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噗浪的段子合集─28〈奧尤〉

【推薦BGM:Official Opening Credits: Westworld/西部世界AU】


每一次見面都是第一次見面,奧塔別克總會看見尤里從馬背上一躍而下,而他會壓低帽沿,和對方一起走入同一家酒吧。

「嗨。」而他的第一句始終是單字,然後那雙好看的藍眼睛會微微瞇起打量著他。

周而復始,循環不息,這一切在落日餘暉前畫下句點,於旭日東昇後重新開始。

奧塔別克把手中的啤酒杯推到尤里的面前,他不記得這是第幾次對方將酒杯內的橙黃色液體一滴不剩喝至見底,然後緩緩開口:「說吧,你想要什麼?」

而他會伸出手,再一次對尤里說道:「要和我當朋友嗎?要,還是不要?」



人類奧塔和不知道自己是人造人的尤里,每一天都在westworld重新認識,直到有一天尤里不是回答他「說吧,你想要什麼?」而是「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應該要重新來過的劇情突然脫稿演出,奧塔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已經超過要或是不要的選擇題,只能出現在幻想中的發展讓他猶豫了。

我見過你,千回百遍。




【推薦BGM:許魏洲─向著光亮那方


「其實我很羨慕你。」奧塔別克喝了一口玻璃瓶裡的啤酒,或許是醉了,也或許是藉著酒精作祟,低沉的聲音在海風吹拂下四散,但尤里臉上的表情顯示他已經聽見那彷彿自言自語的呢喃。

「蛤?」對方皺起眉頭,一臉不可思議地望向他,然而奧塔別克沒有回應那道目光,只是搖晃著手裡的酒瓶繼續說了下去:「你想飛就能飛,但我連嘗試都不敢。」

尤里一口氣將玻璃瓶內的啤酒喝光,往遠處一拋,翠綠色的玻璃瓶在空中形成拋物線,咚的一聲落入浪花,對方伸手抓住奧塔別克的領子,將他拉到眼前:「喂,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什麼叫做我想飛就能飛,你也太自以為是了吧!」尤里的聲音越來越大,幾乎蓋過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響,「我是為了什麼走到現在的你知道嗎!」

太過接近的臉龐,奧塔別克幾乎可以聞到對方呼吸參雜的酒氣,有那麼一瞬間他感到不知所措,眼前的人太過耀眼,而他只是不斷追逐,可是然後呢?

他的努力、他的奮鬥、他的追尋、他的存在,真的能夠在尤里的世界裡佔據一個角落嗎?

似乎是看穿了奧塔別克的思緒,尤里捏住他的臉頰,彷彿他的臉頰是麵團那樣揉搓著,在奧塔別克還沒反應過來時開口:「你啊,想太多了,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

「不論你怎麼選,我都會支持你。」那雙溫暖的手心貼在他的臉龐,奧塔別克看著對方紅潤的臉蛋,終於露出微笑。

好幾個月的死結在這一刻被尤里強行扯開,原本看不清的未來似乎也沒有那麼模糊,奧塔別克輕聲向對方道謝,得到一個擁抱作為回應。

就算不知如何前進又如何,畢竟,誰的青春不迷茫?




【推薦BGM:Frandé法蘭黛 ─ 一時脆弱


他在笑嗎?

尤里聽見一陣笑聲傳來,但是這裡只有他們,那這聽起來怪異的笑聲是出自於自己的身體嗎?

不過,無所謂,是誰在笑都無所謂,他捧起奧塔別克的臉頰,原本在他肩頸間啃咬的人,唇齒間還殘留著鮮紅的痕跡,尤里從床上挺起後背靠近對方,以舌尖將從下唇滴落的血滴舔進口中,鐵鏽味瞬間在口腔內擴散,慢慢深入喉嚨。

他不懂奧塔別克為什麼會適應這樣一點也不吸引人的味道,甚至可以談得上喜歡──難道吸血鬼的味覺和人類不同嗎?

然而腦海中彷彿被人置入一顆炸彈,在奧塔別克抓住他的手腕、染血的雙脣輕輕貼上他的時,點燃了情感的引線,將所有擋在前方的理智完全排除,這一次,尤里確定自己笑了,他的嘴角上揚,不知從何而來的笑意佔據了思緒的每個角落。

那雙接吻時從未閉上的黑眸望著他,深沉而冷靜的樣子讓尤里感到十分不悅,他刻意開口讓對方的舌頭侵入口中,強勢地佔領他的呼吸,在奧塔別克與他的舌尖交抵時,尤里伸手抱住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用力地咬住對方的下唇。

奧塔別克吃痛地想後退,但後頸被人壓制,尤里的雙腳也纏上腰部,原本平靜的目光參入了慾望,宛如看見獵物的野獸,但止不住的愉悅感沒讓尤里感到恐懼,他再次發笑,快樂、亢奮、狂喜,有如火焰燃燒般蔓延在全身。

每一次大笑都牽扯心臟的跳動,尤里感覺到奧塔別克濕潤的舌頭掃過他的唇,帶走了剛才留下的血跡,他鬆開繞在對方腰上的雙腿,任由奧塔別克的手流連在自己的身體各處,虔誠地在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吻。

直到銳利的牙咬上他的側腰,刺痛混著歡愉把僅存的壓抑全數消除,尤里的笑聲轉為一連串的喘息和呻吟,他抓住身下的白色床單拉出皺褶,腳趾捲起抵在奧塔別克的膝蓋,襲擊意識的感官超過他的承受範圍,讓尤里全身顫抖。

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尤里想不起來,也不打算想起來。


反正也無所謂了。他想。



【END】


最後一篇的小設定(?

*參考《增血鬼果林》的設定:「凡被吸血鬼咬過者,會依吸血鬼喜愛血液類型,而喪失其類型個性,如被偏好誠實吸血鬼咬過會喪失誠實個性而變成騙子。」

*奧塔對血的嗜好是「理智」(???

*不知道為什麼寫的時候一直想到貝尼尼的《刺身狂喜》(???


然後我要炫耀歪希幫我配圖TTTT

讓我在辦公室油笑的圖



评论(3)
热度(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