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相遇亂世以外,於危難中相愛〈盾冬〉

【小V點梗/BGM:蔡佩軒─光年之外


「火車經過隧道後,我們有四十秒的時間。」Bucky用力地扯了扯繩索,一一確認那些繩索牢固地綁在攬繩上頭,「抵達火車車箱後,A小隊往車頭,B小隊往車尾。」

Steven看著對方戴上厚實的手套,隊員們按照順序抓住繩索,沒有人再開口,只有順著山谷落下的風在耳邊呼嘯。

空中飄下的雪花在他呼出的白煙中融化,有些則是掉落在他的鋼盔以及額頭,冰冷而濕溽的感覺滲入皮膚,Steve沒有鬆開緊握繩索的雙手,任由雪水沿著鼻樑滑落。

「嘿,可別像上次那樣啊。」Steven的後頸突然被溫暖的氣息碰觸,他下意識地縮起脖子,回頭就看見Bucky露出笑容,他知道對方是為了緩解他的緊張。

他不該顯露出自己的緊張,因為他是隊長,所有隊員都聽他的指令,如果他都不確定這次任務的成敗,又如何說服其他人?

Steven深呼吸一口氣,溫熱的吐息形成白霧模糊了視線,把從高聳的山壁上跳下並且穿越整座山谷,最後要潛入正在行駛中的列車,怎麼樣都和Bucky說的『上一次』明顯有差距。

二年前的夏天,他還沒參與實驗之前,一班周遊列國的遊樂園經過他們的小鎮,當時Bucky和一群朋友提議來場驚險刺激的夜遊,Steven也被對方半拖半拉地參加了這個遊戲。

他永遠記得那些老舊的遊樂設施在燈光不明的情況下看起來有多嚇人,而其他人像是為了壯膽般,互相嘻笑調侃,Steven中途不斷回頭為他們把風,然而他以為這場無趣的夜遊會就此結束時,眾人卻發現了新遊戲。

Bucky沿著摩天輪的支架緩緩上爬,過沒多久就到了頂端,對方向下方的人們揮舞著雙手,而摩天輪下的人無不拍手叫好,除了Steven以外。

他緊張地張望著四周,擔心過於大聲的呼喊和動機會被人發現,直到底下的人的聲音突然從歡呼變得躁動,Steven抬頭一望,Bucky臉上驕傲的神情轉為焦躁,不停扯著自己的左腳。

「誰准你們進來的!」從後方傳來警衛的叫喊,Steven周圍的人開始向四周逃跑,他又抬頭看了Bucky一眼,警衛的腳步離他越來越近,他沒有選擇只能向前跑去。

他沒有考慮太多,體能本來就不擅勞動的他吃力地爬上摩天輪,好幾次都因為沾在支架上的黑色機油打滑,但從高處跌下的恐懼並沒有讓Steven放棄。

下方警衛的怒吼越來越遙遠,他只知道不能放著Bucky一個人,他向上望著那張熟悉不已的臉龐,就足以讓Steven咬緊牙關繼續攀爬。

抵達摩天輪的頂端時,他手腳的肌肉傳來一陣陣酸痛,而Bucky看著他無奈的搖頭:「你上來幹嘛?」

「你的腳卡住了,不是嗎?」Steven據實回答,卻惹來對方仰天大笑,Bucky用手指了下方說道:「那你要怎麼下去?」

絲毫沒有考慮逃脫路線的Steven向下一看,警衛正往遠方大喊著,而零星的火光正逐漸往這裡靠近。

「我就知道你什麼也沒想。」Bucky用手指關節敲了他的額頭後,手臂攬過他的肩膀,空下的手指著腳下的攬繩,「我們用這個下去。」

Steven還沒意識到對方的意思,就看見Steven抽起牛仔褲上的腰帶,纏住了其中一隻手腕,「你先,我跟在你後面。」

他猶豫了一下才解下褲子上的腰帶,手汗讓他重複了幾次才和對方一樣用皮帶纏住了手腕,只要抓緊皮帶順著攬繩向下滑,就是最快的捷徑。

「你要是再想下去,我們就要被抓住了。」Bucky在他遲遲未能做決定時,在一旁聳肩後說著:「跳吧,兄弟。」

Steven深呼吸一口氣,把皮帶掛上攬繩,他感覺到自己的背後被人輕輕推了一把,然後緊張的感覺被朝他襲來的失重感取代。

警衛的聲音被遠遠拋在後頭,夏夜的空氣濕熱地穿過他的髮梢,Steven凝視著越來越接近的地面,沒有回頭。

在風雪之中,剛才那股推著他前進的力道還殘留在背後,Steven盯著前方快速行進中的列車,彷彿能夠聽見對方在他耳邊說著那句承諾。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END】


好久沒寫這對了XD

评论
热度(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