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See you again﹝1﹞〈Minewt〉

*BIO歐美only新刊如果我沒窗的話

*轉生後的Minho和Newt再相遇的故事,人格擔保的HE。



﹝1﹞


他忘了自己究竟什麼開始有了慢跑這個習慣。

就好像打從出生就根生在骨子裡的記憶一般。


Minho聽著耳機傳來的音樂,有節奏地邁著步伐,濕潤的空氣在鼻腔打滾,下雨的天氣總是黏膩而帶著霉味,Minho又把外套的帽子往前拉了一些,讓防風外套的布料不會因為汗水,而貼在頸部的皮膚上。

他每天下課,除了校隊的正規練習,回到家後,總是會習慣再多跑上一、二個小時,為了發洩身體裡多餘的精力,讓他可以將腦袋裡的思緒好好沉澱。

沉澱,他覺得這個詞有點重。

Minho在很小的時候被自己的記憶困擾,他對著幼稚園的同學大喊:「鬼火獸會把你們吃掉!」,那時這番言論造成班上一陣騷亂,老師和父母都以為那只是他的幻想,畢竟年僅五歲的小孩,誰不是幻想自己能當超人?

可是那不僅僅是他的幻想,Minho可以完整敘述鬼火獸的樣子,還有他曾經經歷的一切──幽地、迷宮、焦土、閃焰症、狂客、WICKED.......那不是幻想,而是真實存在的記憶。

一開始,他還沒有辦法分辨,究竟自己為什麼會有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像是也有一個叫做Minho的人,在一個被死亡病毒侵襲的世界裡,與夥伴奮力逃出邪惡的組織追捕,只因為他們的身體內有著病毒的抗體。

他對著四周的人說著那些記憶,但是沒有人理會,慢慢地,他知道沒有人會相信他,而且那並不屬於他所知道的任何一段歷史,網路上也沒有人有相同的記憶,直到他遇見了一個與記憶中的同伴有著相同長相的人。

Thomas是在上了小學之後才認識的朋友,開學的第一天,Minho就抓住Thomas到教室的角落,結果讓Teresa誤會他要找對方麻煩,被Teresa丟過來的積木砸傷了額頭,那一天,他知道了三件事情,Thomas有記憶,而Teresa沒有,還有,絕對不要找Teresa(或Thomas)麻煩。

過了一個轉角的麵包店,Minho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錶,距離晚餐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下個路口照原路往回跑,剛好可以在母親把菜端上桌前到家,他似乎可以聞到母親最擅長的家常菜的香味。

他在撐著傘的行人間放慢腳步,緩緩地調整自己的呼吸速度,人群聚集所產生的溼熱感,讓Minho原本就溼透的外套布料更加擾人,但他一點也不想像個傻瓜一樣,什麼遮蔽也沒有地在街上淋雨。

路口的行人號誌燈上,小綠人快步地閃爍著,Minho站在一對情侶的旁邊,男子低聲對的女伴說些什麼,然後兩人低頭笑了出來,他撇開了眼神,繼續專注在自己逐漸緩和的呼吸上。

小綠人閃爍的頻率加速,步伐也越來越快,Minho想著,當紅色的小紅人出現時,就要準備往原路回家,但思考卻被餘光的影子打斷,他轉過頭,看著一道身影從旁邊情侶的傘下經過,向黑白色的斑馬線上快速走去。

Minho先是愣住,然後當他跨出第一步時,小紅人取代了小綠人的位置,他看著那個人的背影繼續在馬路中央前進,他沒有多想就要追上去,但是一輛計程車從他前方行駛而過,刺耳的喇叭聲將他打回現實,情急之下,他終於忍不住對著那個人大喊。



「Newt!」



他不曉得車子低沉的引擎聲有沒有蓋過他的聲音,他只在車水馬龍之間看見對方,傘下的金髮在路口的另一端回過頭,Minho看著他,但是對方的視線卻像是從他身邊掃過,沒有一絲停留的跡象。

來往的車輛穿越在他們之間,毫無減速地呼嘯而過,Minho只能任由那個背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他咬緊下唇,就差那麼一點,他就找到他了。

