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33〈奧尤〉

*推薦BGM:星を追う子ども~Hello Goodbye & Hello

*17歲學生奧塔別克x30歲老師尤里,師生戀(心)


「以你的成績來說,升學會是不錯的選擇。」尤里用筆尖畫出奧塔別克成績單上的數字,「社區大學對你來說已經沒什麼挑戰性,可以考慮首都的國立大學……」

奧塔別克望著白紙上一個又一個紅線組成的圈,被框住的是他三年來的成績,卻也像是在胸口跳動的心臟,尤里畫出的每一筆,都將他緊緊綁住。

但他只能握緊擺在膝蓋上的手掌,對方的金髮成了一抹在餘光裡擺盪的殘影,奧塔別克想著尤里說的話,他必須為自己的未來做出選擇。

人的平均年齡是七十歲,可是在十七歲時就需要為自己往後的人生做決定,說有多荒謬就有多荒謬,卻從來沒有人反駁。

而奧塔別克也清楚,他面臨的抉擇並不單單如此,如果選擇首都的大學,他可以得到更多資源,但同時失去的就是他現在和尤里之間的距離。

是師生,也是朋友,還有更多他尚未開口表表明的關係,一旦他離開了,或許就永遠沒有機會說出口。

「貝卡?」只有在私底下尤里才會這麼叫他,當奧塔別克抬起頭時,首先看見的是那雙天藍色的眼珠盯著他。

「你怎麼說?」尤里在無人的教師辦公室裡攬住他的肩膀,像是兄弟一般,奧塔別克搖了搖頭做為回答。

他想說我愛你,但是然後呢?

尤里就該讓他愛嗎?

「我會好好考慮。」奧塔別克說完後,拿起桌上的成績單走出教師辦公室,被紅筆畫滿線圈的白紙被他對折再對折後收進外套口袋。

「喔,上次的皮羅斯基謝了!」在奧塔別克走出門口前,尤里再次叫住他,「下一次換我請你!」

「一言為定。」他向對方比出拇指,走出辦公室後,他拿出口袋裡的成績單,在牆壁上重新攤平,熟練地折出一架紙飛機。

打開距離最近的那扇窗戶,奧塔別克捏住紙飛機的手臂向後彎,然後用力地往窗外射出紙飛機。

在黃昏的夕陽下,白色的紙飛機彷彿被塗上橘黃色顏料,順著微風不斷向前飛行。

紙飛機在起飛時就決定自己往後飛行的方向,如同他在十七歲就必須決定以後的人生志向,那為什麼他不能在十七歲就決定要愛誰一輩子?

紙飛機還在空中飛行,他還有一點時間,在紙飛機落地之前,在他畢業離開之前,還沒言明的感情還能再等一下──因為他已經選擇了那有且只有的飛行方向。




奧塔別克以為告白和滑冰一樣,只要練習就會成功。

但直到他把「我喜歡你」說成「你願不願意當我的朋友」後,他才知道那一點都不簡單。



「你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尤里直接把外套往奧塔別克的臉上丟,對方沒有回答他就伸手接下後扔在地上。

「你只有十五歲。」奧塔別克走到他面前,因為身高帶來的壓迫感讓尤里想要後退,卻只是發現自己後方的牆壁讓他走頭無路。

「哈薩克人只要十六歲就成年了,不要以為我不知......」沒把話說完,奧塔別克就低頭咬住尤里的下唇,而他沒有抵抗,只是拉住對方的衣領,讓彼此又更加接近。

近的,像是可以聽見心跳聲一般。



「你不害怕嗎?」看著冰場上用著完美步伐跳躍的選手,尤里問了奧塔別克,也像是問著自己。

害怕輸了比賽,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害怕原本構築的世界在一夕之間瓦解,這是他短短十幾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自己還沒準備好。

「戰士會害怕,」戴上黑色手套,奧塔別克握緊雙手又鬆開,「但是不會逃避。」

音樂停止後,尤里看著奧塔別克頭也不回地向舞台走去,他腦海中突然響起他們第一次的對話。

他是戰士,他不會逃,他會等著和奧塔別克一起站上頒獎台,他會拿著金牌與他擁抱。



【END】


這次斷斷續續的片段有點多XD

评论
热度(17)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