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我在夢裡醒來,在現實中睡去〈團兵〉

*推薦BGM:HUSH─天文特徵 Astronomical Cachet 

*寫於84話前,但是有84話劇透(?





人的際遇很像宇宙,有些人可能經過你的生命一瞬,就再也不會回頭了。

但也有人即使走了,還是永遠留在你的生命之中。


-


艾爾文躺在他的身旁,他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卻忍不住手中的顫抖,直到手指輕碰到對方的鼻尖,微弱卻溫熱的氣息滑過指尖,利威爾心中懸在半空中的大石頭才稍微減輕了重量。

他還活著。

握緊手中僅存的木盒,裡面放著的針劑可以拯救一條生命,利威爾沒有猶豫就知道自己該選擇救治誰,或者說,那根本不需要判斷,不論是自私也好、於公也罷,他相信這個選擇不會錯誤。

就像當初他願意走出地下街一樣,不會後悔的決定。

但是昏迷之中的艾爾文像是迴光返照般突然甦醒,僅存的單隻手臂抓住利威爾握著針筒的手腕,藍色的眼眸已經渙散,神智不清地對他搖了搖頭,利威爾不敢去想那個動作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失血過多的艾爾文並沒有多餘的力氣阻止他,可是當針尖在扎入皮膚的前一刻,利威爾看著對方嘴唇嚅囁些什麼,不知道是四周傳來的慘叫聲蓋過了艾爾文的聲音,還是對方已經連說話都無法發出聲音。

利威爾低下頭,傾向艾爾文的唇邊,然後他才終於聽見那幾個微弱的詞語。

當利威爾回過神時,已經將手中的針劑交給了艾倫,新兵們圍著重傷的阿爾敏,他還是跪在艾爾文身旁,緊緊握著艾爾文的手腕,他不曉得對方是否還能感受到疼痛,可是比起身上其他更加嚴重的致命傷口,也遠遠抵不上利威爾手心的力道。

利威爾咬緊下唇,直到最後,他依然聽從了艾爾文的命令,順著他的任性妄為,可是這一次不如以往,這一次付出的不只是那些無足輕重的事物,而是將艾爾文整個人都當作了籌碼,進行一場幾乎無法獲勝的賭局。

但他終究無法拒絕艾爾文的要求,利威爾在聽見對方說出口的話語後,有那麼一瞬間,他希望自己什麼也沒有聽見,那他就可以毫不猶豫地把針頭刺入艾爾文的手臂,不需要看著鮮紅的血液帶著艾爾文的生命一滴一滴流出身體,也帶走對方眼神中的光芒。

他一點也不想要這樣,但是利威爾只能把艾爾文的手腕越抓越緊,好像這樣就可以讓他留下,蒼白的臉龐會恢復活力,再騎上馬,指揮所有士兵繼續作戰。

人類最強的稱號在這時只是一個虛名,他又再次失去了重視的人,只能看著對方眼神逐漸黯淡,體溫慢慢流逝,他卻無能為力。

利威爾殺了無數的巨人,卻敵不過死神。

他又再次看見艾爾文的嘴唇動了動,對不上焦距的瞳孔依然湛藍,卻已經了無生氣,彌留之際,利威爾卻看見艾爾文勾起嘴角,對他微笑。

這次利威爾沒有低下頭,也沒有聽見艾爾文對他說了什麼,但他還是讀出了那一句話。

他最不想在這個時候聽見的一句話。

「謝謝你,利威爾。」

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所有聲音歸於寧靜。

利威爾沒有任何表情,直到艾爾文閉上雙眼,他才闔上眼睛,任由眼淚滑落眼角。

「好好活下去。」



這是艾爾文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利威爾聽過對方說過最自私的一句話。



-



「醒來了?」

利威爾眨了眨眼,窗外的天空還是灰黑色的一片,他握緊了手掌心,艾爾文的手指就在他的手裡,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皮膚上的粗繭。

「你剛剛做了惡夢?」艾爾文的身體又往他靠近了一些,幾乎把利威爾整個人都抱在懷中。

「我夢見你死了。」搓揉著手心裡頭的溫度,利威爾抬起頭,就看見艾爾文的眼睛,在月光下微微反光,「你要我活下去。」

「只是個夢而已。」艾爾文輕輕地將臉頰靠在利威爾的額頭,把他完全包裹在棉被和自己的胸口之間。



「睡吧,我會一直在這裡。」他的聲音低沉地在利威爾的耳邊迴盪,直到他又再次墜入夢境之中。



-



我在夢裡醒來,在現實中睡去。

夢裡有你,但現實沒有。




【END】



第一句和倒數第二句是《天文特徵》的簡介和旁白,在辦公室看劇透的時候我反而還好,沒有非常激動,可是真的寫出來反而就哭了TT

從三年前的49話開始,我就覺得艾爾文不會撐太久,可是整整35個月過去了,我做了所有心理準備還是沒什麼用,寫下一字一句後才體會到:啊,他真的走了,真的不在了。

我知道以艾爾文的個性來說,這個結果是早在一開始就寫下的,只要他活著一天,就不會把自己的生命擺在第一位,永遠是以人類為最優先考量,可是我不是一次希望他有一點私心,不要再讓利威爾信任的人離開,讓他自私的活下來,但是退一步來說,我喜歡的不就是感情不是第一順位的艾爾文嗎?



所以我這麼告訴自己,

他只是先去了他們都會去的地方,等待重逢的一天到來。



评论
热度(7)
  1. -GOINGs-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