拔掉了耳機,Minho從口袋拿出了手機,在通話紀錄裡找尋著Thomas的名字,他想打電話給Thomas,但是撥號之後,卻只聽見機械式的回覆,他想Thomas可能還在學校忙科學營的事情,所以才沒接電話。

他按下了紅色的停止通話鍵,繼續搜尋著手機裡聯絡人的資訊,他又按下Alby的名字,但是通話的嘟嘟聲才剛在耳邊響起,Minho就立刻掛了電話。

他突然不想對任何人透露這個訊息──就像小時候那樣,大家都說他只是在幻想,況且世界這麼大,對方或許只是一個與記憶中相似的人,他沒必要大驚小怪,但是Minho看著小紅人在被小綠人取代,行駛的車子停了下來,紅磚道上的行人佔去了斑馬線,對方的背影也早已經看不見,可是他還是盯著他走遠的方向,等著一絲奇蹟的可能,他希望剛才見到的畫面不是幻覺也不是錯覺,而是真正的、他所渴望的那樣──Newt將會再次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

但直到下一個紅燈再次亮起,所謂的奇蹟沒有發生,Minho轉過身,沿著原路奔跑,落在身上的雨滴沒有停歇,行人的腳步沒有停下,車輪在柏油上的摩擦聲沒有停滯,手錶顯示的時間沒有停留,然後Minho意識到,他又一次失去了Newt。



-




晚餐過後,Minho不如以往打開電腦玩起遊戲,他只是坐在書桌前,一次又一次重新喚起腦海中的記憶。

手裡的鉛筆被他從右手拋向左手,在左手手指間轉了幾圈後,又落回了右手,他想起第一次見到Alby的情景。

剛升上七年級開學的那天,他站在學校為學生舉辦的社團博覽會中,那時候他已經是田徑校隊的一員,其實並不用再參加這個活動,但開學第一天,老師只是介紹了這學期的課程內容,就沒有再多上課,他也只能在學校打發空堂的時間。

說巧不巧,Minho第一眼就看見Alby,對方就站在體育性質社團的第一攤前,手裡拿著報名表單給新進的準社員填寫。

他沒有任何猶豫就跑到社團的攤位前,沒有拿報名表單,看起來倒比較像是要找麻煩的,過了一陣子,Alby才意識到他詭異的行為。

「你這瞎卡臉的新生,去排隊!」對方皺起眉頭說了一句,又轉頭繼續催促著其他新生填寫表格的速度。

「我才不是空咚新生!」Minho挑起眉毛,他看見Alby轉過頭,他們四目相望了許久,直到Alby開口。

「你的嘴還是一樣臭,Minho。」然後他們大笑,就像好久不見的老友。

他在遇見Thomas之後的幾年,他意識到或許地的其他人或許也正生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他開始四處尋找,而的確讓他找回許多人,Alby是Thomas第一個,再來分別是Chunk、Ben、Frypan、Jeff和、Winston。

可是即使找回了這麼多人,擁有過去回憶的也只有Thomas和Alby,其他的人都沒有關於幽地的記憶,或許是幽地的種種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太美好的記憶,不記得可能是件好事。

但是每再遇見一個認識的面孔,Minho就更可以確認那些回憶不是自己幻想下的產物,它在某個世界的角落,或是某個時空之中,是真實發生過的。

不知不覺日子過了幾年,Minho升上了十二年級,大部分在他記憶中熟悉的人都找到了──但唯獨Newt,不論他再怎麼尋找,甚至在Thomas和Alby一起幫忙的情況下,依然沒有一絲消息。

Minho曾經想過,如果Newt現在也生活在這個與他相同的世界,是否也會帶著與他相同的回憶,那Newt是否所以記得他們在狂客豪宅的事情,他甚至懷疑過,他們始終找不到Newt,就是這個原因,因為他無法原諒他們。


直到今天,Minho再次找到他,而這一次,他不會再丟下Newt離開。






【TBC】



See you again.

再次再見,再次相見。



我說是HE怎麼都沒人相信啊TTTT(活該)

順便發個印量調查,有需要的幫忙填一下喔:)

评论(9)
热度(34)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