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The same〈Thominho〉

*推薦BGM:五月天─如果我們不曾相遇What If We Had Never Met

*軍人Minho x 醫生Thomas      對,因為我媽逼我陪她看太陽的後裔  

*OOC都算我的(?


【1】


「別動!」Minho叫住Thomas,而對方也如他預期之中的回過頭。

「又怎麼了?現在連我自己離開都不行嗎?」Thomas被Minho開了不曉得第幾次的玩笑,然後他總是傻傻地相信對方,再被狠狠地嘲笑,現在,他絕對不會再相信這個人的任何一句話。

「剛剛......」他小心翼翼地往Thomas靠近一步,「你踩到地雷了。」

「少騙我了!」Thomas正要抬起自己的右腳,Minho快速地又跨出了幾步。

「真的,千萬別動你的右腳。」Minho緊張地舉起雙手看著Thomas,「對,就是右邊。」

對方的表情認真地讓Thomas忍不住也開始緊張,「那該怎麼辦?」他低下頭看像自己的右腳,一邊在心底想著他為什麼會粗心大意地闖入禁區。

「我老實說,」Minho走到Thomas的身邊,在他的右腳邊蹲了下來,「我從學校畢業到現在,從來沒看過有人踩到地雷後還能活著的。」

「你不是當了十五年的軍人嗎?」盯著在自己腳邊研究地雷的Minho,他正徒手挖著Thomas鞋子邊緣的黃土,「電影裡的軍人都可以用刀子拆炸彈不是嗎?」

「我是知道有一個人可以。」抬起頭,Minho挑起了單邊的眉毛。

「那個人是誰?」

「你看的那部電影的主角。」Minho低下頭繼續撥開對方鞋子底下的土石,但是卻只讓Thomas更加緊張。

「都這種時候你還開玩笑。」才剛說完,Minho站了起來,與Thomas四目相交。

「也不是沒有辦法。」Minho向前跨出一步,身體幾乎貼上Thomas的胸口,一隻腳則踩到Thomas的右腳旁,「腳鬆開,我幫你踩。」

「什麼?」不知道是因為緊張或是其他緣故,Thomas覺得他似乎能夠聽見對方的心跳,「那就不會爆炸嗎?」

「會爆炸啊!」聳了聳肩,Minho毫不在意地回答,「但是我幫你踩,就幫你死啊!」

「什麼跟什麼!去找人來幫忙啊!」看著Thomas不知所措的樣子,Minho的手臂繞過對方的肩膀。

拉著Thomas往後退一步,Minho的腳離開了原本踩住的地雷地區,看見Thomas閉上眼睛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大笑,聽見笑聲的Thomas張開眼,才曉得他又再次被對方耍得團團轉。

「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是一樣。」Minho被Thomas推開時,依然掛著笑容。

「誰跟你一樣。」轉身就往基地走去,Thomas下意識地抓住自己的肩膀──剛才被Minho攬住的那一邊。



「是一樣啊。」走遠的背影越來越小,Minho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一樣相信我。」




【END】



關於這個AU的我流設定(?

Minho和Thomas以前在軍校當過一陣子同學,但是之後Thomas選擇了醫學院,就有五年沒見面了。

可是陰錯陽差的情況下,Thomas在畢業後被派駐到邊境救助難民,才又遇到一樣在邊境駐守的Minho。

按照規定,醫師並不能到處走動,可是Thomas不可能安安靜靜待在醫療中心,所以常常到處亂走,甚至有幾次差一點就越過邊界。

其實Minho本來騙他有地雷,只是想要他不要再到處亂跑,誰知道,嗯(?

Thomas以為過了五年,Minho應該會比較成熟一點,結果完全沒變(個性&相處模式),但是在隊上,大家到覺得Minho很穩重,只有遇到Thomas就......變成小學生(。

Alby是邊境軍隊的隊長,大概比Minho大三歲,是Minho的學長,和Newt曾經是同學。

Newt在實戰中受傷退伍,所以降轉到醫學院,變成Thomas的同學,因為一直希望可以在前線工作,所以和Thomas一樣到了邊境當醫生。

Alby看到Newt到前線工作並不高興,因為他覺得那對於Newt沒有好處。

Minho不會叫Alby學長,是直接叫名字,不過Alby不太在意稱謂。


年齡設定:

Minho15歲進軍校,服役15年=30歲

Alby和Newt都33歲

Thomas小Minho 2歲=28歲

只是為了年紀而產生的裏設定:其實Minho17歲的時候曾經救過當時15歲的Thomas



Eagle:剛剛看到某大尉隔著門跟醫生嘴砲什麼:「他一定會保護美人、老人跟小孩」就覺得有超強烈的民豪嘴砲即視感啊!


