、她的小甜心、她的致命毒藥,或者說這麼說:她的壞女孩。

布魯德海文是她的地盤,沒有人對他的了解勝過夜翼,就算是出生在這個城市的任何一個人,也無法像她記得布魯德海文的那樣深刻,這也是為什麼她選擇了這裡而不是哥譚當作狩獵的場地。

就在這一刻,夜翼聽見遠方傳來了一聲巨響,接續著的是一連串不間斷的槍聲,爆炸的橘紅色火光照亮了天空,她露出微笑,從綁在腿上的裝備袋拿出一個閃著紅燈的操控器,塞進了左手的手套之中。

她跨出了黑暗之中,也宣告夜晚的狩獵遊戲開始。

-

「該死的。」紅罩頭躲在成堆的木箱之後,有如狂風暴雨的子彈打在脆弱的木頭上,她知道自己並不能待在原地太久,否則很快得她就會變成蜂窩。

可是在剛才的近身戰中,一個有著特戰隊身手的高大男人割斷了她腰上的皮帶,使得現在她手上的武器只剩下二把槍和腿上的匕首,而且子彈也所剩無幾。

「妳要是乖乖出來投降,或許我們老大願意讓妳跟著他呢。」帶著嘲諷地言語混在槍聲中傳進紅罩頭耳裡,她的回應是今天丟出的第二顆炸彈,也如預期之中,爆炸聲後短暫的寧靜,接續的是火力更強大的子彈。

雖然一切都照著她原先的計畫進行,紅罩頭的第一槍送給了在布魯德海文第二大的毒梟,強行介入這場數千萬美金的毒品交易,然而她沒有預料到的是,紅罩頭的出現應該使得另一個提供資金的幕後推手恐懼,但對方似乎早已經有了準備。

以一打三對紅罩頭並不是難事,她甚至對付過更多的人數以及更艱難的情況,可是那是在她沒有失去武器和沒遇上特戰隊員為前提之下。

思考著再丟出手中剩下的二顆閃光彈,敵人會暫時失去視力三十秒鐘,時間足夠她從目前的位置跑到那些人開槍的位置,再接下來的塑膠手榴彈可以再為她拖延十秒,她就有機會撿回自己掉落的皮帶,但這是在中間過程沒有任何意外才會發生,可是眼下紅罩頭並無其他選擇。

把慣用的手槍收到後腰的槍套內,從皮製外套的內層口袋拿出了閃光彈及塑膠子彈,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外套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左邊被子彈貫穿,開了一個大洞。

「媽的,一群渾蛋。」在子彈打穿最後一個木箱前,紅罩頭丟出了手中的閃光彈,在翻越過已經千瘡百孔的木箱時,她順勢拿起原本在槍套內的其中一支槍,往敵人的方向扣下板機,為她最喜歡的一件新外套報仇。

繃緊腿部的肌肉邁開步伐,在心裡倒數著時間,還有十五秒,她繼續向前跑,剩下十秒,一個快速地轉身再往後方補上幾顆子彈,僅存五秒,她抬起手臂,最後一秒,她丟出手榴彈。

爆炸形成的旋風逼得紅罩頭一個箭步躲到一個鐵桶後,瞬間改變路徑使得扭轉的腰形成一條完美的曲線,腳尖落地後,她再次向前跑去,裝有子彈夾的腰帶就在不遠處,但是背後已經傳來槍聲。

那些人比她想像中的還要棘手,壓低身體的重心,像是滑壘一般撿起腰帶,同時退出手槍內的空彈夾,後方的槍擊聲越來越接近,甚至有幾顆子彈掃過紅罩頭穿著短靴的腳踝,她抽出的腰帶裡的彈夾,裝上的瞬間翻身,一個人影出現在她眼前,身體的動作比腦中的思緒更快反應,食指按上板機。

「想念我嗎?小翅膀。」在扣下板機前,夜翼的聲音讓紅罩頭緊急停下手中的反應,她的呼吸還沒從死裡逃生中平復,只要再晚一秒鐘,她就會在對方的頭上開一個洞,到時候她可不覺得夜翼能夠像現在這樣帶著笑容站在她面前。

「妳來這裡幹嘛?迪基鳥。」然而夜翼只是對她一笑,用姆指比了比後面,空下的另一隻手則伸向她。

「來找妳啊。」在夜翼拉起她的瞬間,她舉起槍桿扣下板機,子彈掃過瑞秋帶著面罩的臉頰後,穿過飄在空中的髮絲,夜翼反射動作側過身體,用餘光看見一個拿著手槍的歹徒倒下,她不確定那個人是否還有爬起來的可能性。

「我用的是塑膠子彈。」沒等到夜翼開口,她用槍指著躺在地上的歹徒說道,「所以別跟我說老蝙蝠的那套。」

「我知道妳沒用實彈。」瑞秋拿起潔西卡手中的腰帶,她感覺到對方的手臂纏上自己的腰,瑞秋低頭靠在她的胸部上,然後刻意抬起臉看著她,彼此之間太過接近,她甚至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香水,她不曉得瑞秋用的是哪一個牌子,她只記得那瓶放在化妝鏡前的香水有著成熟麥子的顏色,然而她聞起來像是早晨,卻讓潔西卡深陷在有如威士忌的酒精中迷幻。

比潔西卡體溫低一些的手指擦過她後腰的皮膚,她沒有閃躲,反而比較想看自己名義上的姐姐到底想要玩什麼把戲,所以她任由瑞秋幫她綁上腰帶,假裝不在意中間過多的肌膚接觸,還有對方溫熱的呼吸灑在裸露的腰上,那種心癢難耐的感覺。

她又往敵人的方向多開了幾槍,直到瑞秋把腰帶綁好,一手搭著她的肩膀、一手扶著她的腰撐起身體,纖長的睫毛在面罩底下眨了眨,輕咬著嘴唇勾起唇肉,潔西卡不知道瑞秋究竟是刻意,或是她並無此意,可是她的理智線總是在對方面前顯得脆弱不堪。

一個傾身,潔西卡吻上瑞秋,而紅罩頭帶著手套的手掌壓上夜翼的後頸,讓她無法分心在其他事情上,用著不重的力道輕咬對方的下唇,她聽見瑞秋淺淺的吸氣和嘆息,在神經繃緊到了極致的戰場,反而更讓她們無法自拔貼近彼此。

「妳就喜歡玩這種遊戲吧?」

紅罩頭結束了那個她主動開始的吻,在夜翼的耳旁說道。

【END】

人生第一篇性轉百合,寫完只想交一個和潔西卡或是瑞秋一樣辣的女朋友TT

瑞秋撩妹技能滿點,尤其是潔西卡對此防禦力低於零(。

评论
热度(24)
  1. 五倍根号四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