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Fool〈Thominho〉

現代AU,Minho和Thomas已經交往了。

推薦BGM:John Newman - Love Me Again



去他媽的夢想!

Thomas在喝下一大口長島冰茶後,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他就算已經快被酒精衝昏了腦袋,還是沒像平常人那樣發酒瘋、亂吼亂叫,只是坐在Pub的角落,任由音樂的節奏重擊著自己的腦袋。

強烈的音樂節奏有如拿著鐵鎚一下又一下敲擊著他的後腦,可是Thomas沒有停下把玻璃杯中的飲料灌進自己口中的舉動,即便他的頭已經痛到發昏,可是他依然沒辦法將擾人的思緒趕出腦海中。

這一切只起因於一個很小、很小的事件,關於Minho的,關於他自以為很了解的人,Thomas又喝了一口,灼熱的液體滑過喉嚨,從胃部引起一陣燒灼感,他以為交往這麼久,他是除了Minho的母親以外最了解他的人──該死的他以為是這樣。

可事實是他對Minho並沒有那麼了解,至少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了解。

他知道Minho不喜歡吃微波食品,喜歡咖啡勝過於氣泡飲料,吃漢堡或是潛艇堡時總會把裡頭的黃瓜挑掉,還有他不能吃花生,那會引起他的過敏,他在高中曾見過一次,Minho不小心吃到一塊花生醬的餅乾,過沒多久就長出了紅疹子,可是他媽的,他知道這麼多事,就是不曉得Minho的夢想是到國外念研究所。

搖晃了一下玻璃杯,裡頭的長島冰茶已經被他喝的一滴不剩,Thomas勉強從吧檯的角落舉起手,像裡頭的酒保招了招手,正在擦是酒杯的酒保走向他,問了一句需要什麼,他指了指自己已經見底的玻璃杯,笑了出來。

「我的夢想,一杯長島冰茶。」酒保沒有理會他顛三倒四的句子,只從中擷取了酒名,便走回吧檯中央,過沒多久,一模一樣的飲料就被推到Thomas面前。

他又像是趕時間的上班族一般,大口大口地將杯中的飲料喝完,正當他打算再點下一杯時,卻發現口袋中的錢包已經在他沒發現的時候消失了,大概是被偷了,Thomas想著,今天的運氣真是好,先是發現Minho的夢想是遠遠地離開這裡,錢包又被偷,裡頭裝著他所有的金融卡和證件,真是太棒了。

他勉強從高腳椅上下來,眼前的畫面混雜著Pub四散的絢麗燈光,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扭動的四肢,還有一些三三兩兩靠在昏暗的角落互相調情著,Thomas看著那些幾乎要糊成一團的景像,突然感覺的一陣天旋地轉,一個重心不穩腳踩了空,向前方的人群撲了過去

Thomas以為會跌的一身痛,可是他沒有感受到想像中的疼痛,反而是碰了一身溫暖和柔軟,他撐起身體後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在他身下的是一名穿著黑色低胸連身裙的女性,他連忙道歉,對方卻揮了揮手,Thomas先爬了起來,又伸手拉起了那名女子。

「抱歉,妳沒事吧?」Thomas的醉意清醒了一點,他讓自己的眼神聚焦在對方的身上,對方的身材姣好,而且臉上也不像其他來Pub的女性那樣濃妝豔抹。

「我沒事。」女子露出了微笑,「你呢?」

「我,喔,我也是。」Thomas鈍了一下,腦中將接收到的句子裡解後拼湊,他又晃了晃腦袋,「妳等我一下。」

他走向一旁的吧檯,向酒保要了一張紙和一支筆,在紙上寫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及名字,又走回女子身旁,將紙片地給了對方。

「如果妳回去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請直接找我,醫藥費我會負責。」正當Thomas講完,想要離開時,手臂卻被女子抓住。

「不如這樣吧,你請我喝一杯,就當做賠罪怎麼樣?」女子微微歪頭,像是在徵詢Thomas的意見,但是空著的另一隻手已經搭上他的肩膀,使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進了許多。

