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See you again﹝5﹞〈Minewt〉

*前提情要:﹝1﹞﹝2﹞﹝3﹞﹝4﹞

*BIO歐美only印調



他不該喝那杯顏色看起來詭異的飲料,尤其當拿給他的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時。

音樂的節奏忽快忽慢,伴隨著一旁穿著暴露的女性尖銳的笑聲,誇張的眼妝在臉頰上融化,形成像是灰黑色的淚痕。

Minho扶在斑駁的柱子上,四周的人影模糊成一團,昏黃的陽光從骯髒的窗戶投射進來,和地板上的粉塵一起扭曲。

他忘了自己進來這個奇怪的房間是為了什麼,好像有某個重要的目的,不過現在似乎不太需要注意了。

腳步蹣跚地走在人群之間,四處皆是跟不上拍子扭動的身軀,Minho嘗試推開幾個擋在面前的人,可是只是引來嘲諷的笑聲,毫無用處。

「嘿......Min......」混雜在噪音裡的聲響讓Minho回過頭,Newt就在他背後,一步一步走近。

Newt像是失去焦距的畫面,邊緣模糊不清,卻又清楚地出現在人群之中,Minho甚至可以看見對方臉龐皮膚上的沙粒。

Minho看見Newt褐黑色的眼瞳,彷彿就此陷入一團漩渦之中,無法自拔地向下沉淪,但他還不想掙扎,也或許並不需要那麼做。

「你也......在這裡。」Newt有如自言自語般在Minho的面前說道,帶繭的手指從雙臂上攀,經過肩頭稍微停止,眨了眨眼,纖長的睫毛留下殘影。

詭異之中摻雜著愉快,Minho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Newt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撫上他的臉龐,在嘴角邊流連。

Newt望進他的眼中,好像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所有事情都可以先暫時放在一旁,直到對方願意離開為止。

可是心中抹不去的躁動不安一直敲打著警鈴,被遺忘的事件不斷提醒著Minho,他抓住Newt的手,但對方只是不解的看著他。

音樂變得更加大聲,震得似乎連心跳都被影響,被困住雙手的Newt沒有掙扎,頭輕靠在他的肩膀,Minho只需要低下頭,就可以吻上對方的額頭。

而他也這麼做了,Newt感覺到Minho的觸碰,他抬頭送上自己的唇,Minho放開對方的手,扣上Newt的後頸加深這個吻。

心跳不由自主加速,快得像是要從喉嚨跳出身體,耳邊傳來的呼吸聲被無限放大,蓋過音樂和人群的喧囂,卻分不清究竟是誰的呼吸。

Minho在Newt的口中攻城掠地,不放過任何一處,原本在後頸的手順勢下滑,沿著脊椎竄入單薄的上衣之中,腰側緊貼著手心,Minho甚至感覺到對方正輕微顫抖著。

期待的太久,久的有如終生都無法實現的願望,讓Minho的每一個動作都顯得小心,當他的手在Newt身上停滯不前時,對方就會握著他的手繼續前進。

Newt在幾乎喘不過氣時才讓他們分離開,他拉著Minho往前走,直接倒向了一張表皮剝落的沙發上,然後沒有停止的深吻。

他在Newt緊抓著肩膀時脫了對方外套,而Newt的手指則笨拙地解開Minho襯衫的扣子,他們幾乎分不開的雙唇和無法克制的喘息成為了唯一的阻礙。

再也沒有任何隔閡將Newt和他分開,Minho低下頭,緊靠在對方的胸口,聽著心跳敲打著耳膜。

「你願意......」Minho在Newt身旁撐起身體,他們必須知道答案。



「只要是你。」Newt的雙腳繞上Minho的腰際,伸手拉近彼此的距離,再次吻上對方。



-



Minho把自己的臉埋進了枕頭裡,他暫時不想面對窗戶外面的陽光,或是在夢境裡他到底做了些什麼。

昨天Newt坐了他的二手吉普車回家,雖然一路上他們沒有談話,可是在下車之前,Newt跟他說了再見,那讓他覺得身體從內膨脹,撐起他的願望,連之後的額外慢跑都沒有那麼累人。

