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致命玩笑 (The killing joke)》我流解讀

*電影的畫風很美,但是劇情.....撐過前30分鐘,之後就是你的了(?

*不專業我流解讀和心得兼劇透

*我給The killing joke的BGM:In The End─Linkin Park



我一直在想,究竟是高登的執著太堅強,還是小丑心靈太脆弱,或僅僅是人類的精神只是一個把手,輕易地就可以被人操縱,打開心裡的大門,讓人肆意破壞。

高登在看到芭芭拉被凌虐的照片後,我以為他會像當年的小丑一樣失去理智,可是他沒有,他還是要蝙蝠俠依法處理小丑,他說的那一句話讓我感觸很深:

我們要讓他知道,我們的辦法(法律)是有用的

可是小丑也回應了:你們把我關進了阿卡漢都沒有用,為什麼還要把我再關回去呢?

他可以輕易地再次越獄,他之所以安靜地待在阿卡漢,是因為「他願意」而不是「他無法逃」,這也使小丑變成蝙蝠俠一生之中最大的宿敵,你永遠不知道,小丑扣下板機,槍口會是一支旗子,或是一顆子彈。



致命玩笑最經典的臺詞莫過於小丑在最後說的,「我和一般人的差距,就是那悲慘的一天。」他同時失去了妻子、孩子還有外貌,他已經先失去了認同、自我以及尊嚴,這一連串的打擊讓他走上瘋狂的這條路。

可是蝙蝠俠呢?可是高登呢?他們不也曾經遭受過類似的打擊嗎?為什麼他們撐過來了?那為什麼小丑不行?

蝙蝠俠因為小丑而失去過他的第二代羅賓傑森(Jason Todd),而且在對方在泡過拉薩路池後重生,但他帶著復仇的新回到哥譚,變成紅罩頭,違反了蝙蝠俠的規定,他成了蝙蝠俠的麻煩之一。甚至,後來,蝙蝠俠也認出紅罩頭就是他的羅賓,可是他依然沒有殺死小丑。

更不用第四代羅賓達米安(Damian Wayne)的死亡,是他的羅賓、是他的親兒子,那時蝙蝠俠第一次嶄露出瘋狂的神色,不惜一切代價要救回達米安,之中他的確傷害了許多人,包含曾經復活的傑森,都成了他手中的棋子,可是,對比起小丑的所作所為,我反覆思考著他們之間的差異。

直到回家的路上,我在火車上看到一個在脖子後方刺著十字架的女生時,十字架從耳後延伸到脊椎,那剎之間,突然我想通了,蝙蝠俠、小丑和高登三人之間的關係。

他們之間的確是距離著一個「悲慘的日子」,但是那並不是全然的理由,而是蝙蝠俠和高登都有信仰,但是小丑沒有。

所謂的信仰並不僅僅只是宗教或神祇,而是一個無法被輕易動搖的信念,一個深植內心、不會被他人左右的意志,蝙蝠俠相信「不殺」,高登相信「法律」,可是小丑呢?

他什麼都不相信,甚至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最後的那個笑話,我其實笑了很久,發自內心笑出來的。

小丑的笑是種絕望、悲傷而痛苦的,蝙蝠俠的笑卻是理解(小丑的悲傷)、失落(無法救小丑)還有一切走到終點的解脫,就像最後的配音採訪中的內容,其實小丑和蝙蝠俠就是天秤的二端,他們互相攻擊、破壞到最後的制衡,他們是彼此的影子,相像卻又完全不同。

我自己藍色窗簾的解讀,笑話中瘋人院逃出來的二個人其實意味著蝙蝠俠和小丑,而成功跳到隔壁屋頂的瘋子是蝙蝠俠,也象徵著他跨過了內心的障礙,他不再因為過往的記憶而瘋狂。

他回過頭,看見跟自己過去一樣的小丑時,他便伸出了援手,他為他打開了手電筒,光線形成的道路象徵著通往光明的世界、也就是逃離悲慘的日子(瘋人院),可是小丑沒有踏上那條路,他說,走到一半時,他(蝙蝠俠)會把手電筒關掉,這樣他就會摔下去(二個意思,摔下化學物質缸或摔回瘋狂)。



從看Dick綠綠的(?),還有桶哥穿羅賓裝第二次上了老爺的螢幕,把我虐成渣渣,我又重新看了一次under the red hood才好一點(不

雖然現在電影已經下檔了,不過還是希望大家支持下DC家的電影!

這禮拜的自殺突襲隊就靠大家了!



评论
热度(8)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