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在你死後才想起曾經答應陪你去散步﹝4﹞〈奧尤〉

*前篇請走:﹝1﹞﹝2﹞﹝3﹞

*有興趣的人請幫我填寫【CWT46奧尤小說《在你死後才想起曾經答應陪你去散步》印量調查



【四】



奧塔別克非常堅持要回房間穿上外套才願意陪他走到外頭去,尤里也只能順著對方的意思,畢竟奧塔別克跟著他來到這裡,沒有一絲抱怨和疑問陪著他度過三天。

回房間的路上奧塔別克的手輕勾著他的手指,略高的體溫在指尖傳遞,讓尤里想起昨晚聽著對方的呼吸逐漸睡著,那時他的意識遊走在清醒與夢境之間,原本過度哀傷的情緒似乎被奧塔別克的擁抱撫平,從對方胸口傳來的心跳聲宛如催眠曲,讓尤里的疲倦漫天蓋地般將他拉往意識深處,多日來沒有休息的他終於感覺到安穩和平靜。

他像是被施了魔法,在奧塔別克的身邊沉沉睡去,或許是尤里的自作多情,但他知道對方絕對不會丟下他,即使再次睜開眼,奧塔別克依然會在他的眼前。

走在前方的奧塔別克推開房門,走到衣架前拿起外套,而尤里站在一旁,餘光看見擺在衣櫃上面的明信片,他指腹劃過佈滿皺褶的紙張表面,而這時對方已經向他遞出外套,尤里望著奧塔別克,背光讓對方被鑲上了金邊,他沒有接下外套,反而抽起衣櫃上的紙張。

他拿著明信片的其中一角,捲起的紙片刮過拇指,在巴士上時,奧塔別克也是這樣看著這張明信片,尤里再次抬頭,他看進對方深色的眼眸中,有著他的倒影。

「這張明信片,是爺爺的遺物。」尤里沿著明信片上最明顯的那道摺痕撫摸,停在湖水的正中央,「他說……如果世界上有天堂,那一定就在貝加爾湖。」

他的聲音卡在喉嚨深處,像是被人用雙手掐住脖子,尤里不得不用力深呼吸讓空氣進到身體中,「他一直希望可以到這裡養老,但是……」

握緊拳頭,手中的明信片飄落在衣櫃上,奧塔別克伸手將尤里蓋住右眼的劉海撥向耳後,帶繭的手指順著他的眉心向外輕撫,但卻讓他感到自己更加脆弱不堪,「來不及了,已經來不及了。」

「我想,他不會怪你。」奧塔別克將尤里的防風外套披到他的肩膀上,拉緊領口,尤里憑藉著衝動抓住對方的手腕,掛在身上的外套就這樣掉落在地板上。

「不,他不會,他不可能……」扣住奧塔別克的手越來越用力,尤里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我不在他的身邊。」

他咬緊下唇,疼痛後他嚐到些微鐵鏽和血腥混雜的味道,尤里咬傷了自己的嘴唇,可是他只是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下去,「那時候我還在商演,回去的時候已經……」

葬禮的情景又一次閃過腦海,親友的啜泣聲、守靈人念著聖經的低喃、冰冷的雨水、濕寒的風、泥土和植物的腥味,充斥著尤里的所有知覺,啃食他隔絕外界的那道牆。

從爺爺過世的那天起,他再也無法踏上冰場,尤里無法原諒自己在最重要的時刻依然站在冰場上,而不是陪著他最在乎的家人,況且,打從一開始,他滑冰的理由就只有一個──因為想看見爺爺的笑容。

然而這樣的目標變成他的夢想,他想要跳得更遠,滑得更快,走得更穩,可是當病床邊的生理監視儀上的線條從崎嶇變為毫無起伏的直線時,尤里突然不曉得該怎麼繼續前進。

如果沒有人再揉著他的頭髮、在他完美跳出四周跳時露出笑容,當夢想的根基被強行抽離,那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他拉著奧塔別克的手壓上胸口,對方略高於他的體溫從手掌傳到胸膛,奧塔別克沒有拒絕他,沉默地待在他的身邊,「我答應過他,要陪他散步。」

他記得爺爺收到明信片的那天,爺爺生動地說著貝加爾湖的美麗景象時,他一遍又一遍看著那張依舊光滑的明信片許下了諾言,他要帶的爺爺和彼洽,一起到貝加爾湖散步。

然而他還沒將承諾兌現,爺爺就留下那張明信片和逐漸模糊的記憶離世,一瞬間尤里人生的根基消失了,如同他還在冰上滑行,配樂卻嘎然而止。

尤里握住的手突然被抽了回去,他望著眼前的奧塔別克,那是他第一次在對方身上看見那樣的表情──憤怒、不忍和悲傷,而對方也搶在他開口前說道:「所以你認為爺爺會想看見你這個樣子嗎?」

「你就只有這樣而已嗎,尤里‧普利謝茨基。」尤里聽見對方叫出他的全名,一個字、一個字緩慢而清晰地念了出來,「你把所有視你為對手的人都當成笨蛋嗎?」

他彷彿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凝結,再也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直到奧塔別克抓住他的衣領,把他推在牆上,兩人的距離近的讓尤里可以看見對方眼眶微紅。


「你把看著你八年的我當成笨蛋嗎?」


那一瞬間尤里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他推開奧塔別克,撿起掉落在地板上的外套,拍掉了外套上的灰塵,將風衣套在襯衫外頭後拉上拉鍊。

夢想、家人、承諾,尤里一遍又一遍回憶著過去,心中卻有一個角落被奧塔別克強行佔據,他隔著風衣按著左胸口,似乎還能夠感受到奧塔別克手掌殘留的餘溫,原本被撫平的情緒在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他轉身走向房門,推開門把。

他相信爺爺過世後會到天堂,所以他來到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貝加爾湖,抱著有如童話般的的希望,能夠在這裡見到爺爺的最後一面。

尤里邁開步伐,他想撇開被奧塔別克轉移的思緒,因為這或許是他唯一可以彌補遺憾的機會,可是縈繞在他心上的那句話卻不斷在耳邊迴盪。



『你把看著你八年的我當成笨蛋嗎?』




【TBC】



總要讓奧總蘇一回(摀胸口

评论(2)
热度(1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