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See you again﹝4﹞〈Minewt〉

*前提情要:﹝1﹞﹝2﹞﹝3﹞

*BIO歐美only印調

 

「Janson剛才上課叫了你不少次。」Newt沒想過Minho還會刻意追上來,他只想先找到下一節課的教室和自己的櫃子,甚至他可以忽略對方突然擁抱他的這件事情。

「喔。」Minho聽見了他的回答後,像是一顆洩了氣的氣球,「我以為,你記得我。」

Newt對於Minho的表情感到一絲愧疚,可是他不該這麼想,從一開始,他就不打算和這個學校的人有太多牽扯,但是那是在他假設沒有人會對他釋出善意的情況下。

還在猶豫該如何處理眼前的狀況,就有一條手臂勾上Minho的肩膀,一張帶著笑容的臉就出現在Newt的眼前。

「優,新朋友,不介紹一下?」對方繞過Minho,向Newt伸出另一隻手,「Alby,有沒有興趣加曲棍球隊?」

Newt看著Alby的手,禮貌上他不能拒絕,但是當他選擇不讓Minho幫助時,就已經下定決心。

「我還要去下一堂課。」他找了一個藉口,但也是事實,「抱歉。」

他不敢看Alby的表情,但是大概也能猜到,吃驚、茫然和懷疑,那些早就被Newt設想在內的樣子,可是預期的失落卻少了一些──跟Minho給他的失落比起來。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Minho跟上他的腳步,「你修了代數,所以應該也會選統計,我也選了統計。」

Newt不用翻出待在背包裡的課表,他幾乎能猜出Minho的意思,那是他的下一堂課,也意味著,Newt暫時沒有辦法和對他分開了。

他無法克制地想,如果再繼續下去,他會不會忍不住踩過自己設下的界線,讓Minho拉著他在學校內到處亂逛,然後就一直前進沒有退路。

他在表面上做出了拒絕,內心卻伸出長長的思緒,從他最柔軟、最單純的那一塊,像是飛蛾一般,往光亮的那一方生長,他想接受其他人的好意,而不是冷漠地視若無睹。

「兄弟,左邊。」在Newt望著頭頂的指示牌時,Minho指著左邊的走廊,「教室在B棟。」

只退一步,不能再多。

Newt給自己的底線稍稍往後拉,跟著Minho走到了教室,可是對方沒有停止前進的腳步,又往他的底線前踏了一步。

教室裡沒有規定一定的座位,Minho順其自然地坐在他的旁邊,Newt也只好從背包裡拿出Paige給他文件,假裝那些他早已明瞭的規定像是某本暢銷小說,值得他全神貫注的閱讀,那樣才能讓他忽略對方投射過來的眼光。

撐在桌面的手揉了揉太陽穴,好像就能讓腦海中的畫面散掉,也能讓超載的思緒稍微緩和。別想太多,他默念一次又一次,似乎就真能說服自己相信那些由他創造的假象。

在Minho把課表遞給他之前,Newt沒有想過,他在學校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必須和他待在同一間教室裡。

所謂的底線其實也只是一條幻想出來的,只有Newt被限制的枷鎖,Minho沒有被他的拒絕擋在門外,反而輕易地破除他的偽裝。

Newt應該要阻止,他沒有忘記自己來到美國的主要原因,而且交幾個朋友絕對不在規劃項目之內。

明面上他是因為父母調職才輾轉來到美國,可是真正的原因卻是Newt,他必須靠藥物控制自己的腦袋,而那種新藥只在美國合法上市。

人腦中的每個訊息都是一條微量電流,在各個神經細胞間傳遞,可是Newt的身體除了一般正常的訊息傳送以外,腦袋卻還會不時產生不正常的放電。

在沒有發作時,Newt與一般人無異,可是一旦發作,有可能讓他晃神從樓梯上跌下來,也有可能產生錯覺。

在Newt某天真的從家中的樓梯上摔了下來,不僅造成了他輕微腦震盪,也讓他的左腿骨折後,Newt的父母因此為他申請調職,在他的腿傷痊癒後,搬到了美國。

藥物的確稍微改善了他腦中不正常放電的狀況,可是沒有辦法完全根治,他不敢告訴其他人,總是以過敏為由服藥,直到五年級,他跟住在對街的好友分享了這個秘密。

那天之後,被人知曉的祕密不再是祕密,Newt再也沒有一天的好日子,有人會模仿他症狀發作時痙攣的樣子,有人叫他毒蟲,在最需要同儕的時候,Newt徹底放棄了「朋友」這個詞。

