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Step by Step 〈奧尤〉

*一個關於身高差的故事(?

*CWT47新刊試閱,摘錄片段,不是連續的劇情(?

*印調請點我




163 & 168


想要墊起腳尖,就能夠和奧塔別克以相同的高度看著這個世界,或許他就可以和第一個出現在他的世界中的朋友有更多共同話題。

五公分的差距不遠,但僅有小指那麼長的距離,卻不是穿著冰刀鞋不斷練習就能超越的存在,即使尤里在冰上跳得再高、滑得再穩,終究要等待身體的成長,才能有機會和對方看見一樣高度的景色。

盯著鏡頭的尤里最後並沒有墊腳,照片裡的他們保持著原本的距離,可是在他們回到休息室後,尤里彷彿為了挽回他們之間的差距,在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時就拉著奧塔別克離開吵雜的人群,對方雖然一臉疑惑,卻依然跟著他走出休息室。

「我想跟你合照。」沒有多加修飾的句子就這樣傳進了奧塔別克的耳中,尤里舉起手機面向自己,畫面上奧塔別克好像隔著螢幕望著他,鏡頭中的他們和合照一樣有著五公分的差距,但這時尤里踏出了步伐。

向後退一步、二步,他踩上後方的階梯,利用樓梯的高度差彌補了自己的身高,尤里露出笑容後按下快門,手機中被命名為「奧塔別克‧阿爾京」的相簿中又多了一張照片,跟著對方在冰場上的影像,一起被收藏在他的回憶之中。



173 & 173


「你要不要和我睡?」

四周圍吵雜的聲響彷彿被人按下靜音,尤里先是感覺到胃一陣緊縮,呼吸也被他徹底遺忘,剛才奧塔別克說的每一個字他都能夠理解,但是組裝成句子後,尤里的腦海中卻一片空白。

要不要,和我睡。

簡單的一句話就讓持續幾個月的單戀徹底淪陷,心臟彷彿被人點燃了足以轟炸整個俄羅斯的火藥,在尤里的胸口爆炸,他看著眼前的奧塔別克,開口想說些什麼,可是所有音節都卡在喉嚨,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他該怎麼做,像是以前那樣二話不說答應,還是......事情可能和他想像的不一樣,但也有可能就是他想的那樣,尤里的眼神不斷游移,始終不敢直視奧塔別克,也因此讓眼前的友人疑惑地開口:「尤里?」

尤里這時才把目光轉向奧塔別克,而對方似乎沒有察覺他的心思,逕自解釋下去:「他們說還有一間雙人房。」

聽見這句話的尤里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腦中的幻想,他感覺到一股熱度從後頸向上,沿著耳朵一路竄燒到臉頰,即使沒有鏡子,他也知道自己現在一定面紅耳赤,可是奧塔別克又接著說了下去。

「但只有一張床。」





183 & 175


「嗯,一直想和你再來一次。」對方毫不閃躲地回答,二人的眼神再次相交,「畢竟,我們是從這裡開始的。」

時間彷彿又回到那時候,奧塔別克說著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和眼中的尤里有多麼特別,然後在他被那雙黑眸的真摯情感吸引時,向他伸出手。

『你要和我做朋友嗎,要,或是不要?』

尤里似乎還能聽見奧塔別克對他這麼說著,然而眼前的人已經不是十八歲的英雄少年,他也不是十五歲的初生之犢,一次又一次在冰面上披荊斬棘地擊敗對手,經歷各種挑戰與困難,他們蛻變為現在的樣子──強大、美麗而率真的尤里以及堅定、穩固而雄壯的奧塔別克。

他們從那天開始一步一步向前走近,是彼此最好的敵手,也是最好的朋友,最終他們心中的情愫逐漸茁壯,尤里忘了他們究竟是誰先開口,但從那一刻起,他們便決定以情人的身分繼續前進。

「奧塔別克。」尤里露出笑容,伸手抓住對方的手,十指交扣,「明年我們還要再來,後年也要,大後年也要,以後都要。」

想要和奧塔別克一直在一起,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滑冰、一起生活,最後一起變成滿臉皺紋的老爺爺,坐在陽台上說著年輕時一起經歷的歲月與時光,陪著彼此走完這一生,或許會被人笑,但尤里的確這麼想。




【TBC】


我自己看了都覺得怎麼一堆粉紅色泡泡(。

评论(2)
热度(23)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