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Wall〈Damidick〉

他在自己的周圍築起高聳的城牆,不讓任何人侵入,也不讓任何人靠近,他知道這是一條必經的道路──成為獨當一面、被人期望的樣子。

Damian太習慣用這種方式對待其他人,像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防衛機制,即使與他相同年紀的孩子,可能還在遊樂場中玩著,可是他早就放棄那樣「不成熟而幼稚」的樣子。

夜晚的世界不容許他天真,看過底層社會的黑暗,也由不得他拋棄所有單純。他不像孩子,所有成年人該有的樣子他都有,那是他被期許成為的樣子。

放倒最後一個蒙面的歹徒,Damian確認倒地的人都失去意識之後,便轉過身照著原路返回,在幾個街口躲過路人和醉漢,但是一道身影卻一直尾隨在他後方,他刻意多繞了一些路程,卻沒有擺脫對方。

在經過一個路燈閃爍的路口,Damian假裝轉進一個小巷,讓自己隱身於燈光無法觸及的陰影之中,而那個人果然輕易地上鉤,跟著他走進了死巷之中。

「你是誰?」本來想要直接攻擊對方,但是他並不想要因為這樣延遲他回去的時間,便開口問道,「為什麼要跟著我?」

「小D,是我。」那個人走到了路燈之下,時亮時暗的燈光打在他的身上,Damian認出了對方。

「你來幹嘛?」Damian沒有走出黑暗,反而Dick向著他的方向前進一步。
「你一定又要說沒收到簡訊了吧?」Dick在面罩下的臉孔露出笑容,「今天要回去一趟。」

「回去幹嘛?」對方的笑容沒有減少,光線不足的巷子內卻依然明顯,Damian在Dick碰到他的肩膀時躲開,卻馬上又被抓住。

「虧我特地寄了簡訊給你。」他任由Dick攬住他的肩膀不再掙扎,往空無一人的街道走去,「今天Alfre烤了小餅乾啊。」

Damian的注意力沒有停留在Dick說了些什麼,他應該表現出厭惡這樣的肢體接觸,可是在他的自我防衛啟動之前,他似乎聽見磚瓦鬆動的聲響──從他的身體裡。



他的高牆正在逐漸倒下。



【END】


最喜歡情竇初開卻什麼都不知道的笨蛋了(欸

评论(4)
热度(2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