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腦洞補不完,填坑不能當飯吃。

Galaxy〈移動迷宮/偏Minewt〉




Star〈恆星〉

恆星總是獨自一人自轉,但因為有行星的公轉,他才顯得不那麼孤單。


清晨的陽光剛在天空中現身,豎立在四周的巨大石門已經轟隆隆地開啟,冷冽的狂風順著石門敞開迎面吹來過來,風吹亂了髮梢,但Minho只是抓緊著自己肩上的背帶,閉上雙眼,像是在禱告般,深深地將空氣吸進肺部,然後長長地吐出。

他張開眼看了一旁的Alby,對方已經穿戴好所有裝備,Minho向他點了一下頭,Alby便跨出了步伐,往石門後的迷宮內跑去,他的背影越來越遠、越來越小,最後幾乎只剩下一個灰黑色的小點。

應該跟著出發的Minho沒有行動,他站在原地,轉頭看向距離不遠的Newt,而Newt也正看著他,Newt眨了眨眼,像是了解了Minho的心思,向他走近了幾步。

他們之間的距離縮短,Newt沒有開口說任何一句話,只是伸出自己的手臂,拍了拍Minho的沒有被背帶遮擋的後腰,而眼神依然停留在Minho身上,Minho亦然如此。

在Newt收回手臂之前,Minho先一步動作,他用自己的指尖勾住Newt縮回的掌心,手指快速地纏繞上Newt的手掌,緊緊地扣住不放。

他沒有克制自己手掌的力道,而Newt微微皺起的眉頭就告訴了他答案,但他不打算放輕力量,反而握得更緊,好像只要這樣,就不會有失去的那一天到來。

Minho的拇指擦過Newt的手掌虎口,長時間的農務讓他的手心長出了厚繭,他用指腹在那些粗糙的皮膚上來回摩擦,像是要把那樣的觸感刻印進自己的腦海之中,永遠不忘記。

Newt沒阻止Minho與平時不同的舉動,只是任由他的手指在他的手掌之中流竄,他曉得面對未知的迷宮需要多大的勇氣,尤其是Ben在白天被鬼火獸螫傷後,或許原本安全的幽地也不再那樣安逸。

「我不會有事的。」Newt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後說道,「你該走了。」

在Newt說完之後,Minho點了點頭,手指一根一根抽離Newt的手掌心,微熱的手溫在他的皮膚上留下烙印,印在身上,也烙在心上,Minho將手指握拳,他希望這個感覺可以保留到他回到Newt身邊的那一刻。

他丟下所有無關緊要的思緒,看著由無底的石牆建造而成的迷宮,冰冷毫無生命的風聲之中,他聽見Newt在他耳邊說道。


「我等你回來。」



Minho順著Ben過去一個月紀錄的地點奔跑,一路上除了石牆和藤蔓,他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索性在Ben負責的區域內繼續尋覓。

像是一種直覺,他在第三個轉角出現後,選擇與Ben所留下的紀錄不同的路線,左轉之後沿著傾斜三十度的斜坡向上爬,他的步伐在充滿灰塵的地上留下足跡,抵達了斜坡頂端,他繞過牆角,沿著低矮的長廊繼續向前走,迎面而來的盡頭出現了一根巨大的石柱,上頭被釘著數十根已經生鏽的鐵釘,他熟練地運用四肢向上爬去,沒過多久,他抵達了石柱的最上方。

他站在石柱的邊緣,鳥瞰著整個迷宮,除了無止盡的灰黑色的石牆與石塊被慘綠色的藤蔓包覆,還有被一大片又一大片銹紅色的鐵片覆蓋的牆面,灰暗的景象讓Minho想到一個詞──死亡。

他終於了解當初Newt從這個地方看見了什麼,因為他也看見相同的東西,同伴的死亡、鬼火獸的威脅還有晦暗不明的未來,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當初Newt體會到的絕望。

在Newt還沒有讓自己的腿受傷之前,在這巨大的迷宮之中,他還有一個人可以陪他往前,但是現在那個人不在了,只剩下他一個人,在迷宮中尋找著沒有終點的目標,看著太陽逐漸西沉,他知道,距離關門的時間近了,可是他並沒有離開的動作,只是站在原處,繼續看著了無生機的迷宮。