Thomas用著他已經越來越不清楚的思路勉強理解的對方的意思,他點了點頭,完全忘了他的錢包已經被偷的事實,就隨著女子走回了吧檯。

「二杯長島冰茶。」女子向酒保點了酒,往Thomas的方向又坐了近一些,他甚至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香水味,還有睫毛整齊地弧度,Thomas又想起剛才碰到的柔軟,他低聲地笑了出來。

該死的夢想,該死的Minho,他現在什麼都不想管,只想任由自己醉到天亮,而且Minho可沒有這麼長的睫毛,更不用說他的肌肉不可能那麼柔軟,Thomas從後方伸手繞過女子的腰,才發現對方的衣服背後是鏤空設計,從頸部到腰都沒有一絲布料。

但是女子也沒有拒絕他的動作,反而放任他的手掌撫上纖細的腰,借此再往他的懷中移了一點,昏暗的燈光照著對方的臉孔,炯炯有神的雙眼,尖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唇,像是商店中完美的芭比娃娃,Thomas忍不住伸手去觸碰,卻引起女子的輕笑。

「嘿,Thomas。」Thomas眨了眨眼,他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而且聲音熟悉的不得了,他看見眼前的女性張了張嘴,是她在叫自己嗎,可是這個聲音是低沉的男聲,正當Thomas還在思考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衣領背人向後拉了一把,他整個人失重地往後一靠,然後又是一陣暖意。

「你是他朋友嗎?」眼前的女子勾起嘴角,但她的視線是看著Thomas的背後,這讓Thomas抬頭一望,他驚訝地張大了嘴,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他後方,「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不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Minho看著盯著自己張大嘴巴的Thomas,把對方拉下高腳椅,沒有管眼前女子錯愕的表情,就拉起Thomas的手臂,離開了吧檯。

「喔,對了,我的確是他的朋友。」Minho在走沒幾步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轉頭對著那名女子露出了笑容,「我是他的朋友。」


-


被拖出Pub的Thomas甩開Minho的手,拉起了外套的領子,卻阻擋不了冷風灌進衣服內帶來的寒意,他帶著憤怒的腳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寒風吹走了他的酒意,他伸手在口袋掏了掏,拿出手機,上頭顯示現在是凌晨兩點五十分。

「Thomas!」Minho在他的後面喊著,但他沒有打算停下腳步,反而加快的步伐,一個是因為想逃離這個冷死人的街道,另一個是想逃離Minho。

「Thomas,我在叫你!」Thomas左右搖擺的腳程終於被Minho追上,對方抓住他的肩膀,把他壓制在旁邊的磚牆上,「瞎卡的,你故意的!」

「對,我故意的!」Thomas幾乎是對著Minho吼了出來,「我就是故意的,怎麼樣!」

「你到底在氣什麼?」Minho沒有放開Thomas,反而咬牙切齒地抓緊對方的衣領,「我到底瞎卡的哪裡惹你了!」

「你不是很想去國外念研究所嗎?去啊,管我做什麼。」Thomas伸手就要給Minho一拳,手腕卻輕易地被Minho抓住,「放開我,媽的。」

「蛤?就因為這個?」Minho皺起眉頭,「那不是你說想去念的嗎?」

「我?」Thomas在聽見Minho的話後愣住,他隱隱約約想起,他好像曾經說過,想要在大學畢業後,到國外念研究所,見見世面,他停下了掙扎,Minho也放開了雙手。

「是你說想去念,我才要去的。」Minho用食指敲了敲Thomas的額頭,「你該不會忘了這件事吧?」

「可是你說這是你的夢想。」Thomas被酒精充斥的腦袋一下子無法處理這麼多訊息,只能混亂的思緒中抓取片段,組織成話語後吐出,「我以為你早就計畫好了。」

「那是我的夢想沒錯。」Minho嘆了一口氣,口中吐出的白色水霧隨在接觸冷空氣後逐漸消散,「因為我的夢想一直都是。」



【END】


這首歌是電影《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的主題曲,阿湯哥就算老了還是很有魅力的!

很喜歡他歌詞裡的感覺,尤其是Rising up to you這句,為你起義造反,很像Minho會做的事情 (不要造謠

Fool是在說Thomas,有點雙關,名詞解釋是傻瓜,動詞是欺騙(?


偶爾也想翻牆出去寫個Thominho(欸


评论(11)
热度(24)
  1. kiyoshi2013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2. kiyoshi2013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