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29〈奧尤〉

【推薦BGM:Imagine Dragons - Demons


「你在看什麼?」尤里撇過頭,目光從手機上頭移開,而奧塔別克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似乎因為戴著耳機,對方沒有聽見他的聲音,尤里索性爬下床,手臂從後方搭上奧塔別克的肩膀,彎下腰望向螢幕。

奧塔別克感覺到他後拿下耳機,尤里聽見熟悉的音樂傳來,螢幕上正撥放著他升上成年組後第一場比賽的影片,他忍不住皺起眉頭,「這有什麼好看的?」

他知道奧塔別克的電腦裡有很多他的照片和比賽的影片,畢竟尤里自己也蒐集了不少奧塔別克的照片,但他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對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看這些影像?

「你一直都很好看。」奧塔別克像是文不對題地回答他,但又像是回覆了剛才的問題,尤里一個轉身,直接坐上奧塔別克的電腦桌,身體一彎橫在奧塔別克與電腦之間,他望進那雙黑色的眼眸,緩緩開口:「那就看著我。」

聽見尤里的話之後,對方一臉疑惑地向他說道:「我一直都看著你。」

奧塔別克的回應讓尤里感到臉頰一陣灼熱,太過坦白的戀人總是讓他手足無措,他的心臟強烈地在胸口跳動,宛如下一秒就會衝破身體,他想要的並不僅僅是奧塔別克不斷重複撥放著過去的影片,而是讓那道目光永遠在他身上駐足。

「我是說、看著我。」他扳過對方的臉龐,在奧塔別克的眼中他看見自己的倒影,是的,這才是他真正要的。

不要重溫沒有我的過去,不要看著過去的我。

看著我,現在待在你身邊的我。



【推薦BGM:Coldplay - Yellow


「要抱抱看嗎?」看著奧塔別克盯著自己懷中的孩子,米拉向來自哈薩克的客人問道,這個問題似乎讓對方有些緊張,過了幾秒鐘才點了點頭。

「來,撐著他的脖子。」米拉小心翼翼地把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交到對方手中,初次抱新生兒的青年看起來有些笨拙,每個動作都刻意放緩,輕柔地宛如捧著絕無僅有的珍寶。

「好輕。」奧塔別克抱著剛誕生在世界上的小生命,忍不住小聲地驚嘆,而坐在一旁的尤里也湊了過來,用手指輕戳了襁褓中的嬰兒的臉頰。

「真的好軟!」在驚訝之際,尤里還沒收回手指,就被奧塔別克懷中伸出的小手抓住,他想抽起手指,但又怕太過用力而不敢大意的樣子,讓米拉露出笑容。

她想,如果有一天他們擁有自己的孩子,也會是這般光景吧。



奧塔別克輕輕晃著手臂,剛才精力充沛的小男孩在他彎臂裡打盹,那雙原本探索著世界的大眼睛微微閉上,他不敢深呼吸,也不敢移動身體,深怕吵醒了懷中的孩子。

「你手不酸嗎?」尤里靠在他的身邊低聲問道,奧塔別克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

手中的重量很輕,輕得讓他難以想像,原來生命的重量是如此輕巧,只比冰鞋再沉一些,但更加有溫度,更加脆弱。

「他跟米拉一樣煩人。」手指被小小的手掌包裹,尤里雖然這麼說,但奧塔別克知道,其實對方比誰都還喜歡這個孩子,只是嘴巴上不承認罷了--否則尤里不會任由這個小生命緊抓著他的手指不放。

奧塔別克沒有停下手臂,他希望男孩再睡一下,在他的懷中待久一點,也不要放開尤里的指尖,這樣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感受對方靠在身上傳來的呼吸和心跳。

他想,再一下就好,讓他多貪婪一下。



尤里用僅存的另外一隻手輕捏著那雙沒有他手掌大的腳丫,軟軟的,熱熱的。

對尤里來說,這是個不可思議的體驗,那隻抓住他手指的小手,原本還是一個小小的細胞,現在卻和他一樣呼吸著氧氣,張大眼睛觀察這個世界。

「喂,奧塔別克。」他空閒的手臂繞過奧塔別克的肩膀,用手指以相同的方式戳了對方的臉頰,「哇,還是他的臉比較軟。」

對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後,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後開口:「你也希望我抓住你的手嗎?」

尤里愣了一秒才理解奧塔別克的話,那對總是太過認真的眼眸望著他,他不想承認,但心跳卻早已出賣他的情緒。

「現在可不是你抓住我。」尤里的下巴扣在對方的肩上,眼神望向奧塔別克手臂中的小生命,「他抓得比你牢多了。」

「是嘛。」他感覺到奧塔別克輕笑時聲音微微上揚,「那我要加油了。」

他想,不加油也無所謂,反正他沒打算放手。



【推薦BGM:張懸─寶貝/貓印推歌(?/接續上篇】


奶瓶裡的牛奶一點一點減少,尤里捧著溫熱的玻璃瓶,懷中的小男孩張著那雙大眼睛像是在看著他,但是米拉說,剛出生二個多月的孩子還是大近視眼,只能看見模糊的影子,可是尤里就是覺得這個孩子認得他。

不為什麼,畢竟這小傢伙可是抓著他的手指睡了一個多小時,而且現在不哭也不鬧地在他的彎臂裡喝奶,尤里驕傲地向奧塔別克露出勝利般的笑容,然而哈薩克的英雄卻忙著滑手機,沒有看見他的表情。

「喂!」尤里叫了一聲,對方才抬起頭,他往奧塔別克的方向傾身,目光落到手機螢幕上頭,「等等,你什麼時候......」

不曉得在什麼時候,奧塔別克偷拍了尤里專注望著孩子的側臉,他想伸手搶過對方的手機,但是身體僅僅是移動一下,咬著奶瓶的孩子就發出嗚耶的聲音,尤里不得不坐回原本的姿勢。

「刪掉,馬上。」他咬牙切齒地對奧塔別克說道,可是對方只是笑著把手機塞進口袋裡,完全沒有打算刪掉那張偷拍的照片,尤里撇過頭看著仍舊喝著牛奶的嬰兒,想要生氣卻又怕嚇壞孩子,最後他只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彷彿自言自語班低聲說道:「都是你害的。」

尤里用手指戳了那圓滾的臉頰,他心想,都是你害的,奧塔別克笑得那麼開心,我要怎麼叫他把照片刪掉。




【END】


認識許久的好友生了一個小男生,看著才出生二個多月的小生命在搖籃裡咿呀咿呀一個下午,最後還在懷裡睡著的樣子,覺得生命真是不可思議XD

小夥子甚至比我的貓還輕,那雙長睫毛的眼睛眨呀眨的探索這個世界,真的非常可愛~



评论(3)
热度(15)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