毫無預警的,一陣強風突然吹來,Minho伸手擋在自己的眼前被風吹起,空洞的石縫間因為強風而發出聲響,有如哀鳴般,低聲迴響。

轉過身,他跨出腳步,Minho開始想念幽地的一切,包含Newt的那些。



Planet〈行星〉

行星總覺得自己渺小,所以才會無條件繞著恆星旋轉一生。


所有人都在吶喊,Newt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喉嚨像是被人緊緊掐著,他無法將氧氣吸進身體中,握拳的雙手因為指甲陷入手心而滲出血絲,他聽見Minho的嘶吼,但他依然不放開雙手,吃力地扛著已經受傷的Alby,拖著緩慢的腳步繼續前進,眼前的畫面像是被刻意放慢,每經過一秒,都像是過了一整個世紀。

Newt咬緊下唇,在內心不斷地叫喊,只要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就可以越過這道石門。

距離石門只有短短幾步的距離,但是石門已經因為移動而在耳邊發出巨響,石頭與金屬的摩擦聲壓過所有人的吶喊聲,那一刻,Newt才終於忍不住吼出Minho的名字,用盡全身的力量、用盡僅存的希望、用盡短暫的人生,但幾個音節沒有換到更多時間,只是讓他陷入更加絕望的深淵之中,所以Newt放棄了克制,嘶吼著Minho的名字。

僅存的距離很短,但卻是最長的一段,石門越來越接近中央,能夠看見的視野越來越少,Newt的腦海中突然閃過零碎的畫面,好像過去也曾經見過相似的景象,在所剩無幾的意識下,他不顧一切地喊著,而Minho也在他的眼前,隔著一層透明的玻璃,注滿的水代替空氣灌入他的肺部,Minho在另一邊敲打著玻璃壁,他開口說了些什麼,Newt聽不見,也想不起來。

像是把小石子丟進水池中出現漣漪,水面的餘波盪漾模糊了之後的畫面,唯一相同的,是Minho還在Newt眼前,他拚了命往前移動,可是石門之間只剩下一條手臂寬的縫隙,四周圍的聲音又恢復正常,傳進耳裡的吶喊和鼓譟,有如早已經決定如此,Newt踏出了第一步,但身邊的Thomas卻比他更快進入了狹窄的間隙,Newt伸手想要阻止,卻撲了個空。

Minho因為負荷不了Alby的重量摔在地上,最後Newt看見他抬起頭,在門闔上的前一刻,他看進Minho的眼中,時空彷彿又回到腦海中見過的那一剎那,但這一次,他們誰也沒有開口,僅僅隔著極短的距離望著Newt,但Minho的眼神卻已經道盡了一切,把所有想說的話都告訴了Newt。


「對不起。」


石門轟然關上,所有聲音也被笨重的石塊全部封鎖在迷宮之中,Newt面對著灰黑色的石壁,忍不住握緊拳頭,用力地打在上頭,但是笨重的石門依舊聞風不動,只有堆積在上面的塵土及枯葉被敲落,飄散在地面上。

Newt不死心般讓自己的雙手一拳、一拳落在石壁上,微小的力量沒辦法改變已經結局,除了拳頭在石壁的灰塵上留下深色的痕跡,最後什麼也沒有改變。

原本聚集在門前的人一一散去,沒有人為此留下,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不可能在迷宮中活著度過一夜的,但Newt沒有離開,即使理智清楚地了解,不論再怎麼等待,殘忍的事實已經不會改變,他再也見不到Minho,就算他在迷宮內跑了三年,對每個角落都瞭若指掌,也並非意味著他能夠存活。

Newt不曉得自己站在那裡多久,直到天空變成一片黑暗,Gally才拿著火把,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想把他拉離石門前,但是Newt極力抗拒,他想站在那裡,像是贖罪,即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他並沒有做錯什麼,可是他還是無法原諒自己。

