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越界〈邱夏邱〉

*總之意外被推坑後就.......(割腿肉
*前後無差(?



「你會猶豫,是代表夏宇豪還有機會。」

賀承恩的話語重擊在邱子軒的胸口,他不確定眼前的模糊景象究竟是因為少了鏡片的緣故,或是快要湧出眼眶的淚水導致。

受傷前的每一場比賽,他的發球有多俐落,殺球就多果斷,可是膝蓋上的傷疤似乎不只讓邱子軒的身體變得不夠靈活,甚至連做決定都變得優柔寡斷。

他的身體被限制,連感情也被一起束縛,不敢踏出步伐。

他下意識地用手指撫摸下唇,忘了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有如在回味那個落在唇上的親吻,直到這一刻,似乎還能夠感受到殘留的體溫。

「那我該怎麼辦?」

在夏宇豪隔著球網吻他之前,他可以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心臟在見到對方時的微微加速,忍不住想要多碰觸一點的慾望,都只是青春期錯置的巧合,他沒有、也不會愛上對方。

但事實是他在自己刻意忽視那些再明顯不過的徵兆時,早已深陷名為愛情的囹圉,所以在夏宇豪告白後,邱子軒才會感到憤怒──他欺騙自己的假象被人狠狠戳破。

模糊的視線在賀承恩幫他把眼鏡戴上後稍微清晰一些,但他腦海中卻看不清眼前的畫面,而是被不斷出現夏宇豪佔據。

叫著他學長的夏宇豪。

學著跳發的夏宇豪。

在複習功課偷看他的夏宇豪。

背著他回家的夏宇豪。


隔著攔網說喜歡他的夏宇豪。


他還要逃避到什麼時候,才會正視近在咫尺、無法否認的事實──他喜歡夏宇豪,非常、非常喜歡的這個事實。

若青春是在可爾必思和礦泉水這種選擇其一,他又該如何選擇?

像是對排球的那般熱血選擇酸酸甜甜的可爾必思,或是選擇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般繼續生活的礦泉水,他伸出手,耳邊卻熟悉的聲音在迴盪。


「就是那種,瞬間被擊倒,會讓你無法轉移目光,眼裡只有他,就像⋯⋯」


賀承恩握著礦泉水的手緩緩收回,他伸直手抓住瓶身,往自己的方向ㄧ扯,便聽見好友大喊:「你要拒絕喔!」

他有些搖晃地站了起來,藍白交錯的可爾必思孤單地立在桌面上,邱子軒再次遲疑不決,考卷上不會的選擇題,還可以隨意地決定答案,可是夏宇豪從來就不是ABCD可以解答的問題。

邱子軒快速地拿起可爾必思向社辦外跑去,即便後方的友人不斷地向他大喊,但除了自己的心跳,他什麼也聽不見。

初春的空氣充斥在肺中,他紛亂的呼吸無法配合步伐,邱子軒只想再跑快一點、再快一點,要快一點到達夏宇豪身邊。


「我知道我越界了,但這不是比賽。」


邱子軒的腳步又快了一點,他露出笑容──這一次,換他越界了。




【END】



啊──邱子軒和夏宇豪也太可愛了吧(暴風式哭泣

邊看邊在心裡說都是套路......但我就被套路綁死了TT

勸大家是看一下,再婚兄弟也很棒TT



评论(2)
热度(45)
  1. 夏秋小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