太太剛說完我就繼續......


【2】


「嗯?他上次救了Thomas呢。」Newt聽見Alby說的話,拿下了掛在耳朵的聽診器,「Thomas是小孩嗎?」

「並不是。」Thomas幫著受傷的病人包紮,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而且那裡並沒有地雷。」

「你是在變向稱讚自己的長相嗎,Tommy?」Newt露出微笑,但是Thomas卻一點也不覺得那個笑容包含了任何善意。


不是小孩也不是老人就只剩下美人囉Thomas



【3】


「對付地雷的辦法,就只有慢慢一步一步跟他鬥。」Minho從腿上綁的布條拔出小刀,輕輕地翻動地上的土石,「你就跟著我的腳步,然後欣賞我帥氣的背影吧!」

看著Minho專注地尋找地雷,Thomas踩在對方前進的第一個腳印上,不合時宜的玩笑應該讓他無奈或是生悶氣,但是他卻笑了出來。

「你的笑話真的可以緩和氣氛。」Thomas嘗試忍住笑意,可是沒過幾秒鐘,他的嘴角就在對方回頭後失守。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皺起眉頭,Minho認真的表情讓Thomas有些尷尬,但是很快的,他就後悔了。

「嗯,第一句話的確是開玩笑,但是第二句是認真的。」

Minho轉過頭繼續在跟土石奮鬥,Thomas心想,就算他再怎麼喜歡這個人,也永遠無法適應他那些讓人嘆氣的玩笑。

可是Thomas始終沒有發現自己的笑容還掛在嘴角。



【4】


「我以為你會在意男朋友的職業。」Newt一邊把手術用的刀具進行消毒作業,一邊對著正在補充醫療包內的急救藥品的Thomas說。

「比起在意他的職業,」停下手中的動作,Thomas猶豫了一下,「我更怕哪一天就見不到他了。」

「是嗎。」Newt給了一個模糊而不完全肯定的答案,然而Thomas卻不再繼續手中的工作。

「其實只要還在同一片天空之下、還可以繼續跟在他身邊,就什麼也不重要了,」驚訝地轉過頭看著滔滔不絕的Thomas,Newt沒想到對方已經在不知不覺深陷其中了。

「怎麼說,Thomas,我想到一個詞,」眨了眨眼,「盲目。」

他以為對方會反駁,可是他只是聳了聳肩。

「或許就是盲目吧。」

然而之後,Newt聽見Thomas哼起某個旋律──那個常在Minho身邊聽見的曲調。

 

 

【5】


「不要動。」Alby拿出拆彈的工具,開始在Thomas掛滿炸彈的背心上作業。

「我很努力不要動了,」Thomas緊抓著褲管,卻無法讓顫抖的雙手停止,「可是……可是……」

「嘿,Thomas,看著我,」伸手覆在Thomas手背上,「看著我,然後聽我說。」

「上次那個地雷的玩笑,我其實沒說完,」對上Thomas的眼神,用拇指擦過對方的眼角,「在Alby手裡,沒有他拆不掉的炸彈。」

「可是只剩下三十秒,你們還是快跑吧。」想要推開Minho的手,但是卻又不敢移動的Thomas,轉過頭也只看見專注在炸彈上的Alby,「這樣下去我們全都會死。」

「我知道,我都知道,」Minho握緊了Thomas顫抖的手,「但是我還是會一直待在這裡,直到最後。」



【6】


「你的抽血技術真好。」快速地把針頭刺入皮膚,暗紅色的血液順著透明管逐漸上升,Thomas流利地替換檢驗用的玻璃管。

「因為我在一年級練習的時候,幾乎快戳爛一位室友的手臂。」Thomas在最後一管玻璃管裝了足夠的血液時,從一旁的鐵盤拿了棉花,壓上傷口。

「用力壓五分鐘。」抽出針頭後,Minho看著Thomas把貼上標籤的玻璃管放上鐵架,那個背影忍不住讓他想起,那是他們還沒分開的日子。

Thomas期中考需要練習插針,但是誰願意平白無故吃苦,最後Thomas終於用一個月的早餐換到Minho的手臂。

那時的Thomas還是菜鳥,每次插針前總是緊張地不停眨眼、深呼吸、用力吐氣,然後再循環一次,而Minho為了不讓他沮喪,亦或是為了表現所謂的男子氣概,即使再痛,他也不曾發出聲音。

最後Thomas順利通過期中考試,而他也和Thomas的早餐約會卻沒再停止,直到學期終了。





评论(2)
热度(32)
  1. 诸葛子瑜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