Newt的內心從那一刻開始瓦解,他失去了Minho。



Newt一整夜都沒有闔上雙眼,他坐在一張木椅上,緊盯著迷宮的石門,聽著裡頭不斷變動的機關嘎嘎作響,他想,他需要一個奇蹟。

一個不死的奇蹟。

Chunk在太陽剛出來沒多久後也醒來,他跟Newt一起站在門前,等待門開後事實的宣判。

「他們會回來嗎?」Chunk小聲地問道,他擔心地盯著石門,好像鬼火獸隨時會從裡頭衝出來似的。

Newt皺著眉頭,倒數著門開的時刻,他有數十個理由讓Minho活下來,卻沒有一個能說服自己相信奇蹟。

「沒有人能夠在迷宮活著一晚。」他給了Chunk一個沒有希望的答案,也是在告訴他自己放棄無謂的奢望。

所以當門打開的剎那,Newt選擇閉上雙眼,不願面對真相。




Comet〈彗星〉

彗星認為自己是個過客,但是卻讓所有人都為他抬起頭。


Thomas睜開眼,除了一片黑暗,他什麼也沒有看見。

他雙手撐地,才發現自己躺在某個人的身上,那人的體溫不高,卻溫柔地擁抱著他,他的動作似乎讓對方醒了過來,他聽見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響喊了他的名字。

「Thomas?」Teresa的聲音傳入耳中,Thomas感覺到一雙手在黑暗中摸著他的臉龐,「你還好嗎?」

「是我做的,是我們建造了迷宮。」Thomas用乾扁的聲音說道,他在昏迷時看見了消失的那段記憶,雖然許多片段都是模糊而失焦的,但是他肯定自己參與了這個迷宮的計畫,「是我把他們送進來的。」

Thomas抓著自己的頭髮,他原本以為敵人會是將他們送進幽地、創造鬼火獸的那些瘋狂科學家,但到頭來,他卻必須承認,把他逼入絕境的敵人,就是他自己。

「你沒有錯。」Teresa的聲音沒有起伏,像是在跟Thomas談論天氣般平靜,「這是必經的過程。」

「你想起什麼了嗎?」Thomas伸手捉住Teresa的手腕,「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對吧?」

「不,我還是沒有記憶。」Teresa縮回了手臂,「但我知道,你把自己送進迷宮,一定有你的理由。」

「我正在害死他們。」Thomas把自己的臉埋進手掌心中,他不是不清楚自己被關進籠子內的原因,「我不該出現在這裡。」

「天上的每一顆星星都是一個恆星,他們都在自己的軌道上發光發熱。」像是自言自語般,Teresa沒有回答Thomas的問題,而是說著讓Thomas似懂非懂的話語,「而行星陪著他們不停地轉動,只是我們看不見,但不代表不存在。」

「可是,燃燒了數萬年的星星,卻不會讓人驚嘆,」Teresa指著籠外漆黑一片的星空說道,「但是飛過天際的彗星,卻讓人引領期盼。」。

「你為他們帶來希望,Thomas。」



他需要休息,但是卻無法讓自己毫無顧忌地睡著。

他握住Chunk給他的小木偶,突然想起Chunk所說的話,他想要見到他的父母,並且回到他們身邊。

Thomas將小木偶放進上衣的口袋,靠近心臟的那邊,讓他的心每跳一下,就提醒自己,他是為了希望而生。



Galaxy〈星系〉

這是我們所生存的世界,無邊無際,浩瀚無垠。


「把他從籠子裡放出來。」Gally對著幾個男孩子喊道,他親手將Teresa綁在木桿上,確認一切都沒有失誤。

Minho和Newt只是看著他,沒有做出任何行動,直到Thomas被兩個人拖出了牢籠,他們才走向石門前。

「Thomas因為違反規定,擾亂幽地的秩序,所以必須被驅逐。」Gally大聲地說著,而Thomas全身癱軟地被人推向地板,Teresa狠狠瞪著走向Thomas的Gally,但卻無法掙脫手上的麻繩。