他怪罪過父母為何讓他得到這種病,也厭惡過這個世界是如此不公平,甚至自暴自棄地停止服藥讓症狀復發,最後一個人躲在角落顧影自憐。

但就像報紙頭條上的明星緋聞,很快地大家就因為啦啦隊隊長無照駕駛被抓,不再注意Newt,可是每當看見他時,總還是會說上一、二句話。

轉學到美國對Newt來說,就像是個新的開始,在其他人眼中,他還是一篇什麼顏色也沒有沾染的白紙,他可以隨心所欲些改變自己的形象。

然後Minho出現,打亂了他重新開始的計畫。-隔天生物學老師並沒有讓Newt自我介紹,或許是根本沒有注意到Newt是新來的轉學生,逃過一劫的感覺讓他鬆了一口氣。

上課時Minho嘗試了好幾次想和他建立話題,可是都被他隨意地敷衍過去,還好下一節課開始前,他們不需要再上同一堂課,讓Newt可以正大光明地從對方身邊離開。

但是他必須承認,對Minho的愧疚感並沒有隨著消失,只是從檯面上可見的位置,移到另一面,他想隱藏的那一面。

在圖書館的書架間徘徊,Newt把看起來有趣的書名都拿起來翻閱,從射擊遊戲的延伸小說《全境封鎖》,到法國思想家朱莉亞的作品自選集,但是就像是無聊的學校課程,沒有一本書提起他的興趣。

Newt的腳步來到罕用書區,老舊的書架上覆蓋著一層灰塵,有些書背也看得出來蛀蟲啃食過的痕跡,書頁因為接觸空氣氧化後泛黃,比起其他區塊的書籍,罕用書區的書本帶著斑駁的老舊感,卻多了一分沉穩的感覺。

小心翼翼地拿了一本古英格蘭的童謠故事集,線裝的線似乎已經脫落,幾張書頁以弧形的方向飄落,Newt撿起脆弱的紙張夾回書中,又繼續搜尋下一個目標,沒有多久,一本有著奇怪書名的紅色精裝書吸引了他的注意──三月的紅色深淵。

因為罕用書區本來就不是熱門區域,Newt找了許久依然沒有看見用來架高的梯子,他只好墊起一隻腳尖,將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一隻腳上,避免讓剛痊癒的左腳施力,就在他勾到書脊的頂端,一瞬間卻重心不穩,懸空的左腳撞到書架,痛楚快速佔據了腦海。

Newt因為疼痛而蹲了下來,他深呼吸幾口氣,嘗試讓自己左腳的肌肉放鬆,就像復健師常告訴他的那樣,可是痛覺緊緊纏著他不放,他無法放棄抵抗,Newt稍微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地往走到的另一端移動,找了一個靠窗的角落坐了下來。

揉著左腳的腳踝,其實不應該在復原這麼長的時間過後還會疼痛,也不應該這麼痛,醫生猜測Newt並不是因為受傷恢復不全,而是心理因素影響了他,他因為害怕再次受傷,所以刻意避開了左腳,反而讓左腳每次施力都有了顧忌。

距離下一堂課沒有剩下多少時間,Newt猶豫了幾分鐘,他不想在開學第一週就翹課,只能在稍微休息過後,慢慢地走出圖書館。

教室和圖書館之間的走廊擠滿了學生,Newt在人群之中閃避著,他假裝讓自己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好幾次被人撞到後,他只能在原地咬緊下唇,等待疼痛減輕時再繼續前進。

「嘿!」好不容易走到教室前,要打開門時,Newt突然被人從後方叫住,他回過頭,看見Minho在離他不遠的背後快步走了過來。

「我剛才叫你好幾次。」Minho拉住了已經打開一條縫隙的門,讓Newt被夾在門框與對方的手臂之間,「你的左腳怎麼了?」

「沒什麼,」想要往後退卻被門板抵住,Newt沒想到會被Minho看見自己最不想被看見的樣子,「要上課了。」

「你的左腳受傷了?」Minho沒有打算放過他,四周圍的人看著他們奇怪的樣子,紛紛投以好奇的眼光,「還是舊傷復發?」

Newt不打算回答,可是太多人的注視讓他不得不妥協,要讓Minho離開的唯一方式,就是解決他的問題,所以他點了點頭。

「走。」Minho看見他的回答後,拉住他的手就要離開教室,「我帶你去保健室。」

「上課時間到了,而且它會自己好。」Newt從對方的手心掙脫,轉身就走進了教室,但Minho就跟在他的身後,選了他的座位旁邊的位置。

沉默在他們之間只存在幾分鐘,Minho就轉向Newt開口說道。

「那如果放學的時候,狀況沒有改變,」Minho用拇指朝門口比了比,「我載你回家。」

摸著剛才Minho抓住的手腕,Newt似乎還能感受到對方皮膚的溫度,揮之不去,就像Minho不停地出現在他身邊一樣。

「如果我不答應你,你是不是永遠不會放過我?」Newt嘆了一口氣,他沒想過Minho比自己的腳傷還要麻煩上許多。

「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不會放開你。」

Minho沒有一絲猶豫就回答。



【TBC】

不蘇不要錢的概念。

最近三次元發生的事情有點多,會盡量定期更新,希望不要窗。

评论(10)
热度(1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