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TMR】第一夜〈Minho→Thomas〉

只看電影,所以看小說的太太們請多包涵(欸

小說等我活過這次期中再補←

看著被夾在兩面厚重的牆中央的鬼火獸,Minho吞了一口口水,心跳的還沒恢復成原來的速度,伸手抹掉臉上被鬼火獸噴出的不明液體,他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過鬼火獸,這是第一次──但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

轉過頭,一旁的Thomas還喘著氣,不可思議,Minho心想,這傢伙是第一次進迷宮,甚至來到這裡根本不到三天的時間,他就靠這種方式殺了鬼火獸,Minho想起三年來在迷宮中死去的夥伴們,憤怒混合著一種不知名的情緒頂在喉頭,無法解除。

這個世界正在因為Thomas改變,Minho的第六感告訴他,Thomas殺了一隻所有飛毛腿都害怕的鬼火獸,而對方僅是一個新來的,這非常不對盡,但他很快就把這個疑惑丟在一旁,現在的狀況由不得他多想。

「喂,你要做什麼?」Minho對著似乎想要靠近鬼火獸屍體的Thomas大喊,對方停下了動作,回過頭看著他,「你瘋了嗎?他可能還沒有死,你就這麼想送死?」

「你不想知道鬼火獸長什麼樣子嗎?或許知道了,我們就可以......」沒等到Thomas說完,Minho就抓住對方的手臂,直接拉往反方向走去。

Minho完全無法理解Thomas的腦袋裏頭究竟裝了什麼,每個人都知道進了關上門的迷宮就像是直接送死,但是對方還是來了。

Thomas甩開Minho的手,一前一後小步跑著,轉了幾個彎,他們回到當初藏匿Alby的藤蔓牆,抬頭一看還可以看見被藤蔓埋沒後,僅露出兩隻手臂的Alby,Thomas伸手拉了拉藤蔓,然後試圖解開藤蔓的結。

「你到底在做什麼?」Minho推開了Thomas,他知道對方想解開Alby身上的藤蔓,「白癡,要是等一下鬼火獸又出現了怎麼辦!」

「難道要一直把他綁在那裡嗎?」從滿是砂石的地上爬了起來,Thomas的手臂上又多出了一些擦傷。

「先想怎麼活過今晚吧!」Minho靠在牆上,用藤蔓將自己蓋住,他不知道鬼火獸究竟是用什麼判斷人類,可能是聲音,也可能是影像,他只能猜測這樣的可能性,而從樹藤與牆面的摩擦聲,他可以判斷Thomas就用一樣的方式躲在他的旁邊。

想著隔著一面牆的夥伴們會有什麼反應,應該都在睡覺,就像以往那樣,畢竟所有人都認定他們已經死了,頂多Newt會徹夜不眠思考該升哪一個飛毛腿當小隊長,其餘的人不會有任何改變。

時間像是暫時停滯了,沒有一絲聲響,空氣也凝固了,離天亮還有多久無法判定,只有他自己若有似無的呼吸聲,直到Thomas開口打破了這樣的沉默。

「你有想過離開迷宮的世界嗎?」Thomas帶點沙啞的聲音傳來。

Minho以為對方會問『我們可以活著離開嗎』或是『你會不會害怕』這類問題,結果Thomas問了一個從沒有人問過他的問題,可能連待最久的Alby都沒有想過,但是Thomas問了。

「我沒那種時間想。」刻意壓低了聲音,雖然沒有聽見詭異的聲響,不過還是下意識地警戒著四周圍的狀況,Minho開始覺得或許Thomas真的有可能用他的好奇心走出迷宮──如果沒有在中途被他的好奇心殺死的話。

本來想這個問題蠢的可以,可是Minho卻不由自主地開始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可是就像是起初剛進迷宮的狀況一樣,問題總在一個圈子裡兜,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沒有記憶,就算離開這裡,也毫無意義。」最後Minho給Thomas這樣的答案,對方沒有再多問,因為這也是所有人都面臨的問題,除了名字以外,他們沒有任何關於過去的回憶,僅有在這裡生活的記憶。

「你為什麼要進來?」像是禮尚往來般,Minho也將問題丟回Thomas身上,卻得到對方疑惑的蛤了一聲,他只好接著繼續解釋,「為什麼要進迷宮?你知道沒有人可以在迷宮活過一夜。」

Minho以為他的問題考倒的Thomas,因為過了很久、很久,對方都沒有回答,就在他想讓對方別再想這個愚蠢的問題時,Thomas卻出乎意料地給了他答案。

「我不知道。」Minho嘆了一口氣,果然Thomas什麼都沒有想就衝進來送死。

「你那空咚的腦袋是裝飾用的嗎?」忍不住又開口罵了Thomas,Minho覺得自己剛才還認為,他有可能可以走出迷宮這件事,根本不可能發生。

「我只是覺得不能放著你不管。」Thomas沒有多做猶豫就說了一句。

接下來又是沉默,Minho緩緩伸起手,揉了揉左胸口,他一定是因為太緊張才會心跳又再次加速。

【END】

其實我只是為了讓Thomas說最後那一句而已(欸

喜歡上了冷門作品後只能當自耕農啦TTTT

Newt根本小天使(不重要

评论(11)
热度(22)
  1. 李佩斯的折叠式野营杯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一句真是萌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