Thomas臉部朝下,Gally沒有看他,反而觀望著四周圍的眾人,像是要從他們的表情中讀出些什麼,可是除了狂風吹動藤蔓的沙沙作響,他找不到一絲訊息。

「若是沒有他,我們不會被鬼火獸入侵,不會產生這麼多死傷。」Gally拿起旁邊一個男孩手中的木棍,順手施力,將原本朝上的尖端放下,「所以今天,我們必須找回原來的平衡。」

Gally將木棍高舉過頭,就在要刺下的瞬間,躺在地上的Thomas突然一個翻身,左腳掃過Gally的下盤,而Gally躲過他的攻擊,但Thomas也趁機奪去了Gally手上的木棍,並立刻將尖端指向Gally。

「所以你還想要垂死的掙扎嗎?」Gally找回平衡後,語帶嘲諷地開口,但是從背後竄上的冰冷硬物讓他閉上了嘴,他從餘光看見銀色的刀光,Minho手中握著慣用的刀刃,就抵在Gally頸部的動脈上。

「你錯了,Gally。」Minho握著刀柄,原本圍繞在四周的人逐漸聚集,將Gally與支持他的人團團圍住,「現在該掙扎的是你。」

「所以你自願出來當領袖了嗎,Minho?」Gally緩緩退後,其餘的人漸漸像迷宮門前靠近,「你還有了許多像Ben一樣的跟班──自尋死路的那種。」

Thomas看著多數人都戴上武器,站在迷宮的石門前,等待著他們,只需要一個動作,他們就會全部進到迷宮之中,Thomas的腦海中再次閃過猶豫的想法,但他想起Teresa所說的話,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迴轉的餘地。

他看向被Newt解開繩索的Teresa,她搓揉著手腕,然後走向人群之中。

「比起你,至少他是自願走進迷宮。」Minho往石門後退,刀尖沒有移開Gally的方向,「而你卻從未主動表示要進迷宮。」

「Gally,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走。」Newt站在原地,卻只得到Gally轉開的眼神,Minho拍了拍他的背後,要他跟上隊伍。

Thomas在踏入迷宮前回過頭,他沒有向相處過於短暫的幽地道別,但他想,他會想念這個曾經美好的地方。



當Thomas跑了一小段路,才發現所有進入迷宮的glader都已經在當初鬼火獸屍體的地方等待著他,他放緩了腳步,最後在眾人面前停下。

「你有任何計畫嗎?」Minho抽出背袋中鬼火獸的追蹤器,看了一眼Newt後,對Thomas問道。

「沒有。」Thomas握緊手中的木棍,緊張與不安讓他顫抖,但他深呼吸一口氣,又繼續說道,「我們只有一個目標。」

「什麼目標?」Newt對Minho點了點頭,看向Thomas,其他人也似乎也感受到這樣的氣氛,都等待著Thomas最後的答案。

「離開這裡。」Thomas用木棍敲擊了地面,「我們要離開這裡。」


然後他轉過身,面對無止盡的迷宮,狂奔。






【END】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小孽,首先感謝你把這本本子帶回家,原本這些內容應該是難產的,但因為有小夥伴米芬蘭達和Minewt Line群裡互相餵糧,讓我有動力繼續寫下去。

其實這份草稿一直存在我的筆記本內,但是因為我的拖延症(。)一延再延,終於在死線前生了出來。

而之所以會使用宇宙的這個設定,跟我在寫這篇時的BGM有關聯,我聽的是五月天的《盛夏光年》,就像是我開頭就寫的那一句話,所有迷宮中的角色都是青少年,也都身負著一個不凡的人生,但是作者並沒有給他們每一個人都有結局,所以有如歌詞裡所唱的,我想他們不會對現實妥協,而是會繼續奮戰下去。

因此,他們的青春無法迴轉,人生也無法平凡。

最後,希望你會喜歡這篇文,也希望你會更喜歡移動迷宮這部作品,不論你是看了小說才愛上,或是看了電影後進入這個坑,在這裡都擁有最快樂的記憶。





2015年10月的本子,還是在我2年前生日的後一天發印量調查XD

明年2月移動迷宮的第三集就要上映了,請大家多多支持(拜票?



评论(3)
热度(19)

© 小孽─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