他期待著明天還能見到Newt,或許可以說上幾句話,雖然會是他先開口,不過總歸是個好現象,直到閉上眼睛之前,那種快樂的感覺都充盈在他的四周。

而那樣的感覺被帶入了夢中,與大多數的十二年級男學生一樣,Minho夢見了Newt,並且混淆了一些不屬於「現在」的他的記憶──可是Minho不能否認,他甚至覺得自己真的和對方接吻,而且還在一個詭異的派對裡上了床。

感覺太過於真實,尤其他的身體的反應,要不是罪惡感出現阻止他,Minho願意重新體會一次那個夢境。

Minho還是起了床,稍微打理一下便出了門,開著吉普車的路上,他才想到今天有幾堂和Newt一樣的課,讓他忍不住發出懊惱的呻吟。

雖然那只是他一個人的夢,只要他不說,不會有人知道,可是Minho一想到Newt的樣子,和夢裡情境重疊,他就無法克制自己胡思亂想。

Minho抓了抓前額的頭髮,他沒有想到自己會深陷這樣的境地,過去幾年之間,他以為早已經放棄找到Newt的機會了,可是當對方再次出現在他面前,Minho才意識到,他根本不可能輕易放開。

在開進學校的停車場後,Minho沒有馬上下車,他在背包翻找出手機,在聯絡人裡搜尋著,找到Thomas的名字按下了撥出鍵,幾秒後就聽見Thomas的聲音從話筒傳出。

「喂,你怎麼這麼早打來?」Thomas聽起來像是剛睡醒的聲音,讓Minho翻了一個白眼。

「現在八點四十五分了,Thomas先生。」刻意用機械式的聲音回答,Minho聽見話筒的另一邊傳來沉重的落地聲。

「四十五分?怎麼可能!喔,天哪,我、我忘了......」Thomas緊張地不小心弄掉了手機,發出的巨響讓Minho立刻讓手機遠離自己耳朵,但是還是清楚聽見對方的聲音,「Teresa為什麼沒叫我?」

「或許她看到你的瞎卡臉就昏倒了,沒辦法叫你。」Minho嘲諷地說道,「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九點前給我到學校。」



-



「所以,你夢到Newt,在去找我和Brenda的時候?」Thomas在紙上寫下幾個關鍵字,互相畫上關聯的箭頭,「而且,你們做了。」

「這不是重點,」Minho很想抓住對方的肩膀,然後搖一搖他的腦袋,他認識Thomas這麼久,還是無法理解他的邏輯,「我是說,他或許記得,記得幽地、你、WICKED。」

「那他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你和Alby?」在幽地的字上打上一個叉叉,Thomas咬著筆桿,「這不合理,除非他有理由。」

「我不知道。」握緊了雙拳,Minho垂下了肩膀,他尋找Newt的時間太久了,也想過各種可能性,種種的跡象都顯示Newt其實不記得他,可是心裡總是有一小塊在對自己吶喊,還抱持著微小的希望。

Minho希望Newt只是假裝忘記他是誰,假裝不認識他是誰;但他又希望Newt是真的忘記了,忘記過去的那些痛苦,忘記他曾經丟下他一個人獨自面對死亡。

苦惱地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響,Minho壓制著自己想要直接往操場跑去的衝動,他不想要搞砸和Newt的關係,卻又因為太在乎而小心翼翼,結果就卡在一個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的中點。

「或許你可以測試他。」Thomas放下口中的筆桿,輕輕地敲打著桌面,「就像你當初測試Alby一樣。」

抬起頭看著Thomas,然而對方開口想說些什麼,在思考後又收回,「不行,如果他記得的話......」

「說清楚,Thomas。」Minho感覺到指甲因為過度用力而刺進手心,但是他沒有分神理會,「怎麼測試他?」

「讓他沒有退路,」緊張地在紙上畫出許多條箭頭,從Newt的名字向外發散,「你要製造一個狀況,讓他必須承認坦承他有記憶。」

Thomas深呼吸後再次看著Minho,放開手中的鉛筆,雙手壓在桌面。

「叫他的名字。」Thomas把寫滿字跡的紙張翻到背面,寫上了幾個字。



「叫他Newt。」





【TBC】


自己拉燈XD

那段是我一直很想寫的Death party,電影裡那個橋段實在太喜歡了(摀胸口)

推個水管上電影的音樂:Maze Runner: The Scorch Trials - Hallucination / Death Party Scene



其實到這裡,我也還在猶豫Newt到底有沒有記憶←


评论(16)
